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511章 相见(六更)
    ps:还有更新,今天要加更。

    虚安仰头好奇的看向两团活动的血雾,好像有生命在其中挣扎一般,说不出的古怪。

    虚宁合什一礼。

    安王则有些激动的盯着血雾。

    空法若有所思的看着。

    这追血秘术确实是一绝,其奥妙之处是利用血脉中的力量,无形有质,创出此术之人当真学究天人,令人赞叹。

    两团血雾陡然一敛,化为两抹轻烟钻进虚安双掌。

    虚安不闪不避,只是好奇的看着它们钻进双掌,直接透进皮肤,再无痕迹,好像从没出现过。

    两人长吁一口气,慢慢收功,抱拳笑道:“恭喜王爷!贺喜王爷!”

    安王呵呵笑起来,眉开眼笑,抱拳道:“有劳二位府卿大人,九王叔,如此说来,虚安真是我的骨血。”

    “是,虚安就是你的儿子,今天开始录入天人府谱。”冷无忌抚髯笑道:“真是天幸,此子血脉纯粹,未来可是栋梁之才,你得好好的培养!”

    看追血秘术的样子,就能看得出血脉的精纯程度,虚安得冷氏血脉之精华,是一位天才人物。

    “九王叔,还轮不到我培养。”安王露出苦笑,摇头道:“他如今是金刚寺的弟子,开始修炼神通,只有修成神通才能出寺。”

    “哦?”冷无忌讶然打量虚安,摇头赞叹道:“真是幸事,皇上知道了不知该如何高兴,能有一位佛子为孙,这可是我冷氏大兴之兆啊!”

    “九王叔严重了。”安王笑道。

    冷无忌摆手道:“你可不能大意了,我冷氏一门还从没出现过佛子呐,佛子一出,则血脉不绝,当真是天大的幸事,我先得把这件事禀明皇上。”

    “九王叔,虚安明天便要返寺,还是等他离开了再说吧,免得人多嘴杂。”安王忙道。

    他是怕有人在虚安回寺的路上暗杀,虽说这种事不太可能,但毕竟要以防万一,真要出了好歹,自己就彻底完了!

    “唔,这倒也是,不过不必担心。”冷无忌摆手笑道:“皇上自有分寸,实在不成,让禁宫供奉护送他回寺即可。”

    “阿弥陀佛……”空法宣一声佛号,缓缓摇头:“老僧在此,自能护得自己徒儿,不必劳动大驾。”

    “呵呵,空法尊者,咱们现在可是一家人了。”安王忙道:“虚安现在身份敏感……”

    “王爷放心,虚安一生自会平平安安,不会有生死大劫。”空法缓缓道。

    安王看他神色坚定,知道勉强不得,只能笑道:“既如此,就听尊者的。”

    冷无忌笑道:“好啦,我也该走了,你这回就放心吧,好好做事!”

    他说着拍拍安王的肩膀。

    有了虚安这个儿子,安王可是占了大便宜,在宗室里的地位也不一样。

    即使他将来不能再有子嗣,有这一个就足矣,他在争夺皇位的路上领先了大伙一步,子嗣再不是他的弱点,反而成了他的强项。

    同样的才华与能力,皇上会首先考虑安王,佛子若能成皇帝,那该如何惊人,冷氏江山怕是会更进一步!

    安王恭送他们离开。

    待他回来,嘴角一直翘着,竭力控制自己不喜形于色,免得给人轻浮之感,却怎么也控制不住,一步落到九幽,一步升上云霄,命运之奇莫过于此了!

    “空法尊者,虚安就拜托尊者了!”他合什说道:“尊者有什么需要,灵药之类的,尽管吩咐,本王一定竭力而为。”

    “王爷不必如此。”空法摇头说道:“敝寺不缺这些,既然事了,咱们也该告辞了!”

    “不是明日么?”安王一怔:“还没将虚安介绍给府内诸人。”

    “不急在这一时。”空法道:“待虚安出寺之时,再认识他们也不迟,如今他正是开始修炼,不宜过多涉入红尘之事,不宜扰动凡心。”

    “……好,既如此,本王也就不多留了。”安王缓缓道:“要劳烦空法尊者多操心。”

    他也巴不得虚安赶紧回寺,呆在金刚寺才是万无一失的,留在府里委实危险,万一走漏了消息,不知道会有什么事。

    “这是自然。”空法合什一礼。

    虚安也合什一礼。

    空法握着虚安袖子,两人飘飘而起,宛如两片黄云冉冉而去,掠过院墙,消失不见。

    “唉……”安王长舒一口气,忽然觉得有一些疲惫。

    一直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原本以为到了绝境,忽然间绝处逢生,而且活得更好了。

    前几天还在自怨自艾,感慨命运不公,对自己太苛刻,下一刻却陡然翻转,天地顿变,命运之离奇当真让人莫测。

    看来老天还是眷顾自己的,先前的种种苦难皆是磨练,是为了让自己更强,如今有了虚安,自己便立于不败之地,即使自己再怎么折腾,看在虚安的面子上,父皇也不会责罚太重!

    虚宁合什微笑:“恭喜王爷。”

    “哈哈,尊者辛苦了!”安王大笑起来,虚宁有他心通,自己在他跟前根本不必遮掩,也没什么可遮掩的,大笑道:“真是天助我也!”

    “王爷可以振作精神了。”虚宁微笑道:“好好修炼,早日恢复修为。”

    “对!”安王大笑道:“大殿鸿图的日子不远啦!”

    虚安随着空法飘飘出了神都。

    “师父!”虚安忽然开口。

    他一直表现得很沉静,好像万事与己无关,对安王也未说一个字,更没唤父亲。

    对于这个父亲,他丝毫没有感觉到亲近,只有淡淡的抗拒与厌恶,好像有一股莫名的恨意。

    空法落到官道旁,看向虚安:“何事?”

    “我想看看萧施主。”虚安道。

    他知道要离寺,最想见的不是莫名其妙的父亲,而是萧诗。

    “她如今是安王正妃,将来自有相见之时,先回寺修炼再说。”空法道。

    虚安道:“我现在就想见。”

    “唉……”空法摇头道:“你凡心不宜再动,待你练成神通,想见便见,走吧!”

    他说罢不等虚安说话,提起他飘飘而去。

    虚安无奈的扭头看一眼神都。

    神都离他越来越远,他惆怅而郁闷。

    空法身法奇快,虚安只觉眼前的一切在飞速倒退,一眨眼功夫已经远远离开神都,离萧施主越来越远,他便越来越难受,思念之情更加浓烈。

    时间流逝,在虚安低沉的心情中,不知不觉过了一百里。

    已经是中午时分,空法停下身形,准备找一处歇一歇。

    虚安不复在王府时的沉静,蔫头耷脑的,脸满的不高兴。

    空法知道他在闹别扭,装作不知道,大步流星来到一片树林内,沿着林中夹径走了几步,眼前出现一座小亭,是供行人歇息的驿亭。

    “小和尚!”一道柔美的声音忽然响起。

    虚安顿时一颤,忙瞪大眼睛往前看。

    小亭里正站着一男一女。

    男子一白袍,女子一袭月白罗衫。

    她身姿曼妙,容貌绝美,仿佛一下吸引了周围的光线,让人眼睛只能盯着她,无法他顾,正是萧诗。(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