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816章 甘拜(三更)
    楚离再次站在台阶上,扬声喝道:“张君瑞,还不出来?”

    “好,厉害!”楚离扬声喝道:“光凭这份忍耐的本事,在下就佩服!”

    “一忍再忍,比乌龟还能忍,真是人杰!”楚离大笑道:“你们赤阳宗忍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机会掀翻白虎宗,我更是佩服!”

    他说罢哈哈大笑。

    “师父,张长老真的在吗?”月如低声问。

    白凤哼道:“不在他能去哪儿?”

    “确实能忍!”月如道。

    白凤撇撇绝美的红唇,哼道:“他知道自己打不过赵大河,出来也是自取其辱,只能硬挺着,装作不在。”

    楚离扫一眼众人,他们皆目光低垂不与他对视。

    见识过他鬼魅般的身法,闪电般掌法与拳法,自知不敌,瞪眼也是无用,好汉不吃眼前亏。

    楚离扬声道:“你们伤了我属下,治伤需要灵药,赔钱吧,五十万两,要是拿出来,我就放过你们,要是不然,我就把你们烈日堂一把火烧了!”

    “不可能!”受伤的中年男子沉声道:“咱们没有这么多钱!”

    “我想你们会有的。”楚离冷笑道:“明天早晨,钱没送到,我会再来,到那时,我可不会这么客气,收拾你们的就不是掌法,是剑法!”

    他说罢转身大步流星而去,出了大门之后,飘身来到白凤跟前,抱拳道:“白前辈也来看热闹?”

    “真的挺热闹。”白凤笑道:“张君瑞被逼得当缩头乌龟,也真够解气的!”

    楚离笑道:“这家伙老奸巨滑,就是不受激。”

    “他皮厚如墙,甭说这么骂,就是你骂他十辈祖宗,他也不会现身。”白凤摇头道:“怎么骂对他都没用,你要是把陆晓风宰了,他一定跟你拼命。”

    “呵呵”楚离看一眼月如。

    月如低头道:“师父”

    白凤道:“怎么样,能不能宰了他?”

    楚离笑道:“我要宰了他,月如姑娘会怨我一辈子,朋友也变成了仇人。”

    “儿女私情。”白凤撇撇红唇哼道:“你们终究是对手。”

    楚离道:“我倒希望他能强一些,不然太没意思。”

    月如横他一眼。

    楚离笑起来:“白前辈,那我先去啦。”

    “嗯,去吧。”白凤摆摆玉手:“小心点儿赤阳宗,他们可阴险得很!”

    楚离点头,飘身而去。

    白凤摇头叹道:“何等威风!”

    “有些太张狂了。”月如道。

    白凤轻笑:“他这家伙你还没看透,外傻内精,看着傻乎乎的,其实再聪明不过,做事不会无的放矢,单纯使性子。”

    月如撇撇嘴,师父越夸奖赵大河,她越有抵触心思。

    白凤横她一眼后,懒得再多说。

    “师父,咱们不走吗?”

    “等等看。”

    月如不再催促,好奇师父要等什么。

    半晌过后,张君瑞飘身出来,飞身掠过众人身边,不时拍一掌,最终落在一直说话的中年男子身后,双掌按到他背心,运功助他疗伤。

    白凤哼一声道:“看到了吧?”

    “他真在呀。”月如讶然。

    她爱屋及乌,刚才暗下里替张君瑞开解,可能他真不在呢,没想到被师父说中,真的缩着不出来。

    她有些失望的摇头。

    身为武者,在那般情形下,即使不敌也要过几招,宁肯受伤也不能允许别人如此辱骂才是,太没武林高手的血性,他可是大人物。

    “哈哈”一阵大笑声陡然响起。

    楚离跨进大门,站在台阶上,大笑道:“张君瑞,你这个老乌龟终于出来了!”

    张君瑞皱眉瞪他:“赵堂主,何必咄咄逼人!”

    “杀我的属下,是你咄咄逼人,还是我咄咄逼人!”楚离沉声道:“你是想嫁祸给白虎宗吧,真是打得好算盘,可惜你算计错了人!”

    他不等张君瑞多说,一步来到近前,一拳击出。

    张君瑞一掌按出,掌心赤红如一块红炭,掌力灼热难当,似乎能把人烤糊。

    “砰!”张君瑞后退一步,楚离稳稳不动。

    两人修为高下立判,惊呆了众人。

    张君瑞也是赤阳掌少有的天才人物,年轻时便声名鹊起,这些年声名回落,却是因为更加内敛,修为却一直在增加,在赤阳宗是最顶尖的几个存在。

    他八十多岁,赵大河不过二十岁,差了数十年的修为,竟然敌不过赵大河,委实离奇。

    楚离冷笑道:“你们赤阳宗就这点儿本事,还想反超白虎宗?”

    他也暗自吃惊,若非这一段时间自己突飞猛进,还真压不过张君瑞。

    大光明经的根本是大光明身,大光明身越强,修炼大光明诀越快,他双经同修,能分心多用,一直保持着修炼状态,所以进步极快。

    张君瑞的掌力对旁人来说可怕,碰上大光明身却与平常内力无异,无法对他构成威胁。

    张君瑞忽然猛的吐出一口气,一轮太阳在他头顶闪现,宛如真的烈日一般,随即坠下,从他百会落到小腹,似乎能看到烈日在他小腹内灼灼闪光。

    楚离眉头挑了挑,这便是真正的赤阳掌了。

    “砰!”两人对了一掌,楚离只觉一股炙热气息钻进来,掌心及手腕剧烈疼痛,好像被灼烧一般,好在大光明诀的内力很快抵消了它的威力。

    楚离皱眉,赤阳宗的武学确实有独到之处。

    “砰砰砰砰”张君瑞不停的挥掌,逼楚离与他对掌。

    楚离蕴内力于掌上,与他硬撼,炙热气息经过内力的消解,进入经脉时已经没了威力。

    张君瑞看他面不改色,皱眉不已。

    赤阳掌威力惊人,但大光明身对这种极端掌力有克制之效,削弱其威力,看来这小子的大光明身火候已经很深,赤阳掌无法伤他。

    楚离眉梢一挑,面露无聊神色:“这么打下去何时是个头。”

    他话音乍落,张君瑞“砰”的倒飞出去。

    众人吃了一惊,没发现他出了什么招。

    张君瑞重重撞到墙上,难以置信的瞪大眼:“光明刀?”

    楚离哼道:“看来你早有准备,穿着宝甲啊,老奸巨滑!”

    张君瑞低头看着衣衫,一道刀痕清晰可见,从裂口处可见里面的红衣,正是烈阳甲。

    张君瑞没发现飞刀,自己却受了一刀。

    他不由想起光明刀的一个传说,心口隐隐的疼痛也在证实着这个传说。

    “你的光明刀练到了第九层?”张君瑞脸色难看的道。

    楚离笑道:“你总算有点儿见识!”

    张君瑞沉声道:“好一个光明刀,在下甘拜下风!”

    楚离上下打量他:“这么快就认输?”

    “在下不是对手,再打下去也没意义。”张君瑞沉声道。

    楚离笑道:“算你知趣!”

    他扫一眼周围诸人,威武霸气的道:“我辉耀堂向来不喜欢生事,但若有人欺上门来,咱们也不会客气,我那属下没死,今天的事就算,否则,我灭了你们烈日堂!”

    他说罢,飘身而去。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