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800章 仿虎(五更)
    楚离不闪不避,在掌力临身之际,忽然双掌一合一分,顿时出现一道虎影,随即射向红脸老者。

    红脸老者顿时大吃一惊:“你……”

    他身形一闪,避开虎影。

    “砰!”楚离被击飞出去。

    红脸老者松一口气,但下一刻,一道寒电穿过他喉咙。

    红脸老者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一直追着他的那道虎影随即撞中他后背,发出“砰”一声闷响,飞向楚离。

    楚离在地上翻了一个滚,勉强站起来,双手一合一分,双掌中央出现一道虎影,再次击中他背心。

    他当初见方青阳,因为大光明身,看不清武功心法,白虎宗诸人的心法运转他却能看得到,早就学会了白虎杀术,只是一直没施展罢了,赵大河没有这般能力。

    此时周围空旷无人,他忽然忍不住想试一试效果,果然奇妙。

    红脸老者正要运功锁住喉咙,从怀里掏灵药,这一道虎影打断了他动作。

    “砰!”红脸老者重重落到地上。

    楚离深吸一口气,又“哇”的吐出一口血。

    这红脸老者功力深厚,刚才挨那一下让伤势加重。

    他盘膝坐到地上,没急着疗伤。

    他大圆镜智看到了月如大远处匆匆而来。

    片刻后,月如一袭青色劲装,英姿飒爽来到近前,急忙道:“赵公子,你不要紧吧?”

    楚离摇摇头:“死不了,……谭晋在那边,你去看看吧。”

    “……多谢赵公子!”月如顿时粉脸变化,忙飘身来到谭晋跟前。

    谭晋看着很惨,月如却看得痛快无比。

    “他真的死了吧?”月如道。

    楚离道:“应该死透了,拜托月如姑娘把他的袍子脱下来,我要留下!”

    “……好。”月如轻轻点头。

    她丝毫不惧谭晋的惨样,有些笨拙的把他外袍脱下,递给楚离。

    楚离道:“这是能挡住我飞刀的宝衣,不能流落到外面。”

    “那是了不得的宝衣。”月如赞叹道。

    楚离轻轻点头。

    月如道:“那咱们快些回去吧,好好疗伤。”

    楚离摇头:“就在这里疗伤,待会儿我还要收回飞刀,这些都是削铁如泥的宝刀。”

    “万一还有人过来呢。”

    “不怕。”楚离道。

    他闭上了眼睛开始运功。

    月如来到红脸老者跟前,看到了他的脸庞,失声叫道:“庞金水!”

    楚离没有理会。

    月如看了看庞金水的伤势,抬头看向楚离。

    楚离闭眼练功,头顶很快白气蒸腾,越来越浓密,遮住了他的脸庞。

    月如回头看着庞金水,疑惑无比。

    看这伤势,既有飞刀的伤,又有白虎杀术的伤。

    白虎杀术的伤势极好认,伤口会有白虎轮廓,一看即知。

    庞金水显然是早自己一步来到,他挨飞刀是可以想象得到,赤阳宗与白虎宗穿一条裤子,帮着谭晋杀赵大河是理所当然的事。

    但为什么他身上会有白虎杀术的伤?

    谭晋难不成把他当成了敌人?

    想来想去,都没办法解释清楚。

    按这伤势去猜测,是谭晋与赵大河都把他当成了敌人,难不成,他想趁着两人受伤之际,一块把人都杀了,所以才会死于两人的联手一击?

    楚离没用枯荣经,只是凭着大光明身与大光明经来疗伤。

    即使如此,他伤势恢复得奇快。

    大光明身强横无比,受伤后恢复得极快。

    他脑海虚空里的佛陀不停的诵着大光明经与大日如来不动经,佛经化为的莲花仿佛真实无异,落到现实的身体上,加上天魔经,三经所化莲花不停的落下,身体飞速的恢复。

    半个时辰后,楚离头顶白气迅速收敛,化为十几股钻进他头发里,他慢慢睁开眼睛,眼中精芒闪了闪,慢慢隐去。

    月如忙道:“可好一些了?”

    楚离站起来:“已经无妨了。”

    他缓步来到谭晋的尸首前,腰间寒光一闪,长剑削飞谭晋的首级:“这回算是死利索了!”

    月如不解的看他。

    楚离哼道:“白虎宗未必没有复活之法,斩了脑袋才能放心。”

    他长剑又一闪,把庞金水的首级也削去,然后还剑归鞘:“走,捡我的飞刀去。”

    他飘身而行,不时伸手一招,地上飞起一把飞刀,如乳燕投林般钻到他手里。

    从山顶一直到山脚下,树林靠近大风城的边沿,沿途收起来的飞刀,让他感叹自己有先见之明,幸亏多了一套飞刀,否则真不够自己扔的。

    要是打到一半,飞刀不够了,那岂不是要命!

    月如也看得咋舌。

    她一直呆在大风城,虽跟光明圣教没打过什么交道,也隐隐知道,光明刀好像发不了几刀,因为非常耗精气神,赵大河倒好,这都发出不知多少刀了!

    楚离长舒一口气,飞刀一一插回手腕的皮套,总算都收了回来,要是有人凑巧捡走了,那自己真要心疼。

    月如道:“赵公子,你的伤不要紧了吧?”

    她看楚离的脸色不佳。

    楚离脚下一步跨出,有十几米远,宛如缩地成寸,很是潇洒,摇头道:“一点儿小伤,过几天就好。”

    “随我回去吧。”月如宛如飘絮随风而行,飘逸而曼妙,轻声道:“谭晋一死,白虎宗会真的疯狂。”

    楚离哼道:“不过如此!”

    他虽如此说,心下却凛然,谭晋的修为当真厉害,自己赢得很艰苦。

    要是再有更厉害的,还真不好说。

    月如道:“谭晋穿着宝衣,但没穿白虎甲,要是再有人穿着白虎甲过来,那真的很麻烦。”

    楚离打量一眼自己身上的宝衣:“这一身宝衣也很厉害。”

    他毫不嫌弃是死人穿过的,直接套到身上,觉得安心很多。

    “这一身宝衣厉害,但没防护住喉咙与头,所以赵公子你能得手。”月如道:“白虎甲可是全身上下只露出眼睛的!”

    楚离皱起眉头:“白虎甲,还不如叫乌龟壳!”

    月如抿嘴轻笑一声:“白虎甲也好,乌龟壳也罢,反正是克制光明刀。”

    “好吧,回凤仙楼。”楚离道。

    此时暮色上涌,周围暮蔼沉沉,光线黯淡。

    进到城里时,已经华灯初上。

    两人从后门进到的凤仙楼,来到三楼,楚离重回布置着须弥阵的房间。

    月如替他斟了茶,递给他,迟疑一下:“那个赤阳宗的庞金水是怎么回事?”

    “想捡便宜嘛。”楚离揭过茶盏,轻啜一口:“便宜岂是那么容易捡的?这家伙太贪心!”

    “怪得呢。”月如点头:“这回赤阳宗跟白虎宗有得热闹。”

    “让他们乱一乱,才能缓一口气。”楚离笑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