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790章 九层(一更)
    ps:今天开始恢复六更,需要大伙的刺激与鼓励!

    练成了第六层,剩下的第七层,第八层,对他都是水到渠成的事,凭着他强大的精神,不管七八层多么复杂,都能催动出来。

    第七层与第八层跟第六层相比,速度更快,一旦激发,小石子瞬间击中目标,几乎没有间隔时间,而且威力更惊人,第七层是第六层的两倍威力,第八层是第七层的两倍威力。

    楚离可以想象,自己拿这个去对付谭虎,谭虎绝逃不掉。

    可惜到了第九层,他又停住,两股力量纠缠在一起却又相安无事,就像让水火同行一处而相安无事,几乎无法做到,除非有特殊的心法,调和这两股内力。

    楚离觉得,可能需要第三股内力的掺合。

    可惜他试着催动,却没能成功,三种内力更难调和。

    第二天清晨时分,李若兰换了一袭桃红罗衫飘飘而来,清新宜人。

    看到楚离正在射小石子,小石子蓦的一闪消失在他手上,下一刻出现在远处一块大石头内。

    她惊奇的站在一旁观看。

    楚离的小石子越来越快,而且射中的是同一个位置。

    “噗!”一个一米厚的石头竟然被射穿,小石子从另一端射出去。

    她妩媚的眸子一下瞪大,吃惊的看他。

    据她所知,光明刀越到后面越难练,因为速度太快,力量太大,准头反而不容易控制,即使射出去也往往射不中目标,徒劳无功。

    而且越到后面,越耗精神,越耗内力。

    到了第六层,多数人射出两三刀,已经精疲力竭,无力再射。

    楚离这一会儿却射出了十颗小石子,仍旧神采奕奕,丝毫不见疲惫之色。

    他不是奇才,是怪胎!

    楚离拍拍巴掌上的泥土,扭头冲她笑道:“若兰姑娘,我的光明刀如何?”

    “这是第六层?”李若兰衣衫在罡风下猎猎飘荡,秀发有一丝散乱,唯有脸上的面纱安寂不动,静静遮着脸庞。

    “第七层。”楚离道。

    “已经练到第七层了?”李若兰讶然。

    楚离微笑道:“已经练到第八层了,不过第八层石头无法承受,只能勉强用第七层。”

    第八层的威力太强,内力一交汇到石头上,小石子马上爆炸。

    李若兰摘下面纱,妩媚的脸庞露出笑容:“我这次来是给你送刀的。”

    她将罗袖往上撸了撸,露出雪白手腕,然后露出手腕上围着的一圈飞刀,只有食指长短,雪亮如镜,在清晨明媚的阳光下闪烁着森森寒芒。

    楚离眉头挑了挑,目光却落在她莹白手腕上。

    李若兰白了他一眼,将护腕解下来,护腕上插着整齐的飞刀,一共六把。

    她将护腕递给楚离道:“这是圣女亲自赐给你的。”

    “多谢圣女。”楚离心不在焉的接过来,入手轻飘飘的几乎没有重量:“六把有点儿少。”

    李若兰道:“足够用了,你以为能发几刀?”

    光明刀不用则已,一用往往是杀人,而全力之下,往往射不出六刀,两三刀甚至一刀就无力再发。

    楚离道:“要不再来几把?”

    李若兰没好气的道:“几把?”

    “再来六把。”楚离道:“正好另一只手也带着。”

    “左手还行,右手你要用剑,会耽搁用剑速度的。”李若兰道。

    楚离摇头:“无妨,这么轻怎么能耽搁!”

    “……好吧,我跟圣女说。”李若兰忽然醒起,他有奇遇,力大无穷。

    李若兰告辞离开,冉冉如白云飘下去,云雾很快挡住她身形,她很快飞出十里之外,从大圆镜智内消失。

    楚离没跟踪看圣女到底在哪里,安下心继续修炼。

    飞刀轻盈若无物,触手薄如冰片,不附着内力就扔出去的话,实在没什么威力,就像牛毛针一样的感觉,扔到身上甚至刺不破衣服。

    但此刀锋利之极,他拿着轻轻一碰石头,如碰上豆腐。

    还好他的炼体之术不浅,即使碰上了也没什么,若是一般人,轻轻碰一下,就要重伤,戴在手腕上很容易伤着自己。

    他直接催动光明刀诀第八层,手上飞刀轻轻一闪光,随即消失,出现在十米外,在一米厚的石头远端闪了一下光,又划为一道寒光射出十米,钻进另一块巨石内,不见踪影。

    楚离咋舌,好大的威力。

    他原本以为能射进第一块石头内,万没想到直接射穿,然后又射进另一块石头一米内。

    如此威力,绝非血肉之躯能够阻拦。

    他露出兴奋的笑容,想象着谭虎与孟武中这飞刀的模样,恨不得哈哈大笑。

    他再次催动第八层刀诀,手上飞刀一闪消失,再一刻直接出现在二十米外的巨石内,巨石内传来“叮”一声清鸣,然后两柄飞刀同时射穿了巨石。

    他一晃出现在飞刀前,伸手一招,两柄飞刀飞到他手上。

    仔细打量着这两柄飞刀,雪亮如新,丝毫没有异样。

    他拈着这两把飞刀,自忖自己是挡不住的,有这样的飞刀,天下间能挡住自己的又有几个?

    不过圣女也是练成了的,自己还比不过。

    第二天清晨时分,李若兰再次飘飘出现,手上提着两个盒子,一个是饭盒,另一个是紫黝黝的巴掌大小的盒子,递给楚离:“这是圣女另赠你的飞刀,名叫飞雪。”

    楚离打开来,里面摆着六把薄如蝉翼的小刀,比他先前得到的更小更窄。

    “这个是可以夹在手指头缝里的。”李若兰道。

    楚离依言拈起一枚,夹在食指与中指间,确实看不出来。

    李若兰又从怀里掏出一本薄册子,递给楚离:“圣女说,练到八层已经够用,但若能圆满则更妙,圣女也是上个月才练到圆满的,这本秘笈是关键。”

    楚离伸手接过,上面写着“还丹诀”三个字。

    他打开翻看,却是一本搬运精气之法,并非武功心法。

    这种搬运精气之法,往往是强身健体的养生术,与武功心法并非一路,修炼养生术的往往是未筑基之人,这种心法搬运的精气最是柔和。

    楚离翻过一遍之后,恍然大悟,赞叹道:“圣女果然厉害!”

    他一直被困在第八层,就是找不到第九层修炼的门径,此诀一出,他马上明白了,确实如自己所想,需要第三种内力介入,但这种内力却是养生术的内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