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594章 鼓动(三更)
    楚离放下茶盏,道:“这个段无涯在弟子中威望不俗呐?”

    周寒歌点头:“他是平民弟子的领袖。”

    “平民弟子……”楚离若有所思。

    楚大志道:“咱们伏牛山有两种弟子,一是从山下收进来的弟子,一种是伏牛山弟子的后代。”

    楚离若有所思:“两派弟子不合?”

    “也算不上不合吧。”楚大志道:“不过总有些不一样,就凑不到一块去玩,大伙各玩各的,慢慢的就有了各自的头,咱们这边是慕容,那边是段无涯。”

    “慕容亮?”楚离失笑,随即点头:“那倒也是,他毕竟是慕容长老的儿子。”

    楚大志笑道:“大伙服的是周师兄,慕容是看在慕容长老的儿子份上才推出来的,要说谁的话大伙最听,还是周师兄。”

    周寒歌摆手笑道:“别说我,我可没那么大威望。”

    “周师兄你就爱客气!”楚大志道:“大伙都明白。”

    周寒歌道:“我真的什么也没干。”

    “就是因为你不做,所以大伙喜欢你。”楚大志道:“你行事公正,而且不张扬不傲气,……再加上你爹也是长老,所以嘛,大伙都听你的。”

    周寒歌笑道:“最后一个才是最重要的。”

    “有意思。”楚离慢慢点头:“那武功谁高谁低?”

    周寒歌道:“我跟段无涯差不多。”

    楚大志哼一声道:“我觉得段无涯很讨厌,傲慢无礼,简直目空一切!”

    “周寒歌你不如他,”楚离扭头看一眼那段无涯,淡淡道:“他是天外天高手。”

    “啊?”楚大志一怔。

    周寒歌皱眉:“不会吧?”

    楚离道:“他应该闭过关了吧,你们难道不知道?”

    “踏入先天之后,大伙每年都要闭一次关的。”周寒歌道。

    楚离道:“这段无涯跟慕容亮差不多,都隐了自己的修为。”

    周寒歌脸色难看,他一直以为自己跟段无涯差不多,原来都是错觉,自己落后段无涯一步!

    楚大志讶然道:“真是天外天?”

    楚离看一眼他,没说话。

    楚大志有些讪讪的挠挠头:“这家伙也是个人才!”

    楚离道:“所以你们落后一步了,沉下心思好好用功吧。”

    “是。”两人低声回答。

    气氛顿时低落下来,二人没有说话的心思。

    “听说了吗?又有一位师兄被害。”楚离眉头一挑,听到了这句话。

    他朝段无涯那边看了看,正是先前跟楚大志争吵的李巍然。

    李巍然低声道:“早晨的事,派内还压着没传开。”

    “怎么又有师兄被害?”丑陋男子皱眉道:“派内的长老们也不想想办法,总这么被偷袭,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咱们可是伏牛山!”

    李巍然压低声音:“小点儿声,黄师兄!……不是长老们不想办法,是那帮家伙太狡猾,找不到人!”

    “我就不信,凭咱们伏牛山,还打不过那帮家伙?”黄滔冷笑道:“真要有那般实力,也不需要偷偷摸摸,鬼鬼祟祟了!”

    “黄师兄!”李巍然摇头道:“长老们难道无能?是对手太厉害!”

    黄滔哼一声,扭头看向段无涯:“段师兄,你觉得他们实力很强?”

    段无涯道:“是很强。”

    “那为什么偷偷摸摸的?”黄滔不以为然的道:“故弄玄虚,在掩饰他们的弱小!”

    “长老们都不是吃素的,”段无涯道:“每次弟子下山,都有长老负责暗中保护,却没能护得住,显然他们有天外天高手呢。”

    “他们有天外天高手,咱们更多!”黄滔哼道。

    段无涯摇头:“咱们不可能出动所有天外天高手,还要护着宗门呢,估计他们出动不止一个天外天,否则不会缠住暗中相护的长老们。”

    “现在就是找不到他们!”黄滔恼怒的挠挠头,恨恨道:“要是找到他们的老巢,非灭了他们不可!”

    “是要灭掉!”李巍然哼道。

    段无涯轻轻摇头,默然不语。

    楚离扫一眼周围弟子们,仍兴高采烈,显然不知道这件事。

    “砰!”一声闷响,一个高挑青年弟子猛的一拍桌子,大声道:“什么,顾师兄死了?!”

    他对面的青年露出沉重悲伤神色,慢慢点头。

    “顾师兄那么高的武功,竟然被杀了?”青年弟子大声道。

    对面的弟子叹道:“好像是死在天外天高手下!”

    “啊”高挑青年仰天怒吼,满脸悲色。

    临走那天还跟顾师兄一起喝酒,顾师兄还叮嘱他好好练功,将来好能跟他一起下山。

    此时竟然天人相隔,他实在无法接受。

    周围一下安静。

    “申师兄,顾师兄确实身亡。”李巍然大声首:“不过咱们一定会给他报仇的!”

    “对,一定要报仇!”众人七嘴八舌的叫道,满脸愤恨神色。

    黄滔不满的道:“依我看,咱们就不该封山,因为封山,才有人敢这么欺上门来,要是不封山,他们谁敢?!”

    众人顿时沉默。

    黄滔继续大声道:“要是换了从前,碰上顾师兄这种事,大伙冲过去报仇,谁都害怕,现在他们都知道咱们被封在山上不能下去,才肆无忌惮的杀人!”

    “黄师弟!”段无涯喝一声。

    黄滔却听而不闻的大声道:“长老们都是老糊涂了,胆子越来越小,这么下去,咱们伏牛山的名声就完了!”

    楚大志没好气的道:“黄师弟,你要干什么!”

    “我要跟长老们说,解除封山!”黄滔大声道。

    “对,解除封山。”众人有不少附和。

    他们都是血气方刚,意气风发的时候,却要被禁在山上,简直与坐牢无异,早就蠢蠢欲动,此时被黄滔这么一鼓动,便热血沸腾起来。

    周寒歌起起来,大声道:“诸位师兄师弟,这封山之令是山主亲自下达,不关长老们的事,而山主所看到的事,与咱们所看到的不一样,就像站在山脚下与站在山顶看一样,要是没有特别的缘故,山主也不会下这个令。”

    “哼,反正我觉得封山不对!”黄滔沉声道:“即使面对强敌,也不能这么缩起来,该打就打!”

    “要是打不过呢?”周寒歌哼道。

    黄滔道:“打不过也要打!”

    “那就等着被灭宗吧!”周寒歌冷冷道:“意气之争谁都能做到,隐忍却更难,你们不理解山主与长老们的艰难,过得安安稳稳,还要说这些话,岂不可笑!”(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