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895章 逆练(三更)
    他能感觉到大光明峰的气氛越来越紧张,战争越来越近,大离与大秋的大战即将来到,烟雨欲来风满楼。

    李若兰好像忘记他了一般,一直没再出现。

    楚离却知道李若兰是故意疏远自己,免得季心嫉妒吃醋,这般注重季心的心情,看得出李若兰对季心是一片真心。

    这般温柔妩媚的美人儿即使不能得到,能倾心自己也是好的,但偏偏喜欢上了别人。

    楚离暗自叹息,有些惆怅。

    他一直维持着修为的缓慢增长,多数时间在修炼,并不偷懒,但他用枯荣经散去一部分内力,看起来修为增长缓慢,与重新修炼差不多。

    这天傍晚,他在第十块灵药圃诵完经后,起身与徐静雅一起去多味楼。

    徐静雅的话不多,多数时间是静静的思索,脑子里一直有事要想,让人猜不透,楚离能看清她所想,都在思索灵药的种植与习性,专注得近乎疯狂,让他心生敬意。

    “今天诵了十块灵药圃,明天再这么下去,我嘴皮子要磨破了。”楚离叹一口气,两人并肩而行。

    徐静雅道:“种完这一批,估计就差不多。”

    “大战要来了啊。”楚离摇头:“可惜咱们不能参加。”

    “赵师弟你可以出峰,想参加不难吧?”徐静雅道。

    两人住在山峰脚下,多味楼在半山腰,这一路上只有他们两个,没碰上一个弟子。

    “估计没我的事儿。”楚离摇头:“我修为不知何时能恢复。”

    两人说着闲话,来到了多味楼。

    楚离目光一扫,眼睛一亮,带着徐静雅来到莫翠翠桌前。

    孙丽华与宋东林也在,看到是他,再看他目光灼灼的盯着莫翠翠,无奈的摇头失笑。

    徐静雅抱拳见礼,从容平静。

    “莫师妹。”楚离道。

    莫翠翠暗自咬咬贝齿,一句话不说起身便走,很快端了一托盘回来,四菜一汤。

    楚离接过来,递徐静雅:“麻烦再弄一盘。”

    莫翠翠明眸狠瞪着他。

    楚离摇头叹道:“上次下山,差点儿让莫坛主害死!”

    莫翠翠转身便走。

    片刻后,她又端了托盘过来,仍是四菜一汤,轻轻放到楚离跟前,咬牙切齿却放轻了声音:“赵师兄,请慢用!”

    楚离露出满意的笑容:“多谢莫师妹了!”

    “好啦,别闹了。”孙丽华摆手笑道:“赵师弟你武功还没恢复?”

    楚离摇头。

    “照理说你练了地藏转轮经,半个月就能恢复了啊。”孙丽华蹙眉。

    宋东林道:“难道练得火候不够?”

    楚离道:“我真没发现地藏转轮经对恢复武功有何妙用!”

    “那还真是可惜。”孙丽华叹道。

    正说着话,脚步声响起,秦淮川与孟洛来到桌前。

    楚离皱眉看向他。

    秦淮川微笑道:“赵师弟,听说你武功一直没能恢复过来?”

    楚离道:“不劳秦师兄关心!”

    “咱们练的都是地藏转轮经,当然要好好交流一番的。”秦淮川笑道:“你应该练得不得法,所以没能迅速恢复修为,要不要我教给你?”

    “不必!”楚离没好气的道:“你受的什么伤,我受的什么伤?根本不是一回事!”

    “你受的是剑伤吧?”秦淮川道。

    楚离道:“大秋海沧山的剑法奇异,创伤也奇异,很难恢复。”

    “好吧,即使这样,你也早该恢复修为了。”秦淮川摇头道:“否则练的就不是地藏转轮经了,恢复武功对地藏转轮经来说小事一桩!”

    “地藏转轮经哪有这般邪乎!”楚离摇头失笑。

    秦淮川道:“你没能迅速恢复是因为你不知怎么运用。”

    楚离皱眉看向他。

    秦淮川笑道:“要不要我告诉你?”

    “不用!”楚离哼道。

    秦淮川摇摇头道:“我若不点破,你一辈子也摸索不出来!”

    “什么条件!”楚离哼道。

    “就算是对上次的事的道歉吧。”秦淮川叹一口气道:“上次的事之后,我一直心怀愧疚。”

    楚离横他一眼,摇摇头。

    秦淮川道:“咱们毕竟都是练地藏转轮经的,将来也能彼此交流,我一个人练很吃力。”

    “……好吧,怎么用?”楚离哼道。

    他打量着秦淮川,修炼地藏转轮经之后,他能窥得秦淮川的想法,正憋着一肚子的坏水,要暗算自己呢,倒要看看他能暗算到什么程度。

    “逆练。”秦淮川道:“地藏转轮经的玄妙便在这里,寻常武功如果敢逆练那就是找死,地藏转轮经却是正逆皆有其妙用。”

    “这样……”楚离沉吟着点头:“好吧,我试试看。”

    秦淮川抱抱拳笑道:“那我就祝赵师弟早日恢复修为!”

    “但愿如此。”楚离抱抱拳冷冷道。

    他知道秦淮川是一肚子坏水,要暗算自己,但也很好奇,到底逆练地藏转轮经会有什么后果,他以前从没想过逆练,这回倒要试一试。

    秦淮川也不知逆练有何后果,是以正常心法来推测,一旦逆练,走火入魔都是轻的。

    轻则走火入魔,重则没命。

    楚离心有所恃却蠢蠢欲动,想要试一试。

    秦淮川二人离开后,孙丽华道:“赵师弟,你真打算逆练地藏转轮经?”

    “想试一试。”楚离点头。

    孙丽华蹙眉:“如此行事不像秦师兄之风,他向来是一旦为敌,穷追猛打,一口气打到趴下来为止,半路化敌为友却是不可能。”

    楚离笑道:“孙师姐是担心他诳我?”

    “八九不离十。”孙丽华缓缓点头。

    宋东林道:“正是,得慎之又慎!”

    “不试试怎知不行。”楚离道。

    “你呀……”孙丽华摇头。

    莫翠翠冷笑道:“孙师姐你也真能闲操心,他想死,由得他!”

    楚离斜睨她:“我死了,岂不正遂你跟莫坛主的意?”

    “正是!”莫翠翠哼道:“你就练吧,练死你!”

    “我倒要看看能不能把我练死!”楚离哼道。

    徐静雅看一眼楚离,若有所思。

    孙丽华道:“咱们有不少圣教弟子去了大秋,估计已经打起来了,可惜咱们不能参加。”

    “去大秋太危险。”宋东林道:“还是不去为妙,赵师弟,你是因祸得福,恰能避开。”

    赵大河能离峰,就可以去大秋厮杀,但他毕竟刚修炼不到一年,贸然去大秋太危险,上次就是被废了武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