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839章 处罚(二更)
    李若兰妩媚的眸子微眯,意外于楚离这个回答。

    莫青青的死根本没线索可查,先是中了天机堂的暗器,再中了一剑,天机堂是大秋的门派,精擅暗器,威力惊人。

    天机堂弟子到了大离则肆无忌惮,死在他们暗器之下的武林高手不少,威风赫赫,这一次竟然是天机堂弟子杀的莫青青。

    天机堂弟子先刺杀过赵大河,所以赵大河与天机堂也有瓜葛,也有嫌疑,她只是例行问一问,其实没怎么当真,以为楚离会矢口否认。

    即使真是他下的手,他也可以断然否认,因为做得几乎天衣无缝,实在挑不出什么漏洞,只能当成死于天机堂来结案。

    她万没想到,楚离竟然直接承认。

    这一下让她陷入了两难之境。

    李若兰哼一声道:“赵大河,你想清楚再说,你可知道同门相残之罪如何惩处?”

    楚离摇头。

    李若兰道:“废除武功,追回传承,永远逐出光明圣教。”

    楚离皱眉道:“是她先找天机堂的人杀的我,而且一而再,再而三的刺杀,实在让我忍无可忍。”

    “你可以找我。”李若兰哼道:“找圣教,自然给你一个交待。”

    楚离摇头:“天机堂只是杀手,根本找不到幕后主使,即使这次上告,下一次呢,我别无选择,只能一劳永逸的解决,谁要杀我,我就杀她!”

    李若兰哼一声道:“你若真杀了她,那你的一切都将前功尽弃,付诸流水!”

    楚离道:“我不想骗若兰姑娘你,不想骗圣女,莫青青确实是我杀的,……但若是旁人问,我绝不会承认,我先杀了天机堂的人,再抢了他们的暗器对付莫青青,嫁祸给天机堂,天衣无缝吧?”

    李若兰心绪复杂莫名,叹了口气:“天下间就没有天衣无缝的事!”

    “还有什么破绽?”楚离皱眉问道。

    李若兰道:“天机堂的人先前刺杀过你,就是破绽。”

    楚离道:“那容易,天机堂居心叵测,同时要杀我与莫青青,结果我躲过了暗杀,莫青青没能躲过去,天机堂的人太可恶!”

    李若兰失笑,摇头道:“你这脑子讲起杀人来还真灵光!”

    楚离道:“我要是无端杀人,教规处罚我也认了,但我是为了自卫,只能杀了她,不该受到处罚吧?”

    李若兰摇摇头:“估计逃不掉,再怎么说,有再多理由,同门相残都是大罪,都要受罚的!”

    “那好吧,怎么罚我都认了!”楚离哼道:“但是要废我武功,逐出圣教我是不服!”

    “你呀……”李若兰叹口气:“真不让我省心!……对了,你跟天罗宗过往甚密?”

    楚离道:“多亏了她们帮忙才能避开白虎宗围剿,要不是她们帮忙,我早逃回大光明峰了!”

    “天罗宗啊……”李若兰沉吟。

    楚离道:“可有什么不妥?”

    “算了。”李若兰道:“你得长个心眼,别被人卖了还帮人家数钱!”

    楚离傲然道:“谁能卖得了我!”

    “还有白虎宗……”李若兰叹道:“适可而止,别再逼他们,真惹急了,杀你是小菜一碟!”

    “当然。”楚离点头:“对了,我前几天帮天罗宗灭了血衣教。”

    李若兰蹙眉:“他们是南郑血神教的支脉,不容小觑,而且都是些疯子,不死不休的,你怎么沾上他们了!”

    “反正已经灭光了。”楚离做出得意的表情:“他们个个都傻乎乎的,打不过也不跑,非要送死。”

    “血衣教还好,血神教才是可怕。”李若兰道:“最好别沾上他们,……你修为进境不错,大有长进!”

    她感受到楚离气势如山,远胜在上一次小光明峰上的他。

    楚离顿时眉开眼笑,把自己的发现跟她说了。

    李若兰露出惊讶神情。

    她从不知道竟然还能这么练功。

    “所以我要多呆一阵子,直到比武开始。”楚离笑道:“在这里闭关,比回小光明峰闭关强上六七倍,一日千里!”

    “就是不知有没有后患。”李若兰道。

    楚离道:“先不管那么多,练了再说。”

    “我马上回去禀报圣女,你的事我会禀报给圣女。”李若兰哼道:“估计圣女不会留情,你等着受罚吧!”

    楚离一梗脖子道:“受罚就受罚,下一次再遇上这样的,我照样杀!”

    “那你就甭想成山内弟子!”李若兰没好气的道:“逞一时之意气,能成什么大事。”

    “忍辱负重,活着有什么滋味!”楚离哼道:“我练武就是为了快意恩仇的,不是为了受气的!”

    李若兰瞪他一眼,不再多说。

    这是每个人的观念不同,没办法说服,而且赵大河就是一头倔驴,怎么说也没用的。

    ——

    大光明峰的大殿内,李若兰站在圣女孙明月跟前,如实禀报了楚离所说。

    孙明月起身离开轩案,来到台阶下,负手踱步。

    她步态优美,白衣如雪,白纱遮面,仅露出绝美的凤眸,目光清亮透沏,让人观之心醉。

    “圣女,赵大河其实也没什么罪过,是莫青青一再的刺杀,让他忍无可忍,他的性格咱们都知道,绝不能忍气吞声。”李若兰道。

    孙明月淡淡道:“你的意思是不罚他?”

    “权当不知道吧。”李若兰道。

    孙明月摇头:“我既然知道了,就断不可能放过。”

    “他若矢口否认,咱们也查不出是他。”李若兰道:“他偏偏这般坦诚,实在难得。”

    孙明月冷冷道:“教规不可违!”

    “难道真要废他武功?!”李若兰失声道。

    孙明月缓缓点头:“是,废他武功!”

    “圣女!”李若兰大声道。

    孙明月凤眸扫向她。

    李若兰摇头道:“教规也不外乎人情,哪能这样!”

    孙明月道:“念在他是被逼下杀手,酌情减免,可以不追回传承,不逐出圣教!”

    “圣女,马上就是入山比武,废了他武功……”李若兰忙道。

    孙明月摆摆玉手,淡淡道:“任何人都不能凌驾于教规之上,即使他是奇才,也不能有特权!”

    “圣女……”李若兰觉得赵大河太冤,早知道这样,他还不如不说实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