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623章 反制(一更)
    看着法智离开,安王脸色阴沉的坐到太师椅中,拿起茶盏猛喝一大口。n∈n∈,

    虚宁看出安王的心思,暗自摇头叹息。

    安王沉声道:“尊者,大雷音寺这是什么意思”

    虚宁道:“大雷音寺是不想参与进来,也可能看出了什么。”

    “他们难道向着楚离”安王哼道。

    虚宁道:“大总管与法圆交情有不浅,而且大雷音寺与大总管好像还有更深的瓜葛。”

    安王看他一眼,慢慢点头:“是本王想得简单了。”

    虚宁道:“大雷音寺派出人来,便表示了善意,还有金身罗汉神功,但想让大雷音寺更进一步,借用他们的武力,怕是不容易,王爷应该明白了他们底线所在。”

    “我现在算是明白,指望不上他们”安王哼了一声,淡淡道:“罢了,既然他们指望不上,那就看青莽山那位了”

    他又摇摇头:“也不知青莽山那边顺不顺利。”

    虚宁默然不语。

    他对这些阴险手段不置可否,但也不会冒然干涉。

    自己只是带着眼睛与嘴巴,来此不是为安王出谋划策,只想看着他的兴衰起落,体悟红尘与世间万象,堪破权势与名利。

    安王道:“郑立德已经走了吧”

    “是,昨天启程出发。”

    “那就好。”

    “王爷得小心大总管“虚宁平静的道:“大总管智慧过人,王爷这些手法未必不被大总管看透。”

    “看透又如何”安王淡淡道:“我这是阳谋,堂堂正正,以势压人,夺了他的大总管位子,府里的人就应该明白自己的立场,想必不会再与他通风报信,他也没有权利干涉诸人的调动,就是明着对付他,他有什么办法,总不能用百夫长的身份压我吧”

    “关键时候,未必不会。”虚宁道。

    “那也没什么大不了。”安王忽然露出一丝笑意:“他也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现在秘卫府的权势被削弱了一层,不敢来王府里胡来,还是要感谢他,哈哈”

    虚宁慢慢点头。

    事世之奇莫过于此,前一刻是敌人,下一刻就可能成为同僚,无常二字最能概括世间之变幻。

    “只要王妃在,就能把楚离抓得死死的,逃脱不得”安王缓缓道:“到时候,本王与那位隐修士一起动手,不信他还能逃脱“

    “王爷得小心大总管的修为。”虚宁道:“大总管的修为远比王爷想象得深厚。”

    “哼,只要抓住王妃这个弱点,他关心则乱,十成武功发挥不出八成。”

    虚宁却没这般乐观。

    楚离听到这话,笑了笑:“小姐,咱们今晚就动身如何”

    “今晚就走”萧诗讶然道:“安王他又使什么坏了吧”

    楚离:“现在护卫太松散,不够安全。”

    “好吧。”萧诗慢慢点头:“走便走,让杨絮她们一起。”

    楚离点头。

    “梦澜呢”萧诗蹙眉道。

    “一起过去吧。”楚离道:“免得我分心。”

    “也好。”萧诗点点头,哼道:“要不你也回来就是,你一走,他纵使有千般手段也没用,总不敢杀到国公府来吧”

    “不急。”楚离摇头笑道:“我随身能脱身。”

    “好吧,随你。”萧诗白他一眼。

    萧诗吩咐杨絮收拾一下,然后楚离送她们回到玉诗岛。

    第二天清晨,安王正在练功院里修炼,虚宁不在,法智站在一旁,合什垂阖,宝相庄严,嘴里喃喃而动,在低声诵经。

    安王没勉强虚宁,大雷音寺与金刚寺不对付,让虚宁一直对着法智,确实是难为他,练功时让法智在一旁,平时则让虚宁随着。

    “王爷。”外面传来宋三思的声音。

    “什么事”安王正在练拳,拳势刚猛,劲风涌动,周围的花草随着拳劲而剧烈起伏,如大风刮过。

    “王妃好像昨晚离府了。”宋三思道。

    “哪个王妃”安王哼道:“萧王妃”

    “是。”宋三思道。

    安王皱眉停下拳:“进来”

    宋三思低头跨进了练功院,大步来到安王跟前,抱拳行礼。

    安王不耐烦的摆摆手:“何时走的”

    “属下不知。”宋三思道:“早晨起来时,发现天枢院没人了。”

    安王横他一眼:“真是废物”

    宋三思低头不语。

    “把楚总管给我叫来”安王沉声道。

    “是。”宋三思忙道,转身退出去。

    安王扭头看到了法智,笑道:“让大师见笑了。”

    法智憨厚的笑笑,继续低声诵经。

    楚离推门进来,白袍飘飘,抱拳微笑:“王爷有何吩咐”

    安王沉下脸来,冷冷道:“王妃呢”

    “王妃昨天回国公府探亲。”楚离歉然笑道:“昨天我送王妃回得太晚,不想打扰王爷,准备今天早晨过来禀报的,王妃觉得身子不适,水土不服,想回国公府调养一阵。”

    “多久”安王哼道。

    他勃然大怒,却死死压住怒气,不形于色。

    楚离道:“得看调养的情形,少则一个月,多则一年半载,王爷若是担心,可以去国公府探望一下,其实没什么大碍,就是浑身绵软无力,打不起精神。”

    “好,好,她病得真是时候”安王忽然笑起来,讽刺的瞪着楚离。

    楚离点头道:“王妃其实生气了,王爷调离护卫,竟然不知会王妃一声,让王妃处于危险境地而茫然不知,王妃说,既然王府没护卫,国公府的护卫多的是”

    安王隐隐觉得不妥,沉吟片刻,皱眉道:“王妃这话什么意思”

    楚离道:“王妃说,既然王府的护卫这般短缺,她会替王爷分忧,从国公府带几个护卫过来,免得王爷动不动要调走护卫。”

    安王脸色阴沉难看,冷冷道:“王妃过虑了,本王有一件急事,才调动天枢院的护卫,几天功夫就能回去,不必王妃再从国公府带护卫过来”

    国公府的护卫一来,无异于在王府里扎了一根钉子,一想起来就浑身难受。

    这些国公府护卫肯定只听王妃与楚离的,所有的算计就要落空,楚离身上也就没了弱点。

    但此事被王妃抓住了把柄,即使到父皇母后那边,自己也理亏。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