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768章 双经(三更)
    “砰!”圣女白玉般食指被反弹回来,她凤眸闪了闪,慢慢收回右掌。

    若兰姑娘觉得奇怪。

    灌顶传功可不是一时半会儿能结束的,最少一刻钟。

    仅是一触便放开,那便是没传功。

    圣女盯着楚离,轻哼一声:“这个老和尚!”

    若兰姑娘忙道:“出什么事了么?”

    圣女抬头看她哼道:“被这个老和尚利用了一回!”

    若兰姑娘不解。

    圣女道:“这老和尚的舍利里有大日如来不动经的传承,被赵大河无意中得去,我这一灌顶,恰好激发了传承,为他做了嫁衣裳!”

    若兰姑娘道:“赵大河学了大日如来不动经,还能再练大光明经吗?”

    “……能。”圣女缓缓点头:“大日如来不动经乃金刚寺秘传,旁人不可得,这家伙的运气真不小,能得这个传承,再练大光明经,事半功倍。”

    若兰姑娘蹙眉道:“金刚寺修的是神通,大光明身是镇压神通的啊。”

    “大光明身能镇压神通,但镇压不了金刚寺,就是因为这个大日如来不动经。”圣女哼道:“两者若能融合,成就更高。”

    “他运气确实不错,是一员福将。”若兰姑娘笑道。

    圣女道:“这是福气,却要看看他的本事,同时练是快,却也要看他能不能练。”

    她若有所思,迟疑不决。

    这个赵江河一旦修炼了大日如来不动经,那就能克制自己的明神经,自己便看不透他心底所想,这让她有一丝不安,无法把握住赵大河的心思。

    但大日如来不动经与大光明经同修,会让他迅速成长,光明圣教又多了一个顶尖高手。

    若是其他人,她稳妥起见,宁肯不要这个高手也不冒这个险。

    赵大河却不同,他性格执拗,一旦认定的事不会回头,忠心不容易变,而且还有若兰这个让他死心塌地的人在,更能拴住他。

    到底要不要冒这个险?

    她最终深吸一口气,淡淡笑了笑。

    她周身忽然散发出光芒,宛如一轮太阳坠到水榭内,压过周围所有光线。

    若兰姑娘忙闭上眼睛,仍觉得光芒射穿了眼睑,照到了眼瞳内,眼前一片光明。

    若兰姑娘知道这是圣女在催动大光明身。

    圣女再次伸出右手,食指宛如化为一道透明的水晶,轻轻触到楚离额头。

    楚离脑海里轰然一响。

    一尊巨大佛陀轰然落下,站到原本佛陀的身后,两尊巨大佛陀背对着背,看不到彼此。

    这尊巨大佛陀周身大放光明,双手结印,口诵大日如来光明经,佛经化为一个个散发着白光的白莲花,慢慢落到佛陀身上。

    楚离原本站在圣女面前,双手低垂着,此时却双手结了一个手印,宝相庄严慈悲,宛如化为一尊佛像。

    “吁……”圣女收回食指,长吁一口气,脸上白纱轻拂,身上的光华渐渐收敛进身体,水榭内恢复了柔和光芒。

    若兰姑娘睁开明眸:“圣女,可成了?”

    “嗯,他现在是身兼两家之长。”圣女缓缓道:“若能同时修炼,修炼速度会极快。”

    这需要一心二用的本事,并非每一个人都具备。

    “又是一个奇才?”若兰姑娘笑道。

    圣女道:“他说不定真有希望成为法王,到那时候,你怎么办?”

    若兰姑娘抿嘴笑道:“他真成法王再说吧,说不定那时候我已经不在了呢。”

    圣女摇头轻笑:“你送他去大光明峰的外峰闭关修炼,不必传他其他武功,先让他修成大光明身,直接踏入天外天。”

    “是。”若兰姑娘点头。

    楚离悠悠醒来时,两尊佛陀也缓缓从脑海里沉寂下去。

    他感觉自己分心多用的本事终于派上了用场。

    两尊佛陀皆在诵经,各诵各的彼此不干扰,这并非一件容易的事,他却轻易的做到。

    他还有一个惊喜发现,两种莲花若同时落到一尊佛陀上,效果陡增,两朵莲花胜过四朵,这意味着自己同修两经,修炼速度是常人的四倍。

    这让他大喜过望,也是无心之得。

    他睁开眼睛,发现眼前只有若兰姑娘,扭头顾盼。

    “圣女已经走了。”

    “我还没跟圣女道谢。”

    “不必你嘴上说,你只要好好练功,就是对圣女的感谢。”若兰姑娘道:“咱们明天动身去大光明经的外峰,你开始闭关修炼,要一口气练到天外天才能出关。”

    楚离瞪大眼睛:“那要多久?”

    “看你的本事。”若兰姑娘道:“可能一年,也可能十年。”

    楚离昂然道:“没问题,我一定会成为天外天高手!”

    “然后报仇。”若兰姑娘淡淡道。

    楚离挠挠头笑起来。

    若兰姑娘带着他回到小院。

    第二天清晨,若兰姑娘过来招呼他,并把那枚舍利还给他。

    两人各骑上一匹马,往北而去。

    一路之上,若兰姑娘几乎不说话,都在默默修炼。

    楚离无聊之下,一直在修炼大光明经与大日如来不动经。

    走了三天时间,他们终于来到一座巍峨耸立,看不到山顶的巨峰,云气遮住了山巅。

    楚离不由的赞叹,此峰颇有几分十万大山的气势。

    若兰姑娘指了指山峰道:“这是大光明峰的外峰,小光明峰。”

    “那离着大光明峰不远吧?”

    “远得很。”若兰姑娘摇头道:“你以后就知道了,现在你只要知道在这里苦修,直到天外天就行。”

    “那我住哪儿?”楚离问。

    “山顶。”若兰姑娘道。

    她把缰绳系到旁边树上,楚离依法施为。

    若兰姑娘小手搭上楚离的腰,然后飘身而起,踏着树梢飘飘而上。

    楚离被她小手托着飞起来,兴奋的叫两声,惹来两记白眼。

    两人一直往上,气温渐低,风也越来越凌厉,从开始如情人的抚摸,到后面如仇人的刀子,落在脸上一阵疼痛,如刀割无异。

    若兰姑娘一袭单薄的罗衫,飘飘如仙。

    楚离白衫飘动,强健的身体让他仅有一丝寒冷感觉,就是风太硬,吹在脸上的滋味委实不好受。

    越来越往上,最终往下望时,已经被云气遮住,无法看清。(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