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755章 伏杀(一更)
    楚离不解的道:“香主为何不反对?”

    周勋淡淡道:“人活世间,难免会有恩怨情仇,练功之人如果一直要克制自己,能杀了对方却不敢杀,不能快意恩仇,那还有什么武者之气?没有武者之心,很难练成高深武功,唯有无畏之人,才能勇往直前!”

    楚离却看清了他的想法。

    一个天才最好的扬名方式,是踩着另一个天才往上爬,最好是踩着所有的天才,爬到最顶尖,那就是绝世天才。

    而一个绝世天才举荐进入光明圣教,周勋这个举荐人获得的益处是难以想象的。

    若楚离真是绝世天才,周勋将会脱离三绝堂,进入光明圣教的分舵。

    对于任何一个光明圣教的预备弟子而言,能重新进入光明圣教,成为光明圣教嫡传弟子,那将是无上的荣光与终生的梦想。

    光明圣教弟子有两个来源,一个是从小培养,授与光明圣教的基础绝学,然后出教历练,这还并非光明圣教的真正弟子,只是预备弟子。

    一旦通过历练,才会成为光明圣教的嫡传弟子。

    光明圣教的嫡传弟子意味着无上荣光,永远用不完的金钱,练不完的奇功绝技,什么也不会缺,只需专注练武就好,才是真正的活在世上一回,不枉来这世界走一遭。

    弟子的另一个来源则是举茬的天才弟子,但这种弟子极少,是有顶尖的天赋,而且没有进入先天境界。

    周勋知道,那冯昌文便是这样一个天才弟子,已经授与了光明圣教的基础心法,一旦修炼踏入天外天,则会成为光明圣教的嫡传弟子。

    到那时候,冯昌文的举荐人冯希也会得到重赏,进入四方堂,或者五行堂。

    若冯昌文是绝世天才,冯希甚至可能重入光明圣教分舵,成为嫡传弟子。

    同样的,赵大河若是绝世天才,周勋也会如此,而想成绝世天才,便要踩下去所有的天才,这个冯昌文就是最好的踏脚石。

    楚离看完之后,心下大定。

    “香主,我想找到冯昌文。”

    “我已经打听清楚,冯昌文正在冯香主府里闭关,不进入先天圆满境界,不会出关。”

    “先天圆满境界……”楚离皱眉道:“这得什么时候!……有没有办法把他引出来,我一刀宰了他?”

    “我想想办法吧。”周勋道。

    楚离道:“我听说这家伙很好色的!”

    他也细心打听过冯昌文的底细,是个天才人物。

    但每人都有弱点,这个冯昌文最大的特点是好色,喜欢美丽的女人,不能没有女人。

    他长得俊美而且能说会道,再加上地位不俗,在平安镇有不少的相好,几乎所有人都知道。

    “哦——?”周勋若有所思,点点头:“我会想办法。”

    楚离点头。

    ——

    冯昌文闭关练了十日功,一口气泄得差不多。

    他觉得自己到了极限,需要放松一下,彻底松驰下来,才能继续勇猛精进,继续这么紧绷下去,自己这根弦就要断了。

    但叔叔看得紧,想要出去却是不易。

    他利用自己的独特优势,用情挑动了两个丫环,可惜这两个丫环虽稍有姿色,也算是清秀,却没被他放眼里,他胃口挑剔得很。

    洛州城可是大城,繁华之极,青楼里的美人儿远非平安镇可比,个个都那么娇美动人,风情万种,可不象平安镇那些女人土里土气。

    傍晚时分,跟叔叔吃过饭后,他在两个丫环的帮助下,偷偷摸摸的出了府,进到洛州城一间有名的青楼——得意楼。

    得意楼四层高,华美精致,富丽堂皇,此时暮色上涌,华灯初上,得意楼好像天上宫阙,站在楼下竟有渺小之感。

    看着这间如此气势的青楼,冯昌文兴奋得浑身毛孔皆张。

    在这样的青楼里的女人,那该多美妙,他迫不及待的往里走,见到引路的小厮,直接抛出十两银子。

    引路的小厮相貌清秀,看着很顺眼,很平淡的接过银子,带着他往里走,引他来到二楼的一间屋子。

    冯昌文皱眉:“我想上最高的一层!”

    小厮恭敬的道:“公子,二楼是十两银子,三楼是一百两,四楼则是一千两,公子第一次来敝楼,不必急着上顶楼,可以从下面开始。”

    “那就上三楼吧。”冯昌文皱眉道。

    “是。”小厮转身带着他上了三楼一间屋子,微笑道:“这一间屋子是紫烟姑娘,公子请进。”

    冯昌文露出满意的笑容,又抛给他十两银子。

    小厮谢过之后退下,迅速来到二楼一间屋子,换了一身衣衫,从容的出了得意楼。

    冯昌文推门进来,却是一个温馨的屋子,外间是客厅,左边内间是书房,右边是卧室。

    此时客厅圆桌上已经摆上了六道色香味俱全的酒菜,好似正等着客人入席。

    一个身形曼妙的姑娘正坐在窗下轩案前,就着灯光看着书。

    她身着淡紫色罗衫,秀美的脸庞白皙动人,柳眉杏眼,瑶鼻樱唇,小巧精致,正放下书懒洋洋看过来。

    “见过公子。”她起身裣衽一礼。

    冯昌文被她优雅的动作迷住,再加上她动人的姿色,顿时心满意足,觉得一百两银子花得不冤。

    “公子,咱们先吃些酒菜吧。”紫烟姑娘温婉的说道。

    冯昌文虽吃过饭,但跟叔叔凑在一起,委实吃不饱,于是点头,上前要拉紫烟的小手。

    紫烟却轻盈的避开。

    两人对面而坐,紫烟素手斟酒,双手端过来。

    冯昌文嗅着她身上淡淡幽香,心醉神迷,轻笑一声:“没有毒吧?”

    紫烟抿嘴微笑,一饮而尽。

    冯昌文满意的点点头。

    他对自己的谨慎很满意,即使在这个时候,自己在神魂颠倒的情形下还能保持谨慎,确实是难得。

    其实现在要杀自己的只有那个赵大河。

    而赵大河的性格,只会是在路边伏击自己,挥着长刀砍过来,却绝不会在酒里下毒。

    更何况自己的行动没人知道,自己偷偷跑出来是临时决定,那么就不可能给赵大河埋伏的机会,自己大可不必如此谨慎小心的。

    下一杯他接过银杯,轻啜一口,赞叹一句“好酒”,然后一饮而尽。

    紫烟姑娘跟他说了几句话,声音温柔,谈吐优雅,问他是从哪里来,是练武之人吗,期间又喝了两杯。

    “砰!”一声闷响,楚离一脚踹开门,冲进来一刀斩下。

    冯昌文猛的一激灵,杀气让感觉敏锐的他如坠冰窖。

    他倒身一滚,进入桌下,再一滚,到了窗户前,只要冲出窗户往楼下跳,不会轻功的赵大河便无可奈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