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674章 口供(一更)
    冷守石很快回来,看到他在发呆,拍拍他肩膀:“想什么呢?”

    “九哥,你说咱们要不要找到真凶?”冷守山扭头看他:“据楚大总管所说,此人是杀五哥的凶手,但应该是受人指使,咱们要找到指使者?”

    “嗯,当然要找。”冷守石点头。

    “看楚大总管的模样,怕是已经知道了。”冷守山皱眉道:“他都不敢多查,为什么?他可是个胆大包天的,天下间除了皇上与大雷音寺的那位,他怕是没有害怕的人了!”

    “他不怕高手,自己武功足够强,但他也有弱点。”冷守石道:“因为他是个重情义的人,你想想看知道了。”

    “重情重义。”冷守山点点头:“这样的人值得一交,他是担心萧王妃,还有国公府?”

    冷守石点点头。

    “逸国公府现在不同往日,好像没什么怕的了。”

    “那可未必。”

    “……想不出来。”冷守山最终摇头。

    他毕竟平时只是喜欢吃喝玩乐的,没去接触国家大事,知道的多是神都的事,对其余事关心不多。

    很快两个劲装中年过来,脸色阴沉,抱拳躬身。

    “你们把他带下去,先废了武功,再慢慢审。”冷守石盯着二人说道:“你们只管审,得到什么消息不必惊慌,我要是会杀人灭口,你们早死了!”

    “是,世子!”两劲装中年沉声道。

    冷守石道:“不要急,他是个顶尖的杀手,心性坚定,不那么容易开口,得耐心一点,这些不必我教,你们明白。”

    “世子放心,咱们会小心应付的。”圆脸青年抱拳道:“一定会把他知道的都掏出来!”

    “那就好。”冷守石摆摆手。

    两人提着祝五离开。

    冷守山笑道:“九哥,你养着这些人干什么,看着阴森森的,怪吓人。”

    “这些人不能缺。”冷守石摇头:“你不想对付别人,但得防着别人对付你,没这些人,青云楼早被吞得干干净净,我也没命。”

    “你可是世子!”冷守山道。

    冷守石哼道:“五哥也是世子!”

    冷守山顿时默然。

    两人来到霁雪的院子,听着霁雪抚琴。

    平时他们对霁雪的琴技赞叹不已,每次都是心神俱醉,今日却心不在焉。

    霁雪一袭湖绿罗衫,素洁淡雅,明眸闪动,抚琴之际,眼波在二人脸上转来转去,没有多问,知道定是涉及到了一些阴暗事,自己不知道为妙。

    她们平时几乎接触不到这些,是为了不让她们沾染世间的黑暗,有一颗纯净的心,技艺才能动人。

    但她们都是冰雪聪明的女子,见多了人,见识也不同常人,对这些有一些隐隐的了解。

    一曲奏罢,她按琴看看二人,仍心不在焉,不知琴声已绝。

    她继续下一曲。

    一个时辰不知不觉过去,她按弦而坐,甩了甩素手,起身给二人斟了一杯酒。

    两人不时看一眼门口。

    他们刚拿起银杯,脚步声响起,忙放下酒杯,扬声道:“进来!”

    两个阴沉中年男子迈进小院,然后出现在厅外。

    “霁雪,你先出去一会儿。”冷守石扭头道。

    霁雪轻螓首,裣衽一礼退了下去。

    冷守石扫一眼二人。

    圆脸中年人左右扫一眼,然后转身把门关上,再回到冷守石与冷守山跟前。

    “说吧。”冷守石道。

    他一看圆脸中年的举动,就知道问出了很重要的东西。

    “祝五交待得很干脆,他知道必死无疑,只求一个痛快的死法。”国字脸中年沉声道:“所以把他知道的全都吐露出来,我们觉得应该不假。”

    “嗯。”冷守石道:“是谁?”

    “指使他的是西疆平王的副将军孙斩河。”国字脸中年道。

    “平王?!”冷守石与冷守山脸色皆一变。

    国字脸中年点头,脸色依旧阴沉。

    圆脸中年轻叹一口气:“神都内有人策应,是军部员外郎古奇。”

    冷守石与冷守山脸色又是一变。

    国字脸中年道:“这话应该不假。”

    看一眼两位世子,圆脸中年又叹一口气:“他得手后,马上逃离,去的并不是西境,而是济国公府的济水城,他是在济水城被捉住的。”

    “什么意思?”冷守山忙道:“难道济国公府也有份儿?”

    国字脸中年道:“祝五也不能断定。”

    冷守石与冷守山对视一眼,脸色难看,谋反案!

    “祝五为什么杀我五哥?”冷守山忙道。

    国字脸中年道:“他奉命行事,其他的不知。”

    “该死的家伙!”冷守山恨恨一拍桌子:“我一定宰了他!”

    冷守石道:“他怎知五哥的行踪?”

    “……有一个侍卫传给他的消息。”国字脸中年道:“并不是他收买的,可能是员外郎古奇所为。”

    “该死!该死!”冷守山咬牙。

    想到这个就让人心寒,侍卫被收买,行踪被人掌握,想杀便杀,自己跟五哥没什么不同,那么自己的小命也随时会被人取走!

    冷守石扭头道:“还要继续查下去?”

    冷守山道:“九哥,你觉得呢?”

    “这件事是个大麻烦。”冷守石皱眉道:“就是不知道五哥为什么被刺……”

    他看一眼冷守山。

    冷守山皱眉:“九哥,你怀疑五哥也参与了?”

    “五哥参与倒没什么,我是怕康王叔……”冷守石摇摇头。

    “不会!”冷守山忙道。

    冷守石道:“总之,这件事咱们得烂在肚子里,祝五得秘密处理掉,而且得在济水城。”

    他扫一眼两阴沉中年:“这件事的厉害我不必多说。”

    两个中年抱拳一礼。

    “管好你们的嘴,今天开始,不准出府,不准见外人,我不会灭你们的口,就怕有别人动手!”冷守石沉声道:“我会加派护卫。”

    “是,世子!”两人沉声道。

    他们知道这件事非同小可,一个不好就是抄家灭族,即使是皇室子弟也难幸免。

    冷守石沉吟不语,在思索有什么遗漏之处。

    冷守山则愁眉不展。

    他隐隐担心,万一五哥真参与其中,或者父王参与其中,那真是滔天之祸。(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