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680章 分钱(二更)
    “百夫长,”朱凡忙道:“该抢就得抢,四品军功呐,抢过来大伙都感激在心的!”

    “有那么大胃口,却没那么大本事!”陈东海哼一声道:“还跟这小子交恶,往后得防着他暗算!”

    “不会吧?”朱凡道:“楚百夫长的名声不错。”

    “你以为他会是个善茬儿?”陈东海没好气的道:“宽宏大量?”

    “看他不像是生气。”朱凡道。

    陈东海哼道:“这种家伙,城府深沉,哪能看出喜怒哀乐!……总之得防着他!”

    “是挺麻烦的。”朱凡皱眉道:“他要是个宽宏大量的,破案之后早早知会一声,百夫长你就没事了,要是怀恨在心,咱们麻烦就大了!”

    三日之约,百夫长只有两个选择,一是认输,一是找人替罪,当成凶手杀了灭口,前者直接降为副长,后者不会降罪,而且有四品军功可领。

    可一旦楚离真破了案,找到真凶,百夫长可不仅仅是降为副长,怕是直接一撸到底。

    楚离要是想报复百夫长,捉到了凶手也会捂着,等百夫长出招。

    百夫长若求稳妥,只能认输自降为副长,可要是楚离没破了案,只是虚张声势,那百夫长这么做了,能生生郁闷出病来。

    陈东海从太师椅中起身,负手踱步,脸色阴晴不定。

    朱凡眼睛跟着他移动,也觉得很麻烦。

    这个楚离到底能不能破了案,需要赌一把,他要是破不了,那一切休提,构不成威胁,可要是能破了案,就得好好的联络一下感情,赔礼道歉,求他手下留情。

    一口气转了十几圈,陈东海咬了咬牙,恨恨道:“奶奶的,算他狠!……老朱,你去拿十万两银子,给他送去!”

    “十万两?!”朱凡失声叫道:“百夫长,太多了吧?”

    陈东海瞪他一眼:“给少了管个屁用!赌一把,看这小子到底有没有本事拿!”

    “万一他没破案呢?”

    “找个机会让他吐出来!”陈东海恨恨的道:“他拿十万两,得给我吐出二十万!”

    “百夫长,这小子可不好斗啊。”朱凡劝道。

    仅仅几个表情,就扼住了百夫长喉咙,小小年纪却有如此的厉害手腕,如此过人的心智,不能不小心。

    “哼,在秘卫府,你斗不倒别人,自己就站不稳!”陈东海道:“不把他斗下去,咱们梅一院的位置早晚要被他抢了去!”

    “……是。”朱凡点点头,抱抱拳出去。

    ——

    楚离坐在大厅里思索,脸色沉肃。

    万象归宗确实神奇,从那死去护卫的伤口中推测出了凶手的内力心法,是大光明经!

    用的不是大光明神拳,是一种罕见的拳法,但内力却是大光明经。

    死去之后,内力也跟着消散,几乎看不出内力的痕迹。

    换了从前,自己纵使有大圆镜智也很难看得出,因为对方刻意掩藏,没有大光明神拳。

    光明神拳的拳劲特殊,造成的伤势也与众不同,他凭着大圆镜智观察入微的能力,能看得出。

    这一套拳法罕见,很难判断出身份,但大光明经的内力也有特殊之处,虽然微不可察,落到他眼里,通过万象归宗便看得出。

    大光明经,光明圣教,这么一来,事情陡然复杂。

    平王,军部员外郎,济国公府,原本已经够吓人的,现在忽然又加上了光明圣教。

    平王若真想逼宫,直登皇位,他只要没疯,无论如何是不会跟光明圣教合作,能找的只有大雷音寺。

    既然如此,那为何光明圣教的人会出现?

    光明圣教是混水摸鱼?

    还是别有内情?

    他拿起茶盏轻啜一口。

    面对这一团迷雾般的危局,自己不想掺合也不成,除非装糊涂,说自己能力有限,不破开这个案子。

    “百夫长,朱凡来拜见。”董其飞大声道。

    他恨不得其余院的人也能听到。

    楚离哼道:“小点儿声,我听得到,请他进来。”

    “是!”董其飞大声道。

    楚离瞪他一眼,董其飞一缩脖子老实下来。

    朱凡进了大厅,抱拳笑道:“楚百夫长,小老儿奉百夫长的命令来给楚百夫长道歉的。”

    楚离眉头挑了挑,温和的笑道:“陈百夫长太客气。”

    “一点儿小意思,不成敬意,请楚百夫长收下。”他从怀里掏出几张银票双手递上。

    楚离瞥一下董其飞。

    董其飞上前接过来,没数多少,直接递给楚离。

    楚离拿在手上翻了翻,微笑道:“十万两,陈百夫长真是大方!”

    “算是百夫长的赔礼!”朱凡抱拳笑道:“还望楚百夫长莫要推辞!”

    “好,盛情难却,陈百夫长的一片心意我就却之不恭了!”楚离笑道:“替我跟陈百夫长说一声谢谢。”

    “是。”朱凡抱抱拳:“那小老儿就告退!”

    “董其飞,送送!”楚离道。

    董其飞咧着嘴,呵呵笑道:“老朱,我送你!”

    朱凡笑着与董其飞一起出去。

    楚离拿着这十万两银子,笑了笑,一眼看穿了陈东海的用心。

    除了让自己手下留情,陈东海也用这十万两银子表示了挑衅,看自己有没有这能耐白拿。

    “董其飞!”他扬声道。

    董其飞忙应一声:“在!”

    “进来!”楚离哼道。

    这董其飞看着傻乎乎的,鲁莽冲动,却也有开窍的时候,送完朱凡没进大厅,装没有这回事。

    董其飞小心翼翼的进了大厅。

    楚离抽出一张银票,塞进自己怀里,把其余的往他那边一抛:“拿去给大伙分一分!”

    “啊!”董其飞惊叫一声,忙接住散飞各处的银票。

    他双手奇快,一张一张抄住银票,显示出了精妙的手法,九张银票一张也没落地,都被他接住。

    楚离摆摆手:“大伙一人六千两,剩下的给院里置办些家什之类的,你们看着办吧。”

    “百夫长……”董其飞忙道:“这是陈东海给百夫长的,大伙怎么能收!”

    楚离失笑:“少啰嗦!”

    董其飞嘿嘿笑道:“是,遵命!”

    六千两可不是小数目,是他们半年的薪酬。

    秦晋九人刚回来,身上没了钱,而且又一把年纪,最需要用钱的时候,这六千两就是及时雨,一下让他们在家里的腰杆硬起来。

    待众人分了钱,兴高采烈的过来道谢时,发现楚离已经不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