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578章 立言(三更)
    慕容纯却摆摆手道:“为父累了,你也歇着吧。”

    “爹,你……”慕容亮不甘的叫道。

    慕容纯摆摆手,径自进了屋。

    慕容亮咬牙切齿,脸色狰狞,恶狠狠瞪着楚离先前站的墙角阴影,恨不得一剑杀了他。

    可惜自己现在没有武功,想杀而不可得,自己只能拼命的练功。

    爹又缩了回去,多谋而无断,胆子太小,一吓就缩回去,怪不得一辈子只能当一个长老,却成不了宗主!

    自己却不然,自己不拼一把,怎知道不能掀翻了那家伙?

    要是不试上一回,自己会后悔一辈子!

    慕容纯回到榻上坐着,脸色平静。

    儿子不会甘心,得想个法子压住他,不然真要闯出大祸,自己也保不得他,权势固然重要,但因为权势而丢了性命却是太傻!

    他再次浮现出刚才的一幕,年纪轻轻却如鬼神,提前一步把危险扼杀于萌芽,这般武功这般心性,这便是未来的山主!

    楚离回到自己的小院,露出一丝微笑,这慕容纯是一个识趣的,这种人能活得长久,不过慕容亮嘛,血气方刚,怕是不那么安份,但有慕容纯压着,自己出注意着,也翻不起风浪。

    他也松了一口气,终于斩去了这个后患,慕容纯一旦揭了自己的底,伏牛山怕是真呆不住了。

    自己可是要掌控伏牛山的,岂能在小沟里翻船?

    “啪啪”外面传来敲门声。

    楚离扬声道:“夏长老请进。”

    夏立言缓缓踏进小院,打量着楚离。

    他身形高大,站在那里自有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目光炯炯似要看透楚离的心底。

    “夏长老坐下说话,”楚离伸伸手道:“深夜来此,有何贵干?”

    “我有一事不明,不弄明白了睡不好觉。”夏立言迈开大步,坐到石桌对面,目光仍旧犀利逼人。

    楚离笑了笑。

    夏立言转头扫视小院,皱眉道:“乔三不在?”

    “他回去休息了。”楚离道:“夏长老是好奇我练的什么武功吧?”

    “是。”夏立言皱眉道:“据我所知,咱们伏牛山的剑法没有这么快的。”

    楚离的剑超乎寻常的快,这般快剑绝不是无名剑法,伏牛山的剑法练得再好也达不到这般程度。

    楚离道:“夏长老猜得不错,我练的确实不是伏牛山剑法。”

    “少主另拜了师父?”夏立言目光一闪,目光越发犀利,灼灼逼人。

    楚离失笑:“原来这才是夏长老担心的。”

    夏立言沉声道:“少主还年轻,不知道这其中的厉害,不知是哪一位高人授少主武功?”

    楚离沉吟不语。

    夏立言道:“不能说吗?还是这位高人不让说?”

    他越发怀疑此人的动机,是不是对伏牛山有不测之心。

    伏牛山虽是一流大派,但并非没有敌人,更不能没有居安思急之心,他不能不警惕,对伏牛山虎视眈眈的门派多的是,恨不得伏牛山灭亡,瓜分伏牛山。

    一个胜境是多少门派必得之物,让多少门派眼红!

    楚离道:“罢了,既然夏长老问起,我也实话说吧,我是得了一本秘笈。”

    “什么秘笈?”夏立言忙道。

    楚离但笑不语。

    夏立言恍然,拍拍额头,笑道:“如此说来,没有人传授武功给少主?”

    楚离摇头:“我明白夏长老的担忧,有人在找宗派的麻烦?”

    夏立言叹了口气:“要是从前,我不会跟少主说这些。”

    楚离点点头。

    夏立言从前是不看自己一眼的,显然没把这个少主放在眼里。

    夏立言道:“咱们的老对手云海峰且不说,现在我发现有一股新的势力在打咱们的主意。”

    楚离笑了笑,不以为意的道:“直接灭掉就是了。”

    夏立言摇摇头:“一直没查清楚,他们鬼鬼祟祟躲在暗处,不时的偷袭一下,很惹人厌,偏偏拿他们没办法。”

    “宗内弟子下山了?”楚离道。

    “没下山。”夏立言道。

    这些弟子们都居住在山顶,武功没成之前不能下山,山主在闭关之前已经下过令,咱们伏牛山类似于封山状态,什么事都等到山主出关再说

    这些在他脑海里一闪而过,楚离却看到了。

    楚离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夏立言道:“但不可能所有弟子都不出去,总要采购一些日常之用,得与外界打交道,弟子们下山不时会遭到这帮家伙的暗算。”

    楚离道:“夏长老是担心,他们已经侵入山上?”

    “是。”夏立言道:“这帮家伙不会死心,就怕他们以为咱们好欺负,要欺上门来,所以不放心少主的武功来历,怕被人利用。”

    楚离皱眉道:“我想看看伏牛山的心法。”

    夏立言道:“伏牛山的心法口口相传,秘笈只有山主保存着,藏在哪里只有山主知道,你难道没学过伏牛山的心法?”

    楚离哼一声:“谁教给我?”

    “乔三没传给你?”

    “没有。”

    “唔,那就是山主没下令。”夏立言摇头失笑:“你们父子啊……,罢了,我会传给你。”

    “多谢夏长老。”楚离道。

    夏立言道:“至于剑法刀法掌法之类的,你可以去山上的藏武楼去看,除了没有伏牛山的心法秘传,那里有各种秘笈的前几层,后面几层也由山主所藏,免得流传出去。”

    楚离道:“其他宗派出如此?”

    夏立言沉声道:“所谓法不传六耳,一派之根本心法就是根基所在,若流传出去,那就是掘了宗门的根基,离覆灭也就不远了。”

    楚离笑道:“好像大雷音寺的武学就流传出去了吧?”

    “流传出去的不过最浅的层次,高深武学却是一丝不露,而且大雷音寺武学的根基是佛法,佛法比武功更难修,没有高僧指点,别想有悟,更别提修炼大雷音寺武功。”夏立言道:“咱们比不得大雷音寺根基深厚,得更加小心!”

    楚离缓缓点头。

    “关于慕容纯……”夏立言沉吟片刻,摇头道:“不必太过忧心,他是有野心,却不会有损伏牛山。”

    楚离道:“慕容长老我是放心的。”

    “这就好。”夏立言露出一丝笑容,抱抱拳:“那我就不打扰少主休息,告辞。”

    楚离送他到小院门口。

    他皱了皱眉头,原本想窥得伏牛山的心法秘传,如今看来,却是很难实现了,诸葛丰那一关没那么容易过。

    至于胜境,他提也没提,胜境的存在太敏感,需要旁敲侧击,直接从脑海里看才成,不能宣之于口。

    他上床睡觉之际,观照一眼慕容亮。

    他正在拼命的练功,这么下去,慕容亮的修炼进境可快不了,心里一腔愤怒无处发泄,对练武不宜。

    他摇摇头,看来自己需得不时看他,免得做傻事,掀自己的老底。(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