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672章 相助(五更)
    冷守山露出难看神情,缓缓点头,叹一口气:“是啊,耽搁了这么久,就是再蠢的凶手,也跑得没了影子,说来说去,还是府尹无能,错失良机!”

    楚离没有接话。

    冷守山能说这话,自己却不能说,他身为秘卫府百夫长,算是位高权重,自己说这话传出去,对府尹影响极大。

    如此精密的刺杀之局,府尹能破开才怪。

    冷守石道:“楚大总管不能接手?”

    楚离摇头道:“二位世子,梅一院已经接了这案子,我们若插手,那就是抢功,……在秘卫府,功劳就是一切,挡人财路如杀人父母,立了功能得到钱财,武功,宝刀宝剑,甚至别的奇珍异宝,抢了他们的功,那就是生死大仇!”

    “唉……,已经五天过去,秘卫府还没有进展,怕是没什么希望了。”冷守山摇头,又一饮而尽:“父王的心情越来越坏,我看要忍不住了。”

    “楚大总管,这不会成为悬案吧?”冷守石沉声道。

    楚离看一眼他,苦笑一下,摇摇头不说话。

    冷守山与冷守石一下就明白,被他们不幸言中。

    “就没别的办法?”冷守山不甘心的问。

    楚离道:“只能看梅一院的本事,他们是府内最精锐之士,说不定有希望,不过二位世子也不要抱太大希望,十天……,能找到的线索早找到了,找不到的,也找不到了,所以……”

    他摇摇头不再说。

    冷守山恨恨的道:“难道就让凶手逍遥自在,我五哥就这么白死了!”

    冷守石道:“府尹是草包,我看秘卫府也名不符实!”

    楚离苦笑道:“石世子,人力有时穷,人活于世上哪能事事顺心,大伙都想追到凶手,可凶手棋高一着,就像武功一样,碰上强于自己的,也只能怨运气不济。”

    “楚大总管,我觉得你要是出手,一定能找出凶手!”冷守石道:“至今为止,你经手的案子没有一桩没破的,为何没接手这案子?”

    楚离道:“我毕竟初来乍到,在秘卫府是小辈,不宜太出风头,而且梅一院确实足够精锐,我出手也未必胜过他们,所以没抢得过,这样的功劳可不多见。”

    宝亲王的权势极大,深得皇上信重,若能被宝亲王感激,往后的好处多不胜数,像他就是一例,旁人做不成的事,如青云楼姑娘赎身,安王也必能做到,他就行。

    “父王若亲自开口,把案子指定交给你们梅二院,能不能成?”冷守山道。

    楚离苦笑道:“依宝亲王的脸面,既然发话了,秘卫府会遵从。”

    冷守山叹了一口气:“我知道,这样一来,大总管你还是会跟梅一院结仇。”

    楚离没说话,只是端起白玉杯一饮而尽。

    “但我实在没别的办法!”冷守山道:“看着父王一天比一天老下去,我这个当儿子没别的能耐,只能舍了一张脸来求大总管你了!”

    冷守石道:“楚大总管,你若是能帮,就帮一把吧。”

    楚离苦笑道:“跟二位世子说实话吧,这件案子一出,我就决定不碰的,移交到秘卫府时,梅二院也没争,实在是一眼就能看出危险来。”

    “楚大总管还有怕的?”冷守石道。

    楚离摇头:“我仇人遍地,实在不想再惹仇人了,否则连累了安王府罪过就大了。”

    冷守山皱眉道:“你说刺杀我五哥的会是厉害人物?”

    楚离道:“这是一种纯粹的直觉,很难说得清。”

    二人点点头。

    楚离道:“我欠王爷两份人情,一直想找机会还,但这次的事,实在不是还人情的机会,一个不好,我甚至小命难保,哪敢乱来。”

    “有这般危险?”冷守山道。

    楚离缓缓道:“否则,我为何不帮一把王爷,宁肯让王爷怨我心冷?”

    二人默然不语。

    “唉……,看来我五哥就是这个命,父王不知道会怎样,这一口郁气闷在心头,实在不妙。”冷守山无奈的叹口气,又一饮而尽。

    冷守石看看楚离,没有开口。

    楚离把话说到这一步,再逼他帮忙,那就太过份,即使他们身为世子,楚离也不会听。

    几杯下肚,三人转开话题,聊一些武林秩事。

    楚离说说笑笑,直到临散席前,他才开口:“这样罢,我可以私人帮一个忙,略尽一点儿绵力。”

    两人精神一振,忙看向他。

    楚离道:“山世子把江世子的好友列一张表,然后把他最近往来的人列在前头,然后请最前头的六个过来赴宴。”

    “六个……”冷守山忙点头:“好,我明天就请他们!”

    楚离道:“他们过来赴宴之后,我会躲在一旁,到时候让霁雪姑娘给你传信。”

    “好!”冷守山忙道:“这样能查出来?”

    楚离摇头道:“只能试一试,看看运气,照理说是熟人所为。”

    “多谢楚大总管!”冷守山抱拳道。

    楚离道:“我只能帮着山世子与石子查一查,算是私人帮忙,请二位世子保密!”

    “没问题!”两人点头道。

    第二天傍晚时分,暮色初上,楚离已经来到了青云楼,直接被护卫引入霁雪院,霁雪亲自迎接,袅袅带他到东厢房。

    这是一间空屋,平时没人过来住,收拾得很干净,显然是今天刚收拾好的。

    霁雪知趣的没多打扰,直接告辞离开。

    楚离盘膝坐到榻上,刚要练万象归宗,脚步声响起,冷守石与冷守山过来,抱拳见礼,说已经准备完备,问他待会儿在宴上要说些什么。

    楚离笑道:“二位世子随意即可,想说什么便说什么,不须刻意。”

    “不用问一些事?”冷守山道。

    楚离摇摇头:“这样反而惹人怀疑,当然,想问一问也无妨,一切随世子的意。”

    “那好,这我就放心了!”冷守山道。

    冷守石道:“这能看出什么?”

    楚离笑道:“若有问题,我便能感觉得到。”

    “但愿咱们不白费劲儿。”冷守石道:“今晚这六人不行,明天再邀六人!”

    楚离点点头:“正有此意!”

    冷守山咬牙重重哼道:“一定要捉住那家伙,五哥不能白死!”

    楚离沉默没说话,这件事很难保证能成,需要一分运气。(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