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765章 隐匿(四更)
    ps:更新完毕。

    白谦呵呵一笑,傲然点点头:“我就住贲州城。”

    “这贲州城算是大城吗?”楚离问。

    “当然!”白谦傲然道:“大离四十八城天下驰名,贲州城就是其中之一!”

    “怪不得呢。”楚离赞叹道:“可惜没机会出去见识一下,若兰姑娘不让出去。”

    “呵呵,那是害怕你走丢了。”白谦戏谑的道。

    楚离装作认真的想了想:“怪不得呢。”

    白谦觉得越发有趣,没想到这家伙是个傻瓜,好话坏话听不出。

    “对了,白兄你也要进光明圣教?”楚离忙问。

    白谦傲然点头:“当然。”

    楚离露出笑容道:“那咱们也能搭个伴。”

    白谦拍拍他肩膀道:“放心吧,我会关照你的!”

    楚离忙点头:“贲州城这么大,一定很好玩吧?”

    “好玩的地方多了去!”白谦嘿嘿笑道:“尤其是逍遥阁的姑娘,那真是……”

    他说着一脸的奇异的笑容,心生向往。

    楚离咧开嘴跟着嘿嘿笑。

    看他这般模样,白谦越发满意。

    “走,带你出去见识一下!”白谦拍拍他肩膀。

    楚离摇头道:“若兰姑娘不让出去。”

    “若兰姑娘是怕你走丢了,有我呢,没关系!”白谦拍拍他肩膀,笑道:“出去转一圈,趁着天黑前回来,若兰姑娘不会管。”

    楚离却看透了他的心思,暗叹一口气。

    这白谦看着豪爽,心思却恶毒,打算是给自己下个套,让自己与人打起来,被人废掉。

    白谦笑眯眯看着他,料定他会答应。

    一个小地方来的土包子,年纪又这么轻,哪能禁得住繁华的诱惑,尤其是逍遥阁那种销金窟,只要踏进那里,绝对无法自拔,做个小套把他废掉,小菜一碟。

    但凡是同时进光明圣教成山外弟子的,都是对手,想成为山内弟子,只能踩着别人往上爬,别无他法。

    提前把这家伙废掉,也省得将来麻烦。

    看着傻乎乎的,资质却绝不会差,更要警惕,这些傻瓜心思单纯,练起武功来不要命,说不定会超过自己,把自己当成踏脚石。

    楚离摇摇头,认真的道:“我得听若兰姑娘的。”

    “男子汉大丈夫,还要听一个女人的?”白谦不以为然,轻蔑的看他一眼:“太不男人了!”

    “我得听若兰姑娘的。”楚离摇头。

    “唉……,你还真傻!”白谦叹气:“再过几天,要是传了咱们大光明经,那只能老老实实练功,不能再出来玩了,想玩就趁现在!”

    楚离摇头:“我听若兰姑娘的!”

    “那好,你自己呆着吧,我是要出去玩了!”白谦道。

    他说着往外走去。

    楚离大圆镜智观照,白谦畅通无阻的离开了宅子,沿着青石板路往东走,很快到了大街上,钻进了一座彩楼内,便是他说的逍遥阁了。

    若兰姑娘正坐在隔壁的小院内,轻啜着茶茗,将这间院中发生的事听得清清楚楚,妩媚的脸庞露出一丝冷笑。

    夕阳西下,小院笼罩在玫瑰色的晚霞中。

    楚离坐在小院石桌旁,看着漫天的彩霞。

    现在已经初步融合了大圆镜智与大日如来不动经,所以暂且抛开一边,想的是如何把大圆镜智隐藏起来,能经过圣女那一道关。

    大日如来不动经能克制明神经,却没办法骗过明神经。

    圣女一旦看不透他内心,不会欣喜,只会忌惮,然后赶走甚至下杀手。

    想来想去,还得从枯荣经入手。

    枯荣经奥妙无穷,他仅得冰山一角而已。

    随着境界加深,无穷奥妙渐渐显露,对枯荣经的领悟越来越深。

    他如今能令身体化为寂灭之态,宛如死去,唯有一丝精神犹游离于身体内外,感受着世界,精神一动,便能从寂灭中走出,由死而生。

    身体可以寂灭,那精神呢?

    能让内力离开身体,以虚空大地为丹田,能不能让精神也如此,离开身体?

    脑海里再次观想起了枯荣树。

    观想之际,忽然枯荣树微颤,他莫名的有一丝灵光闪现。

    枯荣树一根树梢忽然挂了一面明晃晃的圆镜,澄清雪亮,纤毫毕现,正是大圆镜智的显化。

    枯荣树忽然一颤,慢慢消失在脑海,一起消失的还有那面雪亮圆镜。

    楚离睁开眼睛,感受四周。

    五官一下迟钝弱化许多,被蒙了一层膜,与世界也有了一层隔阂,练成大圆镜智以来,再无这般感觉。

    他知道,自己的大圆镜智已经彻底隐去,如同从未修炼过大圆镜智。

    他再次在脑海里观想枯荣树。

    枯荣树再现,一根树梢挂着圆镜,圆镜离开树梢。

    他顿时五官恢复敏锐,与世界再次融为一体。

    方圆六里皆在眼前呈现,能看得到地下深处,看得到天空,看得到随风轻晃的嫩草,看得到土里深埋的种子露出嫩芽。

    清风拂在脸上,渗进周身每一个毛孔,灵气在天地间飘溢。

    这种美妙的感觉让他感动,心神俱醉。

    脚步声打断了他的沉醉,白谦大步流星的进来,身上带着酒气与胭脂香味。

    他现在的感觉尤其敏锐,通闻经虽没运转,嗅觉仍远超常人。

    他睁开眼睛,发现明月已经挂上天空,清辉遍洒。白谦来到他跟前坐下,呵呵笑道:“赵大河,你不去实在可惜!”

    楚离道:“等咱们成了光明圣教弟子,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呵呵……”白谦看看他的模样,摇摇头。

    自己有光明圣教弟子的身份,什么样的美女都找得到,赵大河嘛,他这么丑,想找美女,人家怕是没有一个心甘情愿的,委实可怜。

    忽然两道人影落到小院,两个黑衣蒙面人射向白谦。

    白谦一惊,忙拔出腰间的长剑,挥动着喝道:“你们是什么人!”

    楚离拔刀站到白谦身边,大声道:“有刺客!”

    他挥刀如电,斩向一个黑衣蒙面人。

    “不关你的事,滚一边去!”那黑衣蒙面人飘飘后退,轻松避开长刀。

    楚离哼道:“你们要干什么?”

    “咱们要杀的是那个小子,你若阻拦,连你一块杀!”

    “有我在,你们甭想杀他!”楚离挥刀喝道。

    他一下就看透是怎么回事,故伎重施,这么森严的宅子怎么可能有人闯进来!

    “砰!”这黑衣蒙面人一拳虚捣。

    楚离直直倒飞,撞上墙壁。

    他看白谦也一样飞起来,撞上墙壁,两人并肩落到墙根下。

    两黑衣人来到他们近前俯视,目光冰冷。

    一个黑衣蒙面人捡起白谦落下的长剑,忽然一挥。

    “嗤!”白谦尸首分离。

    他轻轻一甩剑上鲜血,看向楚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