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603章 同行(四更)
    “稍等。≯≧≥”苏茹打开旁边的橱柜,拿出一个长匣。

    长匣放到桌上,苏茹打开,里面是一把古色斑斓的长刀。

    她取出长刀,递给楚离。

    楚离缓缓伸手接过来。

    一握上刀柄,油然生出一股豪气,当初与此刀并肩杀敌,斩如割草的情形浮上心头,莫名的生出血肉相连之感。

    他拔出长刀,顿时刀身雪亮,寒气森森。

    “叮……”他屈指一弹刀身,清鸣缭绕不绝。

    苏茹退后两步,叹道:“这把刀杀过太多人,煞气太重。”

    她能感觉到莫名的森冷从刀身传出来,归在鞘中、放在匣里还不觉得,此时一出鞘,浓郁煞气好像一下涌出来,屋内莫名的寒冷几分。

    楚离挥挥长刀:“煞气确实太重,下一次把它沉到雪月湖里,让湖水洗一洗它的煞气。”

    “嗯,也好。”苏茹点头。

    楚离胸中杀机涌动,宝刀似乎也能感觉得出,轻轻颤动。

    “现在就走?”苏茹道。

    楚离点头,伸手在脸上一抚。

    放下手时,已经换了另一张脸庞,英俊逼人,身形拉长,忽然变高了一截,唯有手上的长刀与白袍没有变化。

    苏茹即使不是第一次见到,仍觉得神奇,缩骨功练到这个地步,当真是神乎其神,玄之又玄。

    “嘤咛……”一声轻吟声忽然响起。

    两人扭头看去,榻上的李寒燕幽幽醒来,轻唤道:“水……水……”

    苏茹上前托起她后背,慢慢抬起,拿起旁边案上的茶盏,盏里盛着温水,慢慢送到她苍白干裂的唇前。

    李寒燕贪婪的喝了两大口,慢慢睁开明眸。

    她明眸一亮,难以置信的叫道:“杜……杜大哥?”

    楚离露出温暖笑容:“是我。”

    李寒燕挣扎着想坐起来,苏茹笑着推她坐直,在她后腰垫了两个枕头。

    楚离摆摆手:“别乱动,你伤还没好利索。”

    李寒燕感觉一股热流在身体流转,好像泡在温泉里一样,舒服得想睡过去,知道是杜大哥在帮自己疗伤,叹息道:“以为再也见不着杜大哥了。”

    “觉得自己要没命?”楚离笑道。

    李寒燕轻轻点头。

    她这一次再次经历死亡,濒临绝境。

    若非师父拼命相救,自己已经死了,即使师父拼命,自己回来后也觉得活不了,黑暗如潮水般吞噬自己,昏睡之前,她预感自己再也醒不过来。

    在黑暗完全吞噬之前,她心中最大的遗憾是不能再见杜大哥一面,来不及跟杜大哥告别。

    楚离道:“这次算你命大,往后要静下心好好练功,武功强了再出去,免得再遇上这种事!”

    “是。”李寒燕乖巧的轻轻点头。

    “既然醒了,就运功疗伤吧,我出去一趟,解决了那帮家伙。”楚离道。

    “杜大哥要杀他们?”李寒燕道。

    楚离点头。

    “我也去!”李寒燕忙道。

    “不行!”苏茹忙道:“你受了这么重的伤,去什么去!”

    “我的伤没有大碍啦。”李寒燕忙道。

    苏茹道:“他是去杀人,有什么可看的,而且兵危战险的,你去了净添乱!”

    “杜大哥,我想亲眼看看他们怎么死!”李寒燕抿抿嘴,哼道:“那六个家伙不仅要杀咱们,还出言戏辱师父,我一定要看他们怎么死的!”

    “嗯?!”苏茹蹙眉,怒气涌动。

    师父又美丽又温柔,他们竟敢戏辱师父,简直该死!

    楚离沉吟一下,点点头:“嗯,你去看看也好,……你先疗伤,明天我再过来。”

    他有心培养李寒燕,资质极高,将来能成顶尖高手,现在多长长见识对她益处极大。

    他如今武学越来越丰瞻,渐渐明白,很多高手突破境界困难,缺的就是这种见识。

    “多谢杜大哥,明天我的伤一定能好。”李寒燕眉开眼笑,雀跃的道。

    楚离笑道:“不要太贪功冒进,反而伤了自己。”

    “明白!”李寒燕用力点头。

    楚离看向苏茹:“那我明天再过来,你帮她疗伤吧。”

    “……好吧。”苏茹只能答应。

    她是觉得杀人没什么好看的,不过看着戏辱师父的人被杀,她听了都觉得痛快,李寒燕想去也无可厚非,楚离不嫌麻烦累赘,她也不多嘴。

    楚离返回天枢院时,萧诗正在院里踱步。

    一看到他出现,萧诗忙上前:“出什么事了?”

    楚离道:“雪月轩那边有人重伤,差点儿没命,幸好我过去。”

    自己要是没过去,李寒燕还好,有祈元丹撑着,慢慢能恢复,沈映湖却会没命,想到妩媚曼妙的她将化为一具尸,简直是罪过。

    “小妹?”萧诗忙道。

    楚离摇头:“三小姐的师父。”

    “到底怎么回事?”

    “坐下说话。”楚离来到石桌旁坐下。

    萧诗没好气的瞪他一眼,坐到他对面,深邃如幽潭的眸子紧盯着他。

    楚离把事情说了一遍。

    “又是光明圣教!”萧诗恨恨道:“看来他们真要一统大季武林呐!”

    楚离道:“先要看看,未必如此。”

    他不能断定光明圣教到底有何目标,需要查一查,若光明圣教在大离没什么大动作,那就不会来统一大季武林。

    第二天中午时分,阳光明媚,正是杀人的好天气。

    楚离闪身到了雪月轩。

    踏进苏茹的水榭时,已经化身为杜风。

    他在大圆镜智里看到了萧琪,仍如一尊玉雕般坐在湖边,一动不动,与旁边湖水融为一体。

    看她这么一眼,他就觉得甜蜜,整个雪月轩因为有她在,感觉格外的亲近。

    沈映湖在榻上运功,气息均匀,伤势稳定下来,慢慢恢复即可。

    李寒燕的伤势好了一大截,已经能运功对敌,显然一晚上没睡,一直在运功疗伤。

    楚离接过苏茹递上的宝刀,握住李寒燕的罗袖,飘飘而去。

    二人出了雪月轩,下山后直趋二十里外的一座小城,来到城内的一家酒楼。

    酒楼旌旗迎风招展,狂风楼三个大字半个城都看得到。

    李寒燕白纱遮面,挡住了她美丽容貌,一袭粉红罗衫,轻盈曼妙,杜风相貌英俊,白袍飘飘,腰佩长刀,当真是一对壁人。

    他们一踏入酒楼,便吸引了人们目光。

    三楼靠窗的桌边坐了六个中年人,两张桌子拼在一起,正在低头说话。

    他们皆身穿白衣,一尘不染,看到二人出现,他们转头看一眼,然后继续说话。

    两个中年却紧盯着李寒燕,若有所思,似乎认了出来。

    楚离在他们相邻的桌边坐下,要来了一壶酒,两盘下酒菜。

    “巡察使今天要过来吧?”一个英武中年汉子沉声道。

    “肯定会过来。”对面的俊逸中年缓缓点头,神情凝重:“咱们没能奏功,在巡察使那里要吃苦头。”(未完待续。)8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