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782章 虎啸(一更)
    楚离不屑的道:“装模作样!”

    “臭小子你找死!”另一个中年男子眼睛一瞪,一巴掌扇过来。〈网

    “叮!”楚离桌上的剑一闪,寒光刺向手掌,出金铁交鸣之声,好像这一剑刺在了铁石上。

    楚离感觉到剑尖的反震,哼道:“白虎宗的?”

    “哼,别人怕你们光明圣教,咱们虎啸堂可不怕!”伸掌的中年人冷笑:“今天就让你知道大风城的规矩,得罪咱们虎啸堂只有死路一条,即使你是光明圣教弟子!”

    楚离剑光又一闪,刺向他喉咙。

    “叮……”中年男子不闪不避,任由他刺中,再次出金铁交鸣声。

    楚离讶然。

    他练的白虎炼阳图据说就是白虎宗的绝学,练的层次不够高,但也远非一般人可及,刀剑不侵,但天外天高手的剑与一般人的剑不同,他对于功力相当的高手的剑还是挡不住。

    这中年男子修为弱于自己,却能挡住自己的剑,炼体之强横可见一般。

    “哼!”中年男子冷笑,不屑的瞪着他:“你这点儿本事,还敢来大风城,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叮叮叮叮……”楚离剑光点点,快得肉眼难辨。

    宛如雨打芭蕉声,中年男子一步不退,或者挥掌,或者低头,避过刺向眼睛的剑尖。

    楚离倏的收剑,清鸣声戛然而止。

    中年男子傲然哼道:“如何?”

    楚离哼道:“挨打的本事倒不小!”

    “既然知道厉害,就赶紧滚蛋,大风城不是你们光明圣教该来的地方!”中年男子冷冷道。

    楚离道:“我奉命来此,就不会回去!”

    “那你是找死!”中年男子眼睛一瞪:“别人不敢杀你们光明圣教弟子,咱们虎啸堂可不怕!”

    楚离没好气的道:“虚张声势,啰里啰嗦,都说多少遍了不怕!……哼,越说不怕,越是怕,有胆子你来啊,杀我啊!”

    “找死!”中年男子恶狠狠瞪他,宛如猛虎攫食,杀气盈面。

    楚离一抖长剑哼道:“谁敢杀我!”

    他放肆的目光扫向他们四人,包括酒楼的人,大喝道:“光明圣教赵大河来此,谁敢杀我!”

    飞云楼上下顿时一静。

    有出声议论,却很快被同伴止住,声音小下去,最终整个酒楼几乎彻底安静,没人说话。

    大风城是白虎宗的地盘,但光明圣教这两年的威势渐猛,光明圣教弟子出现在大风城,显然要扩张地盘,白虎宗岂能让他们如愿,两宗又将是一场明争暗斗,旁人要掺合进来绝对粉身碎骨!

    “狂妄之极!”中年男子怒气汹涌,没想到楚离如此狂妄。

    他这般大话一喊,整个酒楼安静,威风赫赫。

    白虎宗若不能打压下他嚣张气焰,在武林人心目中的地位会急剧下降。

    “你要找死,我就成全你!”中年男子深吸一口气,压下翻脸的怒火,右拳一捣。

    “呜……”宛如一声猛虎咆哮。

    楚离蓦的离开椅子,光阴步施展,瞬间到了中年男子身前,剑尖刺破拳劲,刺中他右拳。

    刺这一剑的同时,左拳捣出。

    近在咫尺的左拳正中他心口。

    “砰!”中年男子直直倒飞出去,在空中喷出一道血箭。

    “砰!”楚离左拳跟着又是一击,中年男子在空中加,撞开了北边的窗户,飞出了酒楼,不见踪影。

    一剑两拳生在电光火石之间,没等其余人反应过来,同伴已经受创飞走。

    “好小子!”另两中年人脸色微变。

    果然不愧光明圣教弟子,一下就摸清了他们的虚实。

    他们所修的白虎神功防御第一,刀枪不入,即使天外天高手也无法伤及他们,但这炼体功法有一个缺点,在第六层之前,内力不能离体,不能如天外天高手一般远攻。

    只能近战,不能远攻。

    若想远攻,只能暂时停止白虎神功,施展别的武功。

    但到了第六层,内力便可以离体,远近皆可,所向披靡。

    白虎神功威力惊人,却太难修炼,只有修成第六层,才成为嫡传弟子,否则只是宗外弟子,他们是虎啸堂弟子,都是宗外弟子。

    楚离不屑的瞪他们一眼:“你们这些家伙也只能吓唬人,还虎啸堂呢,一群废物!”

    “你说什么!”

    “废物!”

    “看拳!”两人同时扑上来。

    楚离“砰砰”两记大光明神拳,两人倒退两步,脸色不变,没能伤着他们。

    两人继续冲向他,反正伤不了他们。

    “砰砰砰砰……”楚离不停出拳,一次一次打退他们。

    到了后来,他出拳的度远胜他们缓过气的度,打得两人不停的后退,一直从南边窗户退到北边窗户。

    两人被压得喘不过气,这般情形如先天高手对上天外天高手无异,憋屈异常,终于忍不住,再次出拳。

    “呜……”猛虎咆哮声中,拳劲到了楚离近前。

    楚离一晃,倏的消失,出现在两人跟前。

    “砰!砰!”两记大光明神拳击中二人心口,他们倒飞出去,在空中喷出一口血,从已经撞破的窗户飞出酒楼。

    楚离拍拍巴掌,一闪回到座位,打量着孙继志

    孙继志脸色阴沉。

    楚离道:“这就是你的靠山?不可靠嘛,要不,老孙你还是投奔我算了,我身后可是光明圣教,比白虎宗厉害得多!”

    “你得意不多久!”孙继志冷冷道:“白虎宗绝不会算了。”

    楚离撇撇嘴:“不见棺材不落泪,罢了,滚蛋吧!”

    他不耐烦的摆摆手。

    孙继志哼一声,扭头便走。

    楚离扬声道:“掌柜的,过来!”

    一个削瘦的老者满脸笑容的跑过来:“赵公子有何吩咐?”

    “赔你的钱。”楚离从怀里掏出一张百两银票。

    削瘦老者忙不迭摆手,笑道:“不用不用,赵公子能来我飞云楼吃饭,乃飞云楼的荣幸,哪能收公子的钱!”

    楚离把银票塞到他手里:“少啰嗦,拿着就拿着!”

    “是是,多谢赵公子!”掌柜看他不耐烦,知道不是客气,知趣的道谢。

    楚离摆摆手,掌柜的小心翼翼的退下。

    楚离酒足饭饱离开了飞云楼,夜色已深,大街上更加热闹。

    他慢悠悠回到辉耀堂所在的宅子,一踏进宅内,顿时脸色阴沉,怒火汹涌。(未完待续。)8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