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838章 事发(一更)
    月如轻轻一荡,避开这一掌。

    陆晓风却吓了一身冷汗,若是月如没能避开,自己将后悔莫及,他又恐又怒,赤阳掌催动到极致,灼热如沸水般内力席卷那青年。

    青年男子却不理会他的攻击,只是追着月如不放。

    “砰!”赤阳掌击中青年男子后背。

    他踉跄前进一步,随即面不改色的继续追击月如。

    月如再次轻盈的荡开,宛如荷叶在湖面飘动,轻盈而优雅,闪得轻松自如。

    陆晓风怒哼,再一掌击出。

    “砰!”青年男子挨了一掌却没有异样,好像击中的并不是他,他只是受连累而动一下身形。

    陆晓风感觉到一股奇异吸力来自掌上。

    这青年男子身体有一圈奇异力量阻挡着掌力,这股奇异力量散发的吸力让他有些心悸,莫名的想要远离。

    血衣神功果然诡秘可怕,他暗自感叹,却挡在月如身前不得不拼命。

    “砰砰砰砰……”陆晓风出掌如电,不停的击中青年男子。

    青年男子则不理会他的进攻,拼命的攻击月如。

    月如在陆晓风相助下躲来躲去,笛声幽幽,让青年男子与在场的诸人皆动作缓慢下来。

    三楼的食客们很多承受不住而露出痛苦神色,有的捂着胸口,有的捂着肚子,有的捂着头。

    月如的笛声是群攻之术,尤其在这般情形下,几乎没人能幸免,还好她专注于对付青年男子,其余诸人只受到余波影响,威力减弱许多。

    即使如此,诸多食客仍觉得承受不住,恨不得逃离。

    可惜已经听了笛声,想逃却力不从心,只能趴在原地忍受着笛声的攻击,心中泛起绝望与恼怒。

    楚离从窗户上飘飘出现,右手一挥。

    青年男子猛的飞出去,直接撞上一面墙壁,然后迅速的化为一具干尸。

    众食客看到这般惨烈模样,顿时惊叫。

    月如的笛声停歇,额头涔涔有汗,长出一口气。

    楚离来到她身边:“剩下的就交给虎啸堂了,咱们走吧!”

    月如轻颌首。

    楚离扫一眼众食客,从怀里掏出一叠银票,扬声道:“诸位,为了应对刺客,不得不如此,大伙都受惊了,每人一百两银子,算是咱们一点儿歉意,给诸位压惊。”

    月如没想到他会如此,怔了怔,裣衽一礼,对众人道:“小女子失礼了,请各位英雄恕罪。”

    陆晓风站在一旁撇撇嘴,觉得楚离假惺惺的,根本没必要管他们的想法,这件事是意外,自己三人也是受害者,他们应该明白,何必花这个冤枉钱。

    楚离屈指一弹,二十几张银票飞出去,飘飘如有无形的手托着,来到每一个人跟前,这一手精妙的内力操纵之术让众人吃了一惊,忙抱拳谢过。

    一百两银子可不是小数目,他们觉得这位辉耀堂的堂主诚意十足,很是满意。

    楚离笑着抱抱拳,又扫一眼地上的干尸,摇摇头,对月如道:“咱们走吧!”

    “好。”月如轻轻点头,看一眼陆晓风:“陆公子,后会有期。”

    两人飘飘出了窗户,眨眼间消失在众人视野。

    陆晓风目送他们离开,英俊脸庞渐渐阴沉。

    月如没有让自己一起过去的意思,跟着赵大河一块走了,这种感觉让他很愤怒,嫉妒之极。

    楚离飘飘而行,笑道:“你气着陆堂主了。”

    月如微笑:“他心胸开阔,不会生气。”

    楚离呵呵笑起来:“男人哪有心胸开阔的,开阔那是因为没涉及到他在意的。”

    月如嫣然笑笑,没再多说。

    “这一次血衣教差不多收拾干净了。”楚离道:“楼内埋伏了五个,楼外也埋伏了五个,凑齐十个,还真是执着,要是他们有白虎宗的手段,还真不至于灭教。”

    月如摇头失笑。

    白虎宗的做法在武林中人看来实在没骨气,欺软怕硬,难免会看不起,但确实是英明之举,不争一时之长短,避免了更大的损失。

    武林中人即使再不屑白虎宗的做法,仍不敢轻易惹白虎宗,白虎宗的实力不损,威慑力就不会下降太多,即使失去五个长老,仍是诸人仰望的存在。

    而且如果真让白虎宗的美人计得逞,他们实力不但未损,反而更上一层楼,那才更可怕。

    想到这里,她扫一眼楚离。

    看楚离对杨莺的神态,美人计差不多是成功了。

    再有白虎宗弟子出现在他面前,他不会主动出手,视为死敌,白虎宗手段确实厉害。

    不过自己师父也不差。

    四大宗门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她暗自摇头。

    ——

    随后的几天,楚离一直呆在凤仙楼苦修,白凤与月如轮流抚琴,助他修炼。

    他修炼一日千里,进境极快。

    这天傍晚,他刚在屋内吃完饭,月如收拾了碗碟下去,片刻后又回来,低声道:“赵公子,你的属下来找你,请你回去。”

    楚离眉头挑了挑,看到了二楼一间屋内的寇穷:“好,那我今晚先回去。”

    月如轻轻点头。

    楚离推门离开了屋子,很快到了二楼一间屋子。

    寇穷忙起身抱拳,恭敬的道:“堂主。”

    “什么事?”楚离道。

    寇穷低声道:“有一位姑娘过来找堂主,她说自己姓李。”

    “哦,那好,我马上回去,你在这边玩一会儿吧。”楚离道。

    寇穷忙道:“不用不用,我随堂主一起回去。”

    楚离哼一声,扫他一眼道:“银子都花出去了,不玩岂不是冤得慌,你是这么想的吧?那就多玩一会儿,我自己回去就是!”

    寇穷忙陪笑道:“堂主要走,我哪里敢玩。”

    楚离没好气的道:“少啰嗦,我先走了!”

    他说罢转身离开了屋子。

    寇穷忙道:“堂主……”

    看楚离真的离开,寇穷露出笑容,坐回桌子,然后扬声叫道:“来人,给我上最好的酒菜!”

    楚离在大圆镜智里看到了他的德性,摇摇头,这些家伙都是老油子,好逸恶劳,要不是自己逼着,都是好吃懒作的货。

    他回到自己宅子,李若兰正静静站在他的小院内,俏生生的,明眸清冷。

    楚离抱拳笑笑:“若兰姑娘。”

    “赵大河,莫青青是不是你杀的?”李若兰直接问道,声音冷冽。

    楚离皱眉。

    李若兰道:“莫青青前几天死在自己家里,死于天机堂的暗器还有长剑之下,你应该知道吧?”

    楚离想了想,点点头道:“是我杀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