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682章 勘透(四更)
    他这一剑刺在心口,拔剑出来,矮胖中年只剩下半条命。

    他跨一步来到狭长脸中年男子身后,一剑刺出。

    狭长脸男子反应奇快。

    在楚离出现之际开始催动大光明秘术,待他的剑到近前,大光明秘术彻底催动,剑尖快要刺中之际,身体横挪一尺堪堪避开,然后冲向秦晋四人。

    楚离剑势忽然一折,追上他身形,刺在他左肩膀。

    狭长脸男子毫不停顿,好像刺伤的不是他,冲到秦晋跟前。

    秦晋与冯京同时出拳。

    “砰!”狭长脸男子胸口挨一拳,却不管不顾,拳势不变的击中秦晋。

    秦晋勉强侧身卸力,没能完全卸去,飞了出去。

    大光明神拳威力奇大,秦晋身在空中喷出一道血箭,已然重伤。

    楚离没再理会他,自有秦晋四人对付,他一步跨到壮硕中年身后,一剑刺出。

    壮硕中年冷哼着捣出一拳,迎向剑尖。

    “嗤!”劲风四溢,大光明神拳的拳劲坚凝,剑尖仿佛刺中石头,阻力极大。

    剑尖到拳头前,壮硕中年忽然松开拳头,五指张开,手腕一旋,好像抚琴时的扫弦,指甲如轮击中剑身侧面。

    “叮……”剑身传来巨大力量。

    楚离哼一声,天魔珠落下来。

    这三人修为出乎意料的强,反应奇快,一见他出现马上催动秘术,不抱侥幸心理,怪不得有如此胆气留在神都城内。

    天魔珠落下,汹涌力量瞬间出现,力大无穷。

    他手一紧,抗住剑身传来的沛然巨力,逆势再一刺。

    “嗤!”剑尖划过壮硕中年手腕,如划过皮革,坚韧难进。

    但尘光剑削铁如泥,难进也刺了进去。

    手腕皮肤被剑尖绕了一圈划开,露出森森白骨,腕上的血管也被割开,鲜血如注。

    壮硕中年毫不在意,左拳毫不停留的捣出。

    近在咫尺的一记大光明神拳,威力惊人,楚离能看到拳劲坚凝,好像一团炽热的火炭砸过来。

    “嗤!”剑尖刺中拳劲。

    拳劲散开,他白袍猎猎作响,如站在大风里。

    剑尖划开拳劲,刺向拳头。

    壮硕中年依法施为,松手张指旋腕,指尖再次扫向剑身。

    “啊!”壮硕中年闷哼一声,两根手指落到地上。

    楚离的万象归宗早就算到这一招,暗自准备。

    壮硕中年一松拳,楚离马上压低剑身,同时旋转九十度。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壮硕中年旋指之际,不是指尖扫中剑身,而是指关节扫中剑刃。

    尘光剑削铁如泥,又布满绝云神功内力,两根手指毫无阻碍的穿过剑刃,无声无息落到地上。

    右腕鲜血汩汩,左手两指削掉,壮硕中年面不改色,反而战意汹涌,猛的一蹬,合身撞向楚离。

    楚离侧身避开哼道:“谁指使的你们?”

    壮硕中年扬声道:“老姜你们走,我断后!”

    倚在槐树根下的矮胖中年面露苦笑,被三人围在当中的狭长脸中年也摇头,他们今天是栽了,走不了。

    他奋不顾身两败俱伤,冯京三人也一样,施展了秘术跟他对耗,一身是伤,奋不顾身。

    楚离淡淡道:“想死我就成全你们,别想进西天极乐境,活着还有一线生机,说不定同门会来搭救!”

    他话音乍落之际,出现在壮硕中年身后,左手拍其背心。

    “砰!”壮硕中年飞起来,落到槐树根下,压倒了矮胖中年。

    他身子僵硬如雕像,只能眼睁睁看着摔倒,无能为力,穴道已经被楚离一掌封住。

    楚离踏前两步,盯着陷入围攻的狭长脸中年,万象归宗催动到极致,忽然一指射出。

    “砰!”狭长脸中年身子僵了僵,顿时两掌一拳击中他。

    他“哇”的一口血喷出,身子的僵硬破除,不顾自身伤势,一拳击向冯京,要拉一个人垫背。

    “砰!”楚离的大光明神拳将他击飞。

    狭长脸中年飞在空中又挨了楚离一记指力,封了穴道,僵硬的身子落到槐树根下,与另二人变成滚地葫芦。

    楚离道:“秦老,不要紧吧?”

    秦晋脸色难看的摇摇头。

    楚离又看向三人:“冯老郑老华老,你们不要紧吧?”

    “一把老骨头没那么容易散!”冯京哼道,不服气的瞪着地上的三人。

    他刚才也拼出了狠劲儿,你一拳我一拳,谁也不躲,看谁抗得住。

    他浑身像散架了一般,疼痛难当,五脏六腑都受了不轻的伤,需要好好调养一番。

    身上伤得重,胸口却豪气万千,痛快无比。

    楚离道:“咱们得赶紧走,免得有援手。”

    “对!”秦晋忙道。

    楚离抓起两人,郑东侠抢过去最后一个,众人飘飘回到秘卫府,直趋秘卫府大厅。

    一路上楚离一言不发,思维电转,秦晋四人知机的不打扰他。

    收了陈东海十万两银子,也就不宜再用手段,而且此事紧急,即使陈东海不给十万两银子,他也不会故意拖着。

    楚离来到大厅后,摆摆手道:“回去好好养伤。”

    “是,百夫长。”秦晋四人抱拳转身离开。

    大厅里坐着傅梦山与许还德。

    “这是凶手?”傅梦山指着三人。

    楚离道:“光明圣教弟子!”

    “好小子,这么快!”傅梦山一拍太师椅扶手,呵呵笑道:“果然没所托非人!”

    楚离笑了笑:“统领问出口供,就笑不出来了!”

    “怎么回事?”许还德皱眉道。

    楚离道:“他们是受兵部员外郎古奇的指使!”

    傅梦山脸上的笑容凝住,许还德脸色也沉下来。

    这事非同小可,兵部员外郎与光明圣教已经闹过一次,现在又一出,难道又是假的?

    假的还好,要是真的,那真要天翻地覆!

    万象归宗让楚离思维更敏锐迅速,回来的路上已经把事情推测个七七八八,发现自己虚惊了一场,但也非同小可。

    他深吸一口气,沉声道:“其实第一桩刺杀案的凶手,我也暗中查过,是平王麾下副将军所指使!”

    “如此说来,两桩刺杀案没什么关系。”傅梦山点点头。

    楚离摇头:“山世子被刺,很可能是调查江世子被刺案有关。”

    “一伙的?”傅梦山脸色慢慢沉下去,看向许还德。

    许还德忙道:“楚离,你可别胡说!”

    楚离道:“这种事,我敢胡说?!”

    兵部员外郎与光明圣教有勾结,平王麾下副将军与光明圣教有勾结,光明圣教、兵部员外郎、副将军,把三者放到一起,傅梦山与许还德脸色大变。

    “不行,我得立刻上奏!”傅梦山腾的起身。

    “等等,统领!”许还德忙道,看向楚离:“此事不会有假吧?”

    楚离道:“没有证据,只是我的推测。”

    傅梦山瞪他一眼:“故作惊人之语!”

    楚离摇头:“**不离十。”

    傅梦山盯着他看,好像要看透他心底,楚离坦然的对视。

    许还德也盯着他看个不停。

    傅梦山坐下来,手指在太师椅扶手上敲动,开始时敲击缓慢,渐渐加快,越来越快。

    “砰!”他猛一拍扶手,起身道:“我去禀报皇上!……楚离你也准备一下,准备面圣!”

    楚离眉头挑了挑,抱抱拳。(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