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814章 上门(一更)
    “这就好。”张君瑞哼一声道:“赵大河不能以常理度之,年纪轻轻,一身修为的精纯程度比为师更胜一筹,驱除大光明神拳拳劲要靠你自己!”

    “……是。”陆晓风咬咬牙。

    看来要压过赵大河,自己得青出于蓝更胜于蓝才行,得先胜过师父。

    张君瑞哼道:“你打不过我,就别去跟赵大河动手,免得自取其辱,甚至丢了自己的小命!”

    “是。”陆晓风点头:“师父,老黄被他杀了。”

    “死便死吧。”张君瑞道:“正好省事,免得亲自出手料理门户。”

    陆晓风讶然。

    张君瑞哼道:“他瞒着你做了不少的事,你年纪轻,心思单纯,被他耍得够呛。”

    “不会吧?”陆晓风忙道:“他在我跟前挺老实的。”

    “所以说你年轻好骗,表面一套背后一套,这种人多的是。”张君瑞摆摆手道:“练功吧,剩下的别管了,那位月如姑娘也别管。”

    “……是。”陆晓风不情愿的点头。

    他脑海里浮起月如美艳的脸庞,极度渴望跟她在一起,但自己现在抢不过赵大河,自己武功胜过赵大河才能抢回月如,才配得上她!

    随后的几天,楚离一直呆在凤仙楼。

    这天半夜,凤仙楼依旧纸醉金迷,丝竹声缭绕不绝,宛如天上宫阙。

    一个灰衣老者匆匆来到凤仙楼,捉住小厮,急声道:“带我去见我家堂主赵大河!”

    “赵公子?”小厮吓了一跳,忙道:“那是咱们凤仙楼的贵客,不知老爷是……?”

    “直接带我过去,我有急事!”灰衣老者陆枢一把将小厮提起来:“要是耽搁了事,我拿你是问!”

    “老爷就是打死我,我也不敢直接带您老过去啊。”小厮无奈的叫屈:“要不,您老先把我放下,我去通禀一声,然后再看赵公子的意思,如何?”

    陆枢瞪着他,把他放下,拍拍他肩膀:“快去,我叫陆枢!”

    “是是。”小厮忙答应一声,一溜烟的跑上楼。

    楚离从二楼一扇窗户探头,扬声道:“上来!”

    陆枢忙飘身而上,从窗户钻进来,站直身子,抱拳道:“堂主!”

    楚离皱眉道:“说吧,什么事?”

    “老寇不行了。”陆枢忙道:“受了埋伏,被人打得重伤,眼见着是不治了。”

    楚离道:“什么时候的事?”

    “老寇刚逃回去。”陆枢道:“伤势太重,马上就要咽气。”

    楚离点点头:“嗯,我去看看。”

    他说罢一闪消失。

    陆枢跟着翻身跃出窗户,急急往回赶。

    他心急如焚,恨不得肋翅双翼,一下飞回去。

    他们三个一直呆在一块儿,已经习惯了,骤然失去一个委实无法接受,人老了更怕死,他们三个的好日子刚开始,没想到老寇没这福气,马上就要升天,命运真是无常!他们也不知道有几天活命。

    楚离出现在屋内,看到寇穷气息奄奄,面若金纸,胸口剧烈起伏,已经是弥留之际。

    冯无计正坐在榻前,苦着脸看着他,握着他的手。

    楚离摆手道:“让开!”

    冯无计看到楚离出现,忙喜道:“堂主!”

    楚离摆手。

    冯无计忙退后两步让开。

    楚离从怀里掏出玉瓶,倒出一颗雪白丹丸塞进寇穷嘴里,又在胸口点了几指,然后按上他心口,汹涌的灵气钻进去,一会儿功夫,寇穷便脸色红润,死气尽去,生机勃勃。

    冯无计与赶回来的陆枢瞪大眼睛,他们知道寇穷的伤势多重,五脏六腑碎裂,必死无疑。

    他们抱着万一的希望,把楚离找回来,没想到真的救活了。

    寇穷幽幽醒过来。

    楚离哼道:“怎么回事,被谁埋伏了?”

    寇穷面露苦色,叹道:“堂主,我也不知,他们都蒙着脸。”

    “几个人?”

    “四个。”

    “四个……”楚离已经从寇穷脑海里看到了当时的情景。

    “是不是白虎宗的?”冯无计哼道:“他们一定不忿被堂主压下,而且杀了五个长老,总要想方设法的报复回来,对付不了堂主,就对付咱们。”

    “有道理。”陆枢点头。

    楚离看向寇穷。

    寇穷皱眉道:“他们用的武功都是寻常武学,没有独门武功,但都是天外天高手,修为不逊于我。”

    楚离道:“交给我处理,你们小心一点儿,别单独行动。”

    他若有所思,隐约觉得一个身形熟悉,看过一眼,在脑海里搜索了一番,想起来了,张君瑞!

    张君瑞当初跟着周宁和傅玉一起来凤仙楼,他在大圆镜智里见过。

    “好好养伤。”楚离摆摆手。

    “堂主,要不你还是跟咱们一块住吧。”陆枢道。

    楚离没好气的瞪他一眼。

    陆枢嘿嘿笑道:“老寇现在的伤还没好,万一有人过来,咱们既在照顾老寇,又要迎战,怕是会吃亏。”

    “好吧,我晚上呆在这边。”楚离哼道。

    三人都大喜过望。

    楚离摇头道:“你们也是堂堂的天外天高手,却这般胆小怕死,委实丢脸,将来独自领着辉耀堂,给辉耀堂抹黑。”

    “堂主你年纪轻轻,体会不到生命的美好与珍稀,到了咱们这个岁数也一样的。”冯无计笑道。

    楚离哼了一声,懒得跟他们多说,回了自己屋子。

    清晨时分,烈日堂总堂内热火朝天,吆喝声震天响,练武场上两百多人,气势雄壮。

    “砰砰!”两道闷响,堂外的看门护卫飞身落到院里,摔在地上一动不动,直接昏过去。

    这两声闷响被人们的吆喝声掩盖,没引起人们注意,继续练自己的武功。

    楚离跨过大门槛,踏进了烈日堂总堂。

    他一身白衣,脸色沉肃,三角眼散发着冰冷目光,进到院内站在台阶上,缓缓扫视练武场上的众人。

    他目光宛如实质,众人皆觉浑身一冷,不由的看过去。

    人们发现了异样,纷纷停住练功,一看就明白发生了什么,渐渐朝楚离围过来。

    楚离目光冰冷,脸色沉肃,长声喝道:“张君瑞,滚出来!”

    “大胆!”一个中年男子越众而出,断喝道:“什么人敢直呼张长老大名!”

    楚离盯着这中年男子看,目光似乎刺穿了他双眼,看透他心底。

    中年男子哼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光明圣教、赵大河!”楚离缓缓说道。

    众人脸色皆是一变。(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