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659章 捷径(六更)
    楚离皱眉道:“我怎没听过十二峰,好像只有幻阴术。≧> ”

    “紫云山多是幻阴峰弟子出山。”6玉蓉点头道:“人们几乎都把幻阴峰弟子当成了紫云山弟子,忘了其余十一峰。”

    “难道绝传了?”楚离道。

    6玉蓉摇头:“绝传是不可能的,只因为他们没能进入道场,无法出山。”

    楚离若有所思的道:“那这万象归宗是哪一峰的?”

    “万象峰。”6玉蓉道:“万象峰一直是紫云山内比较弱的一峰,因为万象归宗太难练,你想练是不可能的,所以死了这条心吧。”

    “万象峰……”楚离若有所思。

    6玉蓉道:“要破坏心境,一是从武功修为入手,修为是根基,修为不在,心境也难保持,另一个就是从心境入手,但凡心境皆有弱点,找到它就能攻破心境,你是不舍得萧琪修为付诸流水?”

    “当然。”楚离哼道。

    “既想破了心境,又怜香惜玉。”6玉蓉摇头道:“你这是自讨苦吃!”

    “总能找到办法!”楚离哼道。

    “看在你怜香惜玉的份上,告诉你一个忌讳。”6玉蓉道:“废了修为破心境后,不能服用灵药马上恢复修为,否则便会走火入魔,……想保住修为,只能从心境下手,我知道你神通广大,说不定能弄到大雷音寺的回生丹,所以提前跟你说一声,别想取巧!”

    楚离缓缓点头,他还真闪过这念头。

    6玉蓉似笑非笑:“那我就拭目以待你怎么破她心境啦!”

    楚离转开话题,不想再受她似笑非笑的目光,哼道:“是不是四大宗派都是天外天绝学,一流宗门则是灵兽武学?”

    “你还真想逆天成神?”6玉蓉一下抓住他的想法。

    楚离道:“我自己这些常识很欠缺。”

    “这些可不是常识。”6玉蓉白他一眼道:“你以为什么人都知道?”

    楚离笑了笑。

    他也不知6玉蓉如何知道这些秘辛,好像一所宝藏,怎么也掏不干净。

    6玉蓉道:“四大宗派中,三派的根本心法是天外天武学,只有一派是灵兽武学,便是青鹿崖。”

    “青鹿崖……”楚离讶然道:“难不成,他们是以灵鹿为绝学?”

    6玉蓉摇头:“他们是以灵鹤为本。”

    “灵鹤?”楚离不动声色的点点头:“难道灵鹤绝学威力最强?”

    6玉蓉道:“灵兽之中,灵鹤不是最强的,但是最脱的,几乎没有天敌,自在逍遥于天地间,故寿命悠长,所以青鹿崖取此逍遥之韵,最重要的是,修炼灵鹤武学,进十万大山也易成功,不被其余灵兽敌视。”

    楚离慢慢点头道:“他们有修炼灵鹤武学而成天神的?”

    “出过两个。”6玉蓉点头道。

    楚离深吸一口气道:“灵鹤……”

    “不过灵鹤武学比其余灵兽武学都难,别的灵兽武学仅要气势便成,灵鹤武学却需要心境,更似天外天武学,要得灵鹤的逍遥之心境。”6玉蓉摇头道:“而且修炼有成的,往往不想出山,扰了自己的逍遥,喜欢闲云野鹤般的日子,所以青鹿崖弟子罕见。”

    楚离道:“看来拜入青鹿崖是正途。”

    “青鹿崖最讲根骨,也最讲心性,弟子之少堪比金刚寺。”6玉蓉摇头道:“你想拜入青鹿崖?”

    楚离笑道:“可有成功之望?”

    “不可能。”6玉蓉抿嘴笑道:“修习了别的武学,青鹿崖不会再收,所以你就死心吧!”

    楚离叹了口气,点点头。

    灵鹤啊,自己如今有灵鹤峰,灵鹤为友,若能修炼灵鹤武学,当真是最捷径。

    6玉蓉道:“灵兽武学修炼圆满比天外天武学更难,需要博杂百家,像青鹿崖弟子吧,根本心法是灵鹤诀,还要修炼各门武学,悟得其中真意才能让灵鹤诀精进,仅凭心境不成的,……据我所知,青鹿崖弟子最少精修四门灵兽绝学,才能有希望取得圆满之境,精修一门绝不能圆满,两门也微乎其微,三门稍有希望,四门最宜,照理说越多越好,但精力不济,只能精修四门绝学。”

    楚离道:“如此说来,青鹿崖有不少的绝学。”

    “四大宗派皆如此。”6玉蓉道:“他们缺的不是武学,是弟子。”

    楚离慢慢点头。

    “不过也未必一定精修四门,你这般聪明,多精修几门,进境会更快。”6玉蓉笑道:“你要是能学了青鹿崖的武学,再学大离白虎宗的绝学,然后辅以其他几门武学,估计很快就能圆满!”

    “哦?”楚离目光一闪。

    6玉蓉失笑道:“你还真当真啦?这是绝不可能的事,且不说两宗对弟子挑选多严,而且彼此知根知底,青鹿崖就那么几个弟子,白虎宗也一样,不可能转投另一宗。”

    楚离道:“从没有人成功过?”

    “一个也没有。”6玉蓉摇头道:“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武学,一个逍遥自在,清静淡泊,一个刚猛霸道,侵略若火,没有人能兼具这两种心性。”

    楚离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笑道:“二公子如何?”

    “他?”6玉蓉哼道:“没出息的家伙,一切全听女人的,彻底没了自己的主见。”

    “这是好事啊。”楚离笑道:“重新做人。”

    “纪如玉还算安份,要不然,府内难宁。”6玉蓉摇头道:“真没出息!”

    “砰!”一声闷响,夏立言飞了出去,重重撞到大厅的朱红柱子上,撞得柱子闷响,簌簌落灰尘。

    他“哇”吐出一口血,坐在柱子根下苦笑,抬头看着还站着的几人。

    慕容纯、诸葛丰、还有金晔。

    他们对面则站着一个青年男子,身着宝蓝长衫,相貌几乎跟6天机一模一样,只是大了几岁,身形壮硕了两分,不仔细看很容易忽略,把他认成了6天机。

    青年男子抱拳微笑:“夏长老,得罪了!”

    夏立言闷声道:“熊公子好功夫!”

    他看一眼周围躺着的四个长老,他们与熊峰切磋落败,跟自己一样,都被击飞摔到地上,无力再战。

    诸葛丰沉声道:“这便是朝天宫的破天掌?”

    “正是。”熊峰微笑看着他:“接下来我想领教山主的绝学!”

    慕容纯道:“我来!……山主重伤未愈,不能动武。”

    “哦?”熊峰上下打量一眼诸葛丰,目光放肆,呵呵笑道:“原来如此,也好,也好,姑且算是重伤吧!”

    诸葛丰脸色阴沉几分。(未完待续。)8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