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769章 奇才(四更)
    两人最终飘飘来到了山巅。

    山巅建了一座小茅屋。

    茅屋周围栽着花草,围着栏杆,墙上挂着锄犁等农具,透着浓郁的生活气息,是一处极佳的隐居之所。

    两人到了这间小茅屋前。

    “这里就是你闭关之处。”李若兰放开他,指了指这间小茅屋。

    “我自己住?”楚离皱眉道:“我自己做饭?”

    “一天两顿饭,会有人送过来。”李若兰道。

    “那就好……”楚离舒一口气。

    李若兰道:“你现在不会轻功,所以别想着下山。”

    “我不能下山?”

    “若能下山,还算什么闭关?”

    “这山上还有别人吗?”

    “没了。”

    “没有个说话的……”

    “专心练功!”

    “……好吧。”楚离无奈的点点头。

    李若兰道:“我每个月会过来一次,看你的进展。”

    楚离顿时露出惊喜笑容。

    看到他这般欢快,李若兰紧绷的脸庞松了松:“你想成为山内弟子,就要尽可能快的达到天外天境界,想成为法王,便要拼尽全力,不能有一丝懈怠!”

    “若兰姑娘放心,我会努力练功!”

    “那就好,我走了。”

    李若兰摆摆玉手,飘飘而去,宛如一朵白云冉冉下落,一眨眼功夫消失在云雾深处。

    楚离扭头看向这座小茅屋。

    这间茅屋极小,不是正常的正厅、卧室、书房三间式,仅是一间卧室。

    罡风拂面宛如刀子割脸,栏杆内的花草却迎着风绽放,展示出它们旺盛的生命,他感受到了一丝亲切的滋味,枯荣经不由的发动。

    四面八方的灵气冷冽而精纯,这里确实是一处修炼的福地,怪不得叫小光明峰,看来自己的待遇不错。

    他沿着碎石小径来到屋子,推开房屋,顿时温暖的气息扑面而来。

    他惊奇的打量。

    屋内布置简单之极,一张石榻,一张石制的轩案,轩案上摆着几本书,除此之外,别无他物,称得上简陋,在这里生活一定枯燥之极。

    而屋内的温暖气息却是源自石床与石制轩案,它们不停的散发着热量,让屋内温暖如春。

    楚离满意的点点头,这间屋子确实适合闭关修炼。

    屋子狭小简洁,心则宁静,温暖如春,则不想出屋,不想出去,则心安逸不会散。

    他坐在屋内,方圆六里皆在笼罩之下,看清每一处地方,花草,石头,甚至石头下面的虫子,树林里的动物们。

    他丝毫不觉得孤单寂寞。

    他现在的心思全在了大日如来不动经与大光明经身上。

    费尽了周折,终于学得了大光明经。

    大光明经确实是奇经,若能练成大光明身,速度会更快,好处极多,自己无论如何是要练成的,于是不再浪费时间。

    心神晋入了脑海虚空,两尊比眼前小光明峰更巨大高耸的佛陀坐于莲花坐上,双手结印,口诵佛经,佛经化为一朵一朵的莲花,分别落到两尊佛陀身上,让他们身体更凝实一分。

    他浑然忘我,不知时间的流逝。

    傍晚时分,夕阳西下,霞光染红了小光明峰。

    一个灰衣老者飘飘而来,手提一个紫色木盒,宛如一片叶子被风吹到了峰顶,来到小茅屋外。

    他把紫色木盒放到茅屋外,动作极轻,似乎怕被屋内之人听到一般,然后转身飘飘而去。

    第二天清晨,他再次提着一个紫色木盒过来,把原本那木盒拿起。

    他一提起来便怔了怔。

    他给山外弟子送菜已经数年,对饭盒的重量很敏感,通过轻重就能知道茅屋的主人吃了多少饭,饭量如何,不需要亲自打开,但这一次,他却放下盒子打开来。

    里面一共三层,四碟菜,一道烫,一碗米饭。

    却是一点儿没少,显然茅屋主人并没吃饭,难道是没人?

    他凑到窗户前,通过半透明的琉璃窗户,看到榻上坐着一个白衣青年,一动不动。

    他知道,一定是对方练功忘我,没有发现肚子饿。

    对于这些天才,出这样的事并不算出奇,他于是提起盒子轻轻离开,没有打扰。

    傍晚时分他再过来时,发现饭菜还没动,他皱了皱眉,不动声色的换了新的,仍悄悄离开。

    到了第三天傍晚,饭菜仍没被动过,已经三天不吃不喝。

    他没有权利推开房门,不能打扰屋子主人练功,否则会有重罚,他即使担心也不敢做什么,只能再次换了新饭盒,把没有动过的饭盒带走。

    第四天傍晚,夕阳将要落山之际,李若兰一袭白衫飘飘,亲自提着饭盒来到茅屋外。

    她轻轻推开屋门,发现楚离正双手结印,跏趺坐于石榻上,面目慈和,庄严肃重,原本丑陋的脸庞竟没那么丑了,气质沉静从容,仿佛无物可撼动。

    她来到楚离近前观察,发现他浑身微冷,心跳缓慢,一呼一吸间隔很久,比常人慢了十倍。

    她妩媚的明眸微睁,露出讶然神色。

    随即又有些羡慕,暗叹一口气。

    赵大河却是进入了深度禅定,入静程度极深,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境界与状态,往往不可得,没想到他竟然一下就做到了!

    第一次修炼就达到这状态,而且一次修炼竟维持四天之久,说他是奇才丝毫不为过!

    大光明经是极耗精神的,她现在火候已经不浅,现在修炼时,最多六个时辰便筋疲力尽,无力为继。

    她的资质已经是极好,年纪轻轻就能成为巡察使,算是顶尖之列,前途不可限量。

    正常情形,山内弟子修炼三个时辰便是极限,精力再无法集中,不能观想下去,只能通过睡眠来恢复。

    深度禅定是可遇不可求的极端状态,在此状态下修炼,一个时辰抵得上十个时辰。

    赵大河在深度禅定下一口气修炼三天三夜,近乎抵得上别人修炼四个月,可谓惊人。

    而他又是双经同修,速度最少是旁人的两倍,那就相当于八个月。

    他若是再来这么两次,那就相当于别人修炼一年!

    李若兰原本以为他想到天外天,最少要五年,如今看来,如果一直这么修炼,不必一年就能修成,这必是惊世骇俗!

    想到这里,她生出莫名的兴奋。

    她轻轻的后退,生怕打扰惊醒了楚离,轻手轻脚退出茅屋,站在小径前,一站便是一夜。

    第二天清晨,那灰衣老者再出现时,李若兰已经醒来,玉手做了个动作,示意他要轻柔一点,别出动静。

    灰衣老者点点头,知机的离开。(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