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797章 登门(二更)
    月如裣衽一礼,盈盈告退。 <[网

    楚离拿起这几本绢册,仔细翻看,若有所思。

    这是几本阵法入门,比起自己当初看得简单得多,浅显得多,若是当初看到的是这个,入门也没那么艰难,一下就能看明白。

    大日如来不动经确实增强了他的智慧,他现在看这些,感觉游刃有余,一眼便看透,心底生出一丝蠢蠢欲动,想要继续深入下去。

    为了避免惊世骇俗,他只能压下这股渴望,先修炼大光明经。

    随着大光明经的精进,他的大光明身也越来越强。

    大光明身确实奥妙无穷,非是一般的炼体之法可比,大光明身越强,他的度越快,力量越大,反应也越快,对伤害的抵抗也越强,

    第二天清晨,月如推门进来,提了一个饭盒,打开来,是几道精致的菜肴。

    楚离从床榻解座,来到桌边坐下:“月如姑娘,每三天送一次饭菜就成。”

    “难道赵公子在练什么秘术,能不饿?”

    “我一旦修炼,往往会入定三天。”楚离道。

    “三天……”月如明眸闪了闪,笑道:“好,那我三天过来送一次,免得打扰了赵公子你修炼。”

    她暗自惊异,这赵大河还真是一个奇才,她从没听说过哪个人能一下修炼三天的,往往一天修炼两三次,一次修炼不了太长时间。

    楚离笑道:“这几本阵法入门很不错,我已经看完了。”

    月如忙收回心思,笑道:“能看明白吗?”

    “清楚明白。”楚离点头道:“挺好玩的,还有更难一点儿的吗?”

    “你看懂了?!”月如明眸紧盯着他。

    楚离点头道:“是啊,没什么难的吧?”

    “……好吧,这几本书是入门,确实不难。”月如深吸一口气,露出嫣然笑容:“我呆会再拿几本过来,会更难一些。”

    她暗自决定,要拿几本难的过来,好好打击一下他的气焰,简直太气人。

    楚离道:“那就多谢了。”

    “我这便去拿。”月如把菜肴摆上桌,盈盈离开。

    片刻后,她又回来,从袖里拿出三本厚厚的绢册,递给楚离:“这个够赵公子你看的了。”

    “嘿嘿……”楚离一幅见猎心喜,情不自禁的模样,笑容带着几分委琐,兴奋道:“多谢月如姑娘!”

    月如看他迫不及待的想翻看,却又控制着自己不去看,低头猛吃,狼吞虎咽,如风卷残云,一会儿功夫把几道菜肴全部扫进肚子里。

    月如知趣的没有多说,收拾了碗筷,提起饭盒离开。

    楚离忙打开绢册开始翻看,从低浅的三阳阵,到高深的小须弥阵,无一不精妙绝伦。

    不过没有月如所说的须弥阵。

    楚离已经很满足,他何曾想过能得到这些阵法书,阵法书在大季非常罕见,很难见到一本。

    他一页一页的翻看,将这三本绢册的阵法全部烙印入脑海,要在事后慢慢的琢磨研究,够自己研究一阵子的。

    阵法之妙宛如数学之妙,极让人沉迷,他很喜欢研究这个。

    不过他用理智拉回了自己,不再研究,要专注于修炼,当务之急还是修炼。

    一个星期后的晚上,华灯初上,凤仙楼热闹异常,丝竹声与歌声在凤仙楼缭绕不绝。

    一个英武的中年男子步入凤仙楼。

    他方面大耳,目光凌厉,带着不怒自威的气度,一看就知道是久居上位之人,直接点名要见月如姑娘。

    小厮的眼光极好,不敢怠慢,带他到二楼一间屋子。

    月如姑娘盈盈来到他的屋子,看到这个男子时,脸色微变,随即露出嫣然笑容:“月如见过先生,这位先生是头一次来咱们凤仙楼吧?”

    中年男子摆摆手,沉声道:“我姓谭,叫谭晋,白虎宗长老。”

    “原来是谭长老,失敬。”月如裣衽一礼。

    谭晋沉声道:“你一定是天罗宗弟子吧?”

    月如轻轻点头道:“不瞒谭长老,小女子确实是天罗宗弟子,不知谭长老有何指教?”

    “你师父是谁?”

    “家师白凤。”

    谭晋皱了皱眉,对这个名字很忌惮,缓缓道:“有几年没见着白长老了,她一向可好?”

    “家师身子康健,一如往昔。”月如道。

    谭晋道:“既然是自己人,我也不拐弯抹角了,赵大河来过你们凤仙楼吧?”

    “是。”月如轻轻点头:“是小女子亲自接待的他。”

    “他自从进了你们凤仙楼,就消失不见。”谭晋紧盯着她,目光炯炯,似乎能看透她的心底。

    月如讶然:“消失了?谭长老不会是以为咱们杀了他吧?”

    谭晋沉声道:“要是贵宗杀了赵大河,咱们白虎宗必有重谢。”

    “咱们也想杀他,可惜没那个本事。”月如轻轻摇头,感慨的道:“他确实是个厉害人物,咱们用了音杀之术,结果他定力惊人,竟然能不受音杀之术的伤害。”

    “哼!”谭晋冷笑道:“他确实难缠!”

    月如道:“他倒是没翻脸,只是直接离开,然后小女子便不知他的去向了,难道是逃了?”

    谭晋摇头:“他就在大风城。”

    “要是换成是我,早就逃之夭夭,回了大光明峰。”月如蹙眉道:“还呆在这边干什么?”

    “他要重振辉耀堂,就不会逃走。”谭晋沉声道:“应该是躲在某一处。”

    月如摇头道:“白虎宗眼线众多,只要他没出城,一定能找得到,真没想到他是个如此厉害的人物,当初还以为是个狂徒呢!”

    “咱们早晚能找到他!”谭晋沉声道:“不过就怕有人故意把他藏起来。”

    他说着目光如刃的扫视着月如。

    月如道:“大风城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藏白虎宗要追杀的?”

    “若是让我知道谁掩护包庇他,绝不留情,灭其满门!”谭晋冷冷道。

    他目光在月如脸上扫来扫去。

    月如装作不知道,轻笑道:“我也想知道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哼,总有不怕死的。”谭晋冷笑道。

    月如轻轻点头。

    “既然如此,好罢。”谭晋起身,拂了拂衣衫,淡淡道:“若有消息,随时通知我。”

    “好的。”月如轻轻点头。

    目送谭晋离开,月如嫣然笑容慢慢凝固,咬着红唇,死死攥着袖角的手露出,雪白小手青筋隐隐,似乎要跳出皮肤。(未完待续。)8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