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799章 渔翁(四更)
    “哼!”谭晋撇撇嘴,摇摇头。?〔网

    他对楚离这种小聪明不以为然,修为不够,耍这样的小聪明,只能得逞一时,终究还是逃不掉的。

    他身法陡然加快,再次缩到了十米。

    谭晋刚要施展白虎杀术,忽然汗毛一竖,忙不迭的缩头。

    “嗤!”头顶一片头被削断,狼狈不堪。

    这光明刀度奇快无伦,与之交手生死一线间,他心有顾忌之下,不敢逼得太近,免得闪避不开,身着宝衣,头却没有保护,挨一刀就得没命。

    但距离长也给了赵大河闪避白虎杀术的机会,好在白虎杀术能够转弯,不停的追杀。

    两人一追一赶,很快登上了山顶,楚离身法奇快,丝毫没有受伤之像,好像刚才喷血的人不是他一般,大光明身坚韧异常。

    谭晋哼道:“赵大河,你就是逃到天边,也逃不过我的追杀!”

    楚离冷笑道:“你还真敢吹,我不用逃到天边,只要逃回大光明峰,你能追杀过来?给你十个胆子你也不敢!”

    他一边说着话一边疾行,说话声音平稳,没有受伤之像。

    谭晋皱眉看着楚离的背影,这赵大河的修为之深乎想象,不像一个年轻人,更像老奸巨滑的老家伙,今天一定得杀了他。

    谭晋道:“你要是能逃到大光明峰,早就逃回去了,还用等现在?”

    “不错,我是不会回大光明峰,不重振辉耀堂,我绝不会离开大风城!”楚离哼道。

    “有志气,那就死吧!”谭晋冷笑。

    他双手一合,刚要一分拉出两道虎影。

    “嗤!”一道寒电已在近前。

    谭晋顾不得白虎杀术,猛的低头,头再次被削落几绺。

    他胸口隐隐作呕,烦郁不适,白虎杀术猝不及防之下被打断,最是忌讳。

    他烦郁之下杀机更盛,便有些冲动,深吸一口气陡然加,与楚离拉近到了五米。

    他再次双手一合。

    “嗤!”一道寒电在喉咙前。

    他甚至来不及反应,喉咙已经中刀。

    顿时暴烈的内力钻进喉咙,沿着往上钻向大脑。

    谭晋怒吼一声,一道虎影出现在天空,宛如一头真的白虎,随即在空中往下一扑,如恶虎扑食般扑向他。

    虎影一下扑进了他身体,他喉咙的伤口瞬间止住了血。

    楚离皱眉,没想到有如此奇术。

    谭晋周身气势滔天,宛如一头猛虎,猛的朝他扑来。

    楚离又一柄飞刀射出。

    谭晋反应奇快无比,一掌拍掉了飞刀,继续扑过来。

    楚离见势不妙,扭头便走。

    谭晋两步跨到楚离身后,一掌拍下。

    “砰!”楚离如掷出去的皮球一般,瞬间被击远,在空中喷出一道血箭。

    谭晋再次跨一步到他身前,又一掌拍下。

    他动作看着从容,却是奇快绝伦,楚离能通过万象归宗预测到,却闪避不开,动作太快,出了他反应时间,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挨打。

    “砰!”楚离又被拍了一巴掌,远远的高飞,在空中喷出血箭。

    他感觉自己就像被一只猛虎玩弄的猎物,无法主宰自己命运,这种感觉让他几乎忍不住要施展神通。

    谭晋再次射至。

    他双眼炯炯,刚才那一刀好像丝毫没造成影响,喉咙伤口不留血,钻进去的内力也被驱除,不妨碍他行动,迅如闪电,反应奇快,楚离的飞刀他竟然能拍开,或者闪过。

    待他靠近,楚离左手寒光一闪,飞刀瞬间射至谭晋喉咙前。

    谭晋轻松的一抬胳膊,袖子挡在喉咙前。

    楚离右手几乎同一时刻闪现寒光。

    谭晋刚松胳膊往下放袖子,飞刀恰又至,差之毫厘的穿过袖子防护,再次洞穿他喉咙。

    暴烈的内力瞬间钻进他脑海。

    他动作迟滞了一下,就这须臾间的迟滞,楚离右手寒光一闪,下一刻出现在谭晋眼睛。

    “啊”!谭晋怒吼一声,身子晃动。

    飞刀从眼眶射进去,从后脑勺穿出来,带出一道血。

    谭晋痛苦难当,暴烈的内力钻进脑袋,疼痛比身体其余部位疼痛十倍,忍不住动作又滞了滞。

    楚离左手闪动一点寒光,瞬间射中谭晋另一只眼。

    他右手跟着闪动寒光,再射中谭晋嘴巴,直接贯穿了喉咙后脑勺。

    “啊……”谭晋怒吼着倒了下去。

    楚离“哇”吐出一口黑血,也软绵绵的倒下去。

    谭晋倒在地上轻轻抽搐。

    “呵呵……真有趣!”忽然一道笑声响起,一个人影忽然出现在远处,踏着树梢飘飘而来,转眼到了近前。

    是一个须眉皆白的老者,脸色枣红色,笑眯眯看着楚离与谭晋。

    楚离皱眉看着他,然后闭上眼睛,运功疗伤。

    他早就看到这鬼鬼祟祟的家伙,却无暇理会。

    谭晋修为极深,他差了一截,若非光明刀,自己今天真要栽在谭晋手上,仅有光明刀绝打不过谭晋,还有万象归宗与大圆镜智的辅助。

    自己的飞刀掌握了精准的时机,往往能以小搏大,就像眼前这个老者,出现的时机太准确。

    红脸老者不想让他继续疗伤下去,摇头道:“你这小家伙年纪轻轻就有这般修为,真是让我们这些老家伙没脸见人。”

    楚离一言不,继续运功疗伤。

    红脸老者摇头叹道:“所以你只能死,与谭晋同归于尽,没有比这个更妙的了!”

    楚离眉头挑了挑,睁开了眼睛:“你不敢得罪白虎宗,也不敢得罪光明圣教,你到底是什么人?”

    “呵呵,一个闲人。”红脸老者笑眯眯的道。

    楚离不屑的哼道:“一个闲人?赤阳宗什么时候出闲人了?“

    “哦?“红脸老者眉头挑了挑,讶然道:“小子看着傻乎乎的,却是精明厉害人物啊。”

    楚离道:“你敢杀我?”

    “我不敢杀你。”赤阳宗的老者摇摇头,笑眯眯的道:“但白虎宗敢,谭晋敢呐。”

    “我能杀得了谭晋,杀不了你?”楚离冷冷道。

    红脸老者摇头笑道:“那可未必。”

    楚离道:“我即使受伤,杀你仍是小菜一碟!”

    红脸老者呵呵笑道:“小子,你是在拖延时间,伤势很重吧?”

    “那你就试试看!”楚离哼道。

    红脸老者警惕的看着他,却没敢靠得太近,谭晋都死在他刀下,光明刀的威力让他忌惮非常。

    楚离撇撇嘴,不屑的道:“老头,你这胆子,真给赤阳宗丢人!”

    “那就送你上路吧!”红脸老者双掌猛的一推,一道炙热掌力滚滚冲向楚离。(未完待续。)8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