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778章 逼退(一更)
    楚离道:“孙继志,若是识趣的,赶紧滚蛋,我光明圣教还能饶你们一命,不识趣,你知道下场!”

    他扬声朝众人喝道:“狂风帮的人听着,这里原本是光明圣教辉耀堂,你们狂风帮竟敢私自占了这里,真是好大的狗胆,赶紧滚蛋,要不然,光明圣教取了你们狗命!”

    “自己是光明圣教就是光明圣教?”孙继志喝道:“再说,咱们可从没听说过辉耀堂,你不是打着光明圣教的旗号出来坑蒙拐骗的吧?”

    楚离冷笑:“大离有哪个敢冒充光明圣教弟子?”

    他从怀里掏出一个令牌,高高举起来:“睁开你们的狗眼看清楚了!”

    他手上的令牌是方形,一面雕着巨大无比的山峰,另一面雕着一轮太阳,光芒万丈。(〈?网[

    他举起令牌,催动大光明诀,令牌放出柔和的白光,映得他手近乎透明,在夕阳下格外的显眼。

    众人顿时轰然低语,议论纷纷。

    没人敢冒充光明圣教弟子,一者是光明圣教威严深重,四大宗门之,再者是光明圣教的弟子令牌独一无二,大光明经心法催动,可出这般光芒,无人能仿冒。

    孙继志皱眉阴沉下脸。

    楚离收起令牌,沉声哼道:“还有什么话说?”

    “哼,别人怕你们光明圣教,咱们可不怕!”孙继志冷冷道:“你即使是光明圣教弟子,跑过来说这里是你们的地盘,我们就得乖乖搬走?……你们光明圣教也忒霸道了吧?你拿着令牌走遍全城,说每一处都是你们光明圣教的,难道大伙都要让出来?”

    楚离哼一声:“这么说,你是要抵赖到底?”

    “这不是抵赖,是你们光明圣教欺人太甚,咱们不敢苟同!”孙继志哼道。

    “有骨气!”楚离大声道:“还真能蒙住人,看看这是什么!”

    他从怀里又掏出一物,却是一封信。

    他随手一掷,信封飘到孙继志跟前,悬浮在空中。

    孙继志皱眉,心中凛然。

    这一手功力精纯而深厚,可不是一个年轻小伙子该有的,看来又是光明圣教的天才,光明圣教最讨人厌的地方就是天才弟子层出不穷!

    他旁边一个中年男子伸手去拿信。

    “啊!”中年男子迅缩手,用力甩手。

    信封上传来的力量如火,手一碰上去就像被火烧,灼疼难当。

    楚离哼道:“可笑!还怕我害你不成,这等下三滥的手段我光明圣教还不屑用!”

    孙继志哼一声,伸手接过信,触手毫无异样,掌心凝聚的内力慢慢散去,心下越忌惮。

    他打开信封,抽出一张纸,脸色顿时难看几分。

    楚离扬声哼道:“这是辉耀堂的地契,这一次你还有什么说的?”

    他旁边的中年男子凑过去看一眼,哼道:“谁知道你这地契是真是假!”

    楚离不耐烦的道:“你们这些家伙净用一些歪心思来揣测咱们光明圣教,这等上不了台面的手段,咱们才懒得用,你难道看不出真假?”

    “看不出!”中年男子哼道。

    楚离道:“那你是没见过真的!……你们没有地契,还敢侵占这里,真是好大的胆子,仗了谁的势!”

    他瞪向孙继志:“我是念在上天有好生之德,不想杀人,才费这些口舌,孙继志,再啰嗦莫怪我不客气,大开杀戒!”

    孙继志沉声哼道:“理不辩不明,你们光明圣教难道动不动就杀人,恃强凌弱?”

    “恃强凌弱?”楚离哼道:“就怕有些家伙明知道弱,还要找死!”

    “这里是咱们狂风帮的地盘,不是什么辉耀堂的,你弄错了,好走不送!”他沉声道,决定强硬到底。

    楚离皱眉盯着他:“你是仗着虎啸堂的势吧?”

    “哼,你明白就好!”孙继志道:“虎啸堂可不怕你们光明圣教!”

    “虎啸堂不怕,是因为白虎宗?”楚离撇撇嘴道:“白虎宗算什么东西,你们也敢仗他们的势,真是可笑之极,我数十个数,你们不走,我便动手!十!”

    孙继志哼道:“我数三个数,你若是不走,莫怪咱们不客气!三!”

    “九!”

    “二!”

    “八!”

    “一!”

    “七!”

    孙继志断喝道:“来人,给我拿下!”

    二十四人呼啦一下围住了他,挥刀使剑用拳挥掌,手段各异,一股脑的攻过来。

    “六!”楚离身形飘忽,所有攻击都落空。

    “五!”楚离施展光阴步,躲过两剑。

    “四!”楚离矮身一缩,避开数拳。

    这些家伙都是些后天与先天高手,即使站着不动让他们攻击,也伤不了他分毫。

    孙继志忙喝道:“孙长老,6长老,出手吧!”

    “三!”楚离仍然游刃有余于众人攻击中,嘴里报着数。

    宅内飞出两个老者,须眉皆白,目光湛湛如冷电,在空中捣出两拳。

    “二!”楚离轻轻一闪,避开了两拳。

    “有点儿意思!”两老者哼一声,来到了近前,又是两拳击出。

    “一!”楚离光阴步一闪,瞬间出现在他们身后。

    “嗤!”剑光一闪即逝。

    一个老者后背中剑,剑尖从心口透出身体。

    另一老者忙扭头出拳。

    楚离迎着拳劲一剑刺出。

    “嗤!”剑尖刺破拳劲,瞬间刺至他拳头。

    “哼!”老者闷哼,脸色涨红,拳头被剑尖刺透,疼痛之极。

    他咬牙同时左拳击出。

    楚离也出左拳。

    “砰!”老者直直倒飞出去,撞到石狮子上。

    楚离又是一拳跟出去。

    “砰!”老者竭力的一闪,石狮子上呈现出一个拳印,清晰如烙印上去。

    孙继志看得心惊,十米距离,能在坚硬的石狮上留下这么清晰的拳印,其拳劲之坚凝可见一般。

    “砰砰砰!”楚离一口气捣出三拳,老者躲过两拳,最后一拳实在无力躲避,再次飞起来,挂到了墙上,一动不能动的贴在墙面。

    楚离扭头扫一眼众人,他们目光不由的躲避,不敢与他对视。

    “孙继志,走还是不走?”楚离冷冷道。

    孙继志咬咬牙,看向两个供奉长老的惨状,一个心口中剑,怕是性命不保,一个软绵绵的样子怕是也不妙,即使帮中还有两个供奉,过来也是送死。

    “好,咱们走!”孙继志哼道。(未完待续。)8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