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621章 废功(五更)
    大厅的空气仿佛凝固了,落针可闻,所有人一动不动。

    待楚离消失,众人皆松一口气。

    他们戏谑的看一眼孟承凡,摇摇头。

    嘴上叫得响,却也是缩头乌龟,比一直闷着不响装死的更烦人,他们都把一腔无名业火迁怒到了孟承凡身上,眼神戏谑中透着讽刺。

    孟承凡咬牙切齿,双手青筋隐隐,仍在用力,跟自己较劲。

    他的理智告诉自己不能乱动,免得给青莽山惹麻烦,楚离的身份是天灵院总管,是逸国公府举足轻重的人物,还是秘卫府的百夫长,一旦动手,不说秘卫府,逸国公府就不会坐视。

    上一次青莽山联合四派共同针对逸国公府,只受了一点儿教训,虽伤了元气,比起还剑宗他们灭派来说,轻微得多,逸国公府一定不甘心,但形势所逼,不想再纠缠下去,才只教训一顿便停手。

    现在逸国公府已经恢复了元气,青莽山元气大伤,此消彼涨,逸国公府恐怕正虎视眈眈,自己一动手,恰好就递给了他们借口。

    自己真要动了楚离,惹得逸国公府报复,那就成了青莽山的罪人!

    但心底里却透着不甘心,愤怒无比,对自己窝囊的愤怒与对楚离的愤怒,恨不得一掌拍死楚离。

    “对了!”白影一闪,楚离蓦然出现,微笑道:“你收到了信,该给我写一封回信,以便向王爷交差,有劳了!”

    众人心中一凛。

    这一次是安安静静,众人心神没被分散,仍没发现楚离的靠近,没看清他是怎么出现在眼前的,如此修为,如此轻功,当真可怕!

    孟承凡双手攥得更紧,死死瞪着楚离,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的蹦出来:“姓楚的,你别欺、人、太、甚!”

    楚离眉头挑了挑,讶然道:“此话怎讲?我送信过来,要一份凭证,这难道很过份?”

    “没有!”孟承凡哼道。

    楚离摇头:“那我可不好向王爷交差,王爷即使不怀疑我没送信,也会觉得我行事不周,难免会有一顿数落,是不是?”

    孟承凡冷笑一声,心中痛快,想到他被数落一顿,太痛快了!

    楚离叹口气:“看来你要让我不痛快呀。”

    “随你怎么想!”孟承凡哼道:“反正我不会写回信!”

    楚离温和的看着他:“难道有什么难言之隐,不能落下信件?”

    “没有!”孟承凡头一扭,不耐烦的道。

    “这么说来,你是故意如此?”楚离平静的问。

    “不错!”孟承凡冷冷道:“我不会写回信,你要如何?”

    楚离叹口气:“我素来讲究以理服人,凡事以和为贵,可总有人自作孽的要寻死,往我手上撞,碰上这样的,我只能成全他。”

    “你要动手?”孟承凡冷笑道,不屑的道:“这里是青莽山,不是逸国公府,不是你随意撒野的地方,大伙容不得你如此肆无忌惮!”

    楚离失笑,扫一眼众人,微笑道:“看来想要把大伙绑到他身上,一块儿送死呢。”

    众人脸色阴沉。

    楚离如此说话,是不把他们放在眼里!

    这般羞辱,若他们还视而不见,那真的是没脸见人了,今天即使不动手也得动手了!

    他们的心却不停的下沉,都盛传这楚离智慧过人,既然智慧过人,对孟承凡的反应却是如此,好像也跟孟承凡同样的心思,要把他们绑到他身上,随着他一块死。

    显然他起了杀心,且信心十足!

    “罢了!”楚离忽然叹一口气:“杀了你容易,把大伙都杀了,却是罪过,我再退一步,拿一件信物总可以吧?”

    众人暗松一口气。

    “没有!”孟承凡冷冷道。

    众人顿时又提起心来,暗骂不已。

    楚离叹了口气,摇头道:“那我只能自己动手取了!”

    他蓦的一闪消失在原地,出现在孟承凡身后。

    孟承凡发现不妙往后一拳击出。

    “砰!”楚离与他的拳头相撞。

    楚离站在原地,孟承凡退后两步,脸色涌出两团红晕。

    一股奇异的拳劲钻进来,如漩涡一般吞噬着自己内力,任凭怎么驱赶,吞噬得越来越快。

    楚离一步跨到他跟前,一掌拍中胸口。

    “砰!”孟承凡动作被打断,僵住不动,直挺挺站在原地好像一尊雕像。

    楚离伸手把他腰牌扯下来,低头打量两眼,巴掌大的白玉腰牌,一面刻着孟字,一面刻着青莽山三个大字,华贵不凡。

    楚离笑了笑:“这又是何必呢,直接交给我多好!……各位,告辞!”

    他冲众人抱拳笑笑,蓦的消失。

    众人脸色阴沉的看着孟承凡。

    “噗!”孟承凡忽然喷出一道血箭,直挺挺往后倒去。

    一个青莽山高手忙伸手扶住他:“孟师兄!”

    孟承凡脸色迅速苍白,气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灰败下去。

    “快看看受了什么伤!”有人叫道。

    他们有些幸灾乐祸,自己找死谁也没办法,活该受伤,要不是楚离留手,受伤的也有他们!

    青莽山高手搭了搭孟承凡的手腕,脸色阴沉。

    孟承凡剧烈咳嗽一番,喘息着嘿嘿笑了起来。

    “老孟?”

    “哈哈,我的武功被废了!”孟承凡大笑。

    “不可能吧?”有人失声叫道。

    孟承凡扭头扫一眼他们,大笑道:“一帮懦夫!”

    众人有些讪讪,却也暗自侥幸,好个楚离,两招就废了孟承凡,要是换了自己,能躲过几招?

    “快扶老孟下去歇一歇吧。”圆脸中年摇头叹道:“武功废了重新修炼就是了,没什么大不了,只要人没事儿就好!”

    “这也跟杀了差不多了。”有人摇头。

    他们能想象废了武功的滋味,尤其对他们天外天高手而言,没了武功,就是从云端落到烂泥里,真是生不如死。

    “唉……”众人暗自叹息。

    他们都暗道老孟是自取其辱,自己做孽。

    楚离原本没有动手的意思,是孟承凡几次三番的挑衅,想拉着大伙一块把楚离留下,机关算尽却落到这般结局!

    “懦夫!一帮懦夫!”孟承凡扭头死死瞪着他们,哈哈大笑。

    他心中痛恨之极,这些人丝毫没有武林中人的血性,个个都是懦夫!

    “好啦,快让老孟下去吧。”圆脸中年摇头道:“都一把年纪了,还跟青头小子似的,勇气越足死得越早,不审时度势的乱来,是自取灭亡!”

    他们看到孟承凡的下场,都在庆幸自己的明智。

    血性是门派利益受损的情况下才能用,却不能用在意气之争,脸皮之争上,孟承凡就是最好的教训。(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