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835章 幽思(四更)
    月如的音杀之术威力也是不俗,寻常人承受不住,但与白凤一比,简直是小孩与大人,差得不是一星半点儿。

    一刻钟后,两个中年男子一动不动,彻底的死去。

    地上十人皆化为干尸,状极吓人,诸女中只有月如看到此景,脸色有些难看,胸口不适。

    张君瑞“哇”的吐出一口血,脸色越发苍白,抱抱拳,沉声道:“白姑娘,真的是误会了!”

    “不管误会不误会,先杀了你再说。”

    “烈日堂所有弟子都知道我来你们凤仙楼了。”

    “那就说你已经走了,追着血衣教的人去了,不知踪影。”

    “白姑娘,我哪有什么得罪之处,为何非要置我于死地?”

    “你处处算计凤仙楼,以为我不知道?”

    “只是一点儿小打小闹,何至于要生死相逼?”

    “哼,你一心想杀我,这又怎么说?”

    “哪有的事!”

    “事到如今还要撒谎?”白凤冷笑道:“不过撒谎也没用,今天谁来也救不了你!”

    “咱们赤阳宗与天罗宗应该联合起来对抗白虎宗,怎能自相残杀!”张君瑞道:“白凤姑娘放心,放了我之后,让月如姑娘与小徒成亲,如何?”

    “呵呵……”白凤冷笑。

    月如迟疑一下,看向白凤。

    白凤白她一眼哼道:“你真想嫁给陆晓风?”

    月如慢慢摇头。

    她虽喜欢陆晓风,却还没到舍身忘我的地步,还有自己的理智,自己毕竟是天罗宗弟子,他是赤阳宗弟子,是不可能真正成亲的。

    而且通过这次的事,她知道,陆晓风并非是值得托付之人,自己没有烈日堂重要,他肯定能为烈日堂舍弃自己。

    白凤哼道:“那不就得了!”

    “可是……”月如道:“真要杀他吗?会不会惹来赤阳宗的报复?”

    白凤道白她一眼。

    月如爱屋及乌,觉得不能让师父把陆晓风的师父杀了,否则两家就是血仇,自己与陆晓风就成了仇人,生死厮杀,难以想象会是什么模样。

    楚离轻咳一声道:“要不然,放他一条生路吧。”

    白凤扭头看他。

    楚离道:“杀他,月如姑娘会很为难。”

    “这丫头只想儿女私情呢!”白凤摇头。

    楚离笑了笑:“陆晓风喜欢月如姑娘,张君瑞不会伤害白前辈你。”

    白凤皱眉哼道:“那小子可未必会顾及儿女私情!”

    楚离道:“赤阳宗也不是庸手,真杀了他,岂能查不出来,惹得两家反目却是不好,还是暂且饶他一命。”

    他其实从张君瑞脑海里看到了截然不同的想法。

    张君瑞并非要杀白凤,恰恰相反,他是喜欢白凤,钦慕白凤,只是把这种感情死死压在心底最深处,一直不表现出来,反而处处要与白凤作对。

    白凤虽敏锐却没能发现张君瑞的心思,只以为是对自己有杀心。

    楚离摇头暗叹,张君瑞也真够能忍,要真死在这里,还真是冤,他都不忍心看,所以帮忙求情。

    “……好吧,既然你张了口,我就暂且饶他一回!”白凤哼一声,素手按住琴弦,琴声戛然而止。

    张君瑞“哇”的吐出一口血,软绵绵的倒在地上,露出苦笑。

    楚离道:“白前辈,据我观察,这位张君瑞是喜欢你的,我先撤去阵法,先行告辞!”

    他说罢转身便走。

    白凤目瞪口呆,随即扑哧一笑,觉得他真能说笑话。

    楚离运功于双手,双眼望着虚空,忽然猛的一探手,在半空虚无处一捞,捞出一只玉狮子,其余七件玉器也从虚空中缓缓浮现出来,被他伸手一一招过去。

    他把玉器往怀里一揣,转身便走,离开了凤仙楼。

    月如看他的模样,露出笑容,又看看白凤,低声道:“师父,赵公子说的……”

    “别胡说八道!”白凤瞪她一眼哼道:“他开玩笑呢。”

    “这样的事怕是赵公子不会开玩笑。”

    “那就当成玩笑!”白凤没好气的道:“我都多大年纪了!”

    月如看看她脸庞,摇摇头。

    师父看起来比自己还年轻,还要美几分,男人喜欢是很正常的,师父偏偏固步自封,觉得自己老了。

    白凤飘身来到张君瑞身前,哼道:“怎么样,知道厉害了吧?”

    张君瑞的目光从她蛮靴处上移,然后慢慢起身,苦笑道:“白姑娘,何至于此?”

    “你偷偷摸摸鬼鬼祟祟,准没安什么好心!”白凤冷冷道:“对付你这种趁火打劫,落井下石的,不宰了你已经算是仁慈,再有下回,一定杀了你!”

    张君瑞叹道:“我真的想过来帮忙的。”

    “多谢好心,不必。”白凤哼道,指了指地上的十个血衣教弟子:“收拾他们,就这般容易!”

    张君瑞苦笑的叹了口气,点点头:“是,是我多事了,你们凤仙楼看来深藏不露,有高人呐!”

    没想到凤仙楼早有准备,天罗宗也早有准备,暗中派了一个阵法师过来,那有什么可说的,血衣教弟子死得不冤,白凤果然行事莫测,既瞒着阵法师的事,甚至还传出消息说去找人帮忙,一幅紧张的样子,却是瞒人耳目,骗过了所有人!

    白凤道:“赶紧滚你的吧,凤仙楼不欢迎你,以后不准再来!”

    “唉……”张君瑞摇头。

    白凤转身飘飘上楼,月如跟在她身后上去,临上去之际朝张君瑞裣衽一礼。

    张君瑞笑着点头。

    他觉得尴尬,在小辈跟前丢脸,被白凤收拾得这么惨。

    不过他心底却隐隐有一丝愉悦,若是被别人打成这样,一定怒火熊熊,誓要雪耻,被白凤打成这样,他不但不怒,反而很享受,恨不得白凤能一直这么折磨自己。

    “师父?”忽然一声大喝响起,陆晓风大步进了屋,看到张君瑞受伤,勃然色变。

    张君瑞摆摆手:“不碍事。”

    “血衣教他们人呢?”陆晓风道。

    张君瑞摇头:“已经死了。”

    “师父你不是不来嘛!”陆晓风有些埋怨的道:“怎么又来了!”

    “毕竟同气连枝,实在太险,一臂之力也是应该的。”张君瑞道。

    陆晓风道:“血衣教太疯狂,万一沾到身上,抖都抖不落!”(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