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653章 废功(五更)
    ps:更新完毕,实在写不出第六更了,对不住了……

    他来到楚离的小院时,看到乔三站在门口。

    “在下陆天机,见过乔老,我想拜见少主,跟少主探讨一下明天的比试。”陆天机抱拳道。

    乔三冷着脸哼道:“少主正在练功,不见外客。”

    陆天机微笑:“少主现在才练功,不是太晚了吗?”

    “你以为少主练功是为了对付你?”乔三没好气的道:“少主一直这么修练,别自作多情了!”

    “乔老对我何必如此敌意。”陆天机摇头道:“我成为山主,也不会对少主如何,毕竟有老山主的情份在,乔老过虑了!”

    “你还不是山主呐!”乔三失笑道:“已经以山主自居了,咱们少主才是未来的山主!”

    陆天机摇头:“少主不是我的对手。”

    “哈哈!”乔三大笑道:“陆天机,你真够狂妄的,可笑之极!”

    陆天机道:“我实话实说,绝非狂妄。”

    “让他进来吧。”楚离的声音响起。

    “是,少主。”乔三躬身一礼,然后沉下脸来哼道:“请吧!”

    陆天机微笑抱抱拳,推开小院的门踏进去。

    楚离还剑归鞘,来到石桌前坐下,指了指对面:“坐下说话。”

    陆天机坐到他对面,笑道:“少主好兴致,这个时候还练剑。”

    “闲得无聊,总比见你这般无趣之人好得多。”楚离懒洋洋的道:“你过来干什么?咱们好像没见过面,没什么可聊的吧?”

    陆天机摇头道:“咱们是同门,自然有情份,少主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

    “我对你这般人自以为是的人很讨厌!”楚离摇头道:“好像你是天之骄之,别人都得听你的。”

    “少主严重了。”陆天机道:“别人若正确,我也听别人的,这个世间道理就是道理,不会是什么人而改变。”

    “好吧,你来干什么?”楚离摆手道:“我没功夫陪你瞎扯!”

    陆天机道:“少主觉得咱们山主做得称职吗?”

    “称不称职干你何事?”楚离懒洋洋的道。

    陆天机摇头道:“师父他们对山主寄以厚望,山主却让师父他们失望了,胜境对宗门的命令有些抗拒,是因为他们太失望。”

    楚离哼道:“那又如何,山主就是山主,谁不服山主就能抗命,那索性直接解散了宗派,各玩各的呗。”

    “身为山主,须得武功卓绝,压过众人才成。”陆天机摇头道:“山主如今的修为很寻常,拖累了咱们伏牛山!”

    “所以令师要篡位?”楚离哼道。

    陆天机忙摆手道:“师父当然不可能篡位!……不过重新选一个山主,那是势在必行,在下资质还好,师父他们觉得最合适为山主。”

    “他们以前错过一次,焉知你不是下一个诸葛丰?”楚离淡淡道。

    陆天机缓缓道:“我不会让师父他们失望。”

    楚离哼道:“说完了吧?说完了就滚蛋!”

    陆天机面对他的冷脸,毫不动怒,反而露出微笑:“我听到一个消息,不知该不该跟少主你说。”

    他没想到这些话都不能让诸葛天动手,看来父子俩感情确实淡漠,需得重新找个攻击目标,才能惹怒诸葛天!

    “什么消息?”楚离道。

    陆天机摇头叹道:“算了,还是不说为妙。”

    “那就算了。”楚离站起来。

    陆天机道:“不过我觉得让少主知道了也好。”

    楚离拿起剑,挂到腰间,准备离开。

    陆天机道:“少主知道为何山主这些年来一直对少主如此冷漠吗?”

    楚离瞥他一眼:“你知道?”

    “山主对夫人一片深情,所有人都知道。”陆天机道:“那为何山主对夫人给自己生的孩子却不闻不问,任其自生自灭,这难道符合常理吗?”

    “母亲难产,因为我而死。”楚离道。

    陆天机摇头:“夫人的死是天意,岂能怨少主?山主应该明白这个,早就该原谅少主,为何一直解不开心结,这么恨少主呢?”

    楚离笑了笑:“你知道?”

    “因为少主并非山主的骨肉!”陆天机道。

    楚离一怔,随即摇头道:“你还真能编故事,灵机一动想到这个,也委实难为了你!”

    换了真的诸葛天,绝对要拼命了,心目中圣洁无比的母亲被说成不忠的女人,怎能不狂怒!

    “少主不信?”陆天机道:“那让大伙品评一下真假如何?”

    楚离道:“你是想激我动手,探一探我的虚实吧?”

    他早就看透陆天机所想。

    这番话是陆天机所编造,可一旦传开去,闹得沸沸扬扬,诸葛丰的威严固然大损,身为少主的他,地位也尴尬。

    这一个谣言可谓恶毒。

    陆天机笑道:“这些话我也是听别人说的,想必八九不离十。”

    “你师父?”楚离缓缓抽出长剑:“他亲口说的?”

    “这个嘛……,并非家师。”陆天机摇头。

    楚离轻轻一抖长剑:“那我就成全你,让你看看我的本事。”

    他话音一落,剑尖刺至陆天机喉咙,好像跨越了空间束缚,剑一动已经到了目的地,不须经过中间的过程。

    陆天机退一步,上身后仰,要避开剑尖。

    “嗤!”剑尖顺势往下一扎,扎破他丹田,迅速拔出。

    “啊!”陆天机不由失声大叫。

    楚离一抖长剑,剑身雪亮如新,还剑归鞘。

    他看着瞪大眼睛,难以置信捂着丹田的陆天机:“这次给你长长记性,让你知道有些话是不能乱说的,所谓祸从嘴出,明白了吧?”

    “你……你……”陆天机感觉自己内力在迅速流失,惊恐而又难以置信。

    他一直笃定楚离不能拿自己如何,即使愤怒动手,也安全无虞。

    武功是他一切的根基所在,没了武功,一切都完了,自己的宏图霸业都化为一场空!

    楚离道:“你伤得不重,治好了伤,再重新练上几年,就能恢复武功,你还年轻,武功废了没什么大不了,……你这性子也得改一改,武林险恶,你这般行事早晚要吃大亏,好了,我就不送了,自己回去吧!”

    他说罢扬声道:“乔三,咱们走!”

    “是,少主!”乔三忙应一声。

    乔三心下懊恼,想出手阻止已经晚了,只能眼睁睁看着少主废了陆天机武功,他一想到胡华荣就胆颤心惊。(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