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660章 破谋(七更)
    慕容纯哼道:“你以为自己天下无敌,打遍咱们伏牛山无敌手?”

    “有何不可?别忘了咱们两宗的约定。”熊峰微笑道:“只要有人能败尽对方宗门,伏牛真解便交于对方。”

    “不错!”诸葛丰冷哼道:“你现在还没打败伏牛山所有人!”

    他看向金晔:“金长老,慕容出手怕是一样要败,只能劳烦你出手了!”

    金晔脸色难看的扫一眼他,摇摇头。

    “金长老?”诸葛丰不解。

    金晔沉声道:“没用的,我也不是他对手。”

    “金长老!”慕容纯忙道:“怎能直接认输,总要打过才知道!”

    金晔摇头叹口气:“好,打是要打过的,否则老夫也不会甘心。”

    他说罢缓缓起身,浑身气势顿起,仿佛化为一头青牛,莽莽气息汹涌而出,整个大厅顿时弥漫着苍茫与悲凉之气息。

    众人心中凛然,这是伏牛神拳的神意。

    金长老已经把伏牛神拳练到了极致,快要圆满了,当真是炉火纯青,他们都自叹不如。

    “哞!”金晔一拳捣出,拳声似乎化为牛吼,震人心魄。

    熊峰朗笑一声:“好拳法!”

    他五手箕张,猛的拍出,好像不是在拍出去,更像是抓住什么。

    “呜……”一声凌厉的啸声中,伏牛神拳的拳劲儿似乎在空中凝住。

    熊峰五指一缩。

    啸声戛然而止。

    熊峰跟着化掌为拳一捣。

    “砰!”金晔刚伸手去挡,却被直接击飞。

    他直直撞上厅内的朱红柱子上,矮小身子被柱子弹开,狼狈的落到地上,“哇”吐一口血。

    熊峰呵呵笑了笑:“伏牛山不过如此,名头吓人而已!”

    他看向慕容纯:“慕容长老要动手吗?”

    慕容纯摇头:“金长老都败了,我更不是对手。”

    熊峰看向诸葛丰:“山主呢,身负重伤,要不要我在这里住几日,等山主伤好了再动手?”

    诸葛丰脸色铁青的瞪着他。

    熊峰笑道:“看来伏牛山是输不起,要赖帐!”

    诸葛丰深深吐出一口气,正要开口。

    慕容纯忽然道:“慢着,你还没把所有人打败!”

    熊峰不耐烦的看他一眼:“莫不是山主?那我便等几日,山主武功恢复之后再比试!”

    慕容纯摇头:“不是山主,是咱们少主,下一任的山主!”

    “呵呵……”熊峰笑起来。

    慕容纯道:“若你能打败下一任山主,那咱们输得无话可说,绝对交出伏牛真解上半部!……山主,我这话没错吧?金长老?”

    金晔闭上眼睛不说话,权当没听到。

    诸葛丰缓缓道:“不错,若你能打败他,我便交出伏牛真解上半部!”

    “好,痛快!”熊峰笑道:“这位少主在何处,在下等不及想看看伏牛真解啦!”

    “少主现在不在山上。”慕容纯道。

    熊峰又笑起来:“好手段,难不成想趁机灭了我?”

    “我伏牛山不会做这种事!”诸葛丰冷哼道:“慕容,你去让乔三唤那小子回来!”

    “是。”慕容纯应一声,抱抱拳:“熊公子稍候!”

    “我等着。”慕容纯笑道。

    他看一眼厅里的长老们,也不怕慕容纯捣鬼。

    一刻钟后,楚离与慕容纯来到了大厅。

    他在仁国公府与陆玉蓉闲聊时,忽然发现有异,猜到是伏牛山又出问题,跑了回来,乔三又在自残,慕容纯正等在那里,于是匆匆过来。

    “少主来了!”慕容纯道。

    楚离看向熊峰,笑了笑:“这不是陆天机吗?”

    “在下熊峰。”熊峰抱抱拳道:“朝天宫嫡传弟子!”

    楚离道:“那你是陆天机的兄弟吧?”

    “这个嘛……”熊峰摇头:“在下自幼孤身一人,何来的兄弟。”

    楚离懒洋洋的道:“你们兄弟二人,一人投伏牛山,一人投朝天宫,两人把所得的合起来,当真是妙计!”

    他扭头看向金晔:“金长老,是你想出来的妙计吧?”

    金晔睁开眼睛,冷冷道:“胡说八道!”

    楚离道:“这一招当真厉害,金长老可谓老谋深算!……不过可惜,陆天机被我废了,破坏了这天衣无缝的计划,对吧?”

    金晔冷笑道:“少主真是异想天开!”

    楚离道:“陆天机是胡长老的弟子,而这位呢,应该是金长老你的弟子吧?金长老真是好福气,弟子进了朝天宫竟然发现是绝世天才,得了朝天宫的嫡传,可喜可贺!”

    “可笑!”金晔沉声道。

    楚离摇头道:“不说也罢,事到如此说这些也没什么用,还是手下见真章吧,熊峰是吧,出掌吧!”

    熊峰面露微笑道:“倾刻间能想到这些,编故事的本事当真高明,我佩服得很!”

    楚离微笑:“你这位故事主角可谓天之骄子,真能集齐伏牛真解,你真的会交给令师?还是交给朝天宫,成为朝天宫真正的宫主?”

    “先要得了再说。”熊峰微笑道。

    他说着话,一拳捣出。

    汹涌力量如洪水般倾泄,大厅诸人皆感受到了压力,这熊峰先前并未用全力,没有这般声势。

    楚离腰间寒光一闪,化为一点寒星,瞬间破开所有的阻碍,出现在熊峰喉咙前。

    熊峰面对喉咙前的剑尖,不慌不忙,轻飘飘一掌拍向剑尖。

    “嗤!”剑尖毫无阻碍的刺穿他左掌,仍旧刺向喉咙。

    熊峰脸色微变,没想到剑势如此凌厉,破天掌力竟然挡不住。

    他往后跨一步想避开,左掌也想从剑上挣离。

    “嗤!”剑尖陡然加速,破开空气仿佛撕裂衣帛,瞬间刺上肩膀,想避却无能为力。

    这一剑快得超出想象,熊峰从没见过如此快的剑。

    楚离退后一步淡淡的道:“还要再来吗?”

    “看掌!”熊峰喝道,双掌猛的涨大一圈,掌纹浮凸,清晰可见。

    左掌与左肩森森露白骨的伤口不知不觉合拢,不再流血,右掌缓缓拍出。

    “呜……”凄厉的吼声仿佛有人仰天长啸,掌劲四溢。

    周围人们不由的后退,衣衫猎猎,仿佛有狂风涌进大厅。

    楚离剑光化为一点寒芒,瞬间刺入掌心。

    “嗤!”剑尖从掌背透出。

    大了一圈的右掌顿时如撒了气的皮球,恢复原状。

    楚离拔剑后退。

    右掌伤口露出森森白骨,鲜血不停涌出。

    楚离打量一眼他伤口:“还要再来吗?”

    “我败了!”熊峰露出笑容,摇头叹道:“果然还是不行。”

    楚离道:“你只差一步就成了。”

    熊峰叹道:“命该如此。”

    楚离道:“你是朝天宫武功最强的一个吧?”

    “……是。”熊峰点头道:“你要去挑战朝天宫?”

    楚离缓缓道:“让你们宫主把伏牛真解送过来吧,免得我再去一趟。”(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