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486章 求救
    “这……这……”冷秋瞪大明眸,看看冷晴,又看看楚离。

    楚离叹了口气:“火候还是太浅。”

    冷晴扭头瞪向他。

    自己不是能打得过这个护卫嘛,怎么竟如此不济,一招都接不住?!

    楚离道:“你才练了两天,人家练了数年,怎么可能一下就胜过?”

    “这一招剑法不是很精妙嘛!”冷晴哼道。

    楚离笑眯眯的道:“再精妙的剑法,练不到家,也没威力,现在你们知道自己多差了吧?不拼命的练,不比现在更拼命,不可能有机会的。”

    他没说胜过冷涛,两女却明白。

    她们一下认清了现实,知道自己练得远远不够。

    宋流影抿嘴笑道:“大总管……”

    楚离笑道:“王妃难道还不想她们练剑?”

    宋流影忽然有些后悔,刚才不该推托,要是直接答应了大总管的话,现在小晴与小秋也就死心,不再练武。

    “这样吧,一个月。”楚离笑道:“只让她们练一个月,要是没什么成就,那就彻底的死心,不再练剑法,如何?”

    “大总管说话算话!”宋流影点头道。

    楚离看向两女。

    她们紧抿红唇,用力点头,有一种破釜沉舟的决心。

    楚离满意的点点头,总算没白费自己一番心思。

    宋流影笑盈盈扫一眼两女,似乎看到她们乖乖弃剑的模样。

    这一眼惹得她们更恼,化愤怒为力量,下决心要拼命的练剑,不怕累死自己一样的练!

    宋流影刚走没多久,外面传来褚总管的声音:“大总管,陆姑娘来了!”

    楚离眉头挑了挑,淡淡道:“请她过来吧!”

    “是。”褚总管忙应一声。

    片刻后,陆玉蓉推门进来,对二女轻颌首,看向楚离:“咱们找个地方说话reads;!”

    楚离看到她玉脸阴沉着,身上气势如巨浪排空,扑天盖地,似乎要压制不住爆发出来。

    楚离知道有大事发生,点点头,二人来到了天枢院。

    天枢院空荡荡的,杨絮与雪凌加上萧诗都不在,没人敢进来。

    “什么事?”楚离道。

    陆玉蓉道:“楚离,我知道你会起死回生的秘术!”

    楚离蹙眉道:“有什么人死了?”

    “是。”陆玉蓉咬着牙,点点头:“冷锋受了重伤身亡!”

    “嗯——?”楚离讶然看向她。

    照理来说,她会把冷锋藏于国公府内,最安全的地方才对。

    冷锋如果死了,那景王的皇位也就悬了,跟安王一般情形,景王的年纪不小,难说能不能再有子嗣。

    陆玉蓉道:“这些容后再说,到底能不能把他救回来?”

    楚离沉默不语。

    他不会承认这一点,否则就是麻烦之源,甚至皇上都会找上自己,拒绝不得,还不得累死?

    陆玉蓉紧蹙眉头:“不行吗?”

    她身上如巨浪般的气势一下散去,瞬间变得虚弱,有些失神的看着他。

    她原本神采飞扬,脸如白玉,此时脸如白纸,没一丝血色。

    “死了多久?”楚离道。

    “半天。”陆玉蓉叹了口气,看向他,目光却似乎没有焦点:“有人暗杀了他,我没来得及救下!……我知道你有办法。”

    她知道楚离曾把萧诗救活,是一种偷天换日的秘术。

    楚离默然不语。

    陆玉蓉紧抿红唇,前所未有的柔弱。

    她在等着楚离提条件。

    楚离缓缓道:“他在哪儿?”

    “景王府!”陆玉蓉忙道。

    楚离道:“带他到庆云城!”

    他不想在神都施展偷天换日,声势太大,会惹来皇上的关注,甚至各方高手的关注。

    “庆云城?”陆玉蓉蹙眉看他。

    楚离道:“这件事谁都要不要说,除了景王夫妇!”

    “……好。”陆玉蓉咬着红唇,紧盯着他。

    楚离道:“我在庆云北城门等你!”

    陆玉蓉裣衽一礼,身上再次涌起滔天气势,化为一抹流光消失。

    楚离闪了闪,出现在庆云城。

    他先包了一座酒楼,清空所有人,在酒楼顶上插几把长剑,钉几把斧头,然后再去庆云城北城门。

    他刚到北城门,陆玉蓉如一抹流光出现,双臂托着已经僵硬的冷锋reads;。

    楚离接过来,飘飘而至酒楼内。

    把冷锋放到桌上,楚离施展开偷天换日之术。

    陆玉蓉在一旁,看着冷锋从僵硬中慢慢柔软,最终睁开了眼睛。

    她知道楚离有偷天换日之术,仍觉得难以置信,这已经超出了武功的范畴,干涉天机,委实匪夷所思。

    楚离松一口气,这一次施展得很顺利。

    他抬头看着乌云压顶的天空,对陆玉蓉道:“你们赶紧离开,我的麻烦要来了!”

    “怎么回事?”陆玉蓉蹙眉。

    她能感受到天空传来的可怕威压,心悸莫名,直觉不停的在提醒她赶紧离开,有灭顶之灾。

    楚离叹道:“偷天换日的代价,老天看不过眼,要我偿命呢。”

    “这么严重?”陆玉蓉忙道:“不要紧吧?”

    楚离抬头看着越来越黑的天空:“生死两可之间,你们先离开,免得刚救了还再死一回。”

    他看一眼冷锋,摇摇头。

    冷锋还处于懵懂之间,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楚离又催陆玉蓉:“我不想分心,你们快走!”

    “……好吧。”陆玉蓉紧抿红唇,提起冷锋飘飘而去。

    楚离舒一口气。

    “轰隆……”一声巨响震动天地。

    天地间似乎只有这一声巨响,其余声音都消失。

    数道闪电瞬间击向楚离所在酒楼。

    电光之下,楚离静静坐在酒楼窗前的桌旁,神情平静沉稳。

    陆玉蓉与冷锋站在不远处的一间酒楼,电光映照下,甚至看到他冲自己笑了笑。

    “他怎么回事?”冷锋茫然的道:“怎么就遭了雷劈?”

    “还不是因为你!”陆玉蓉盯着楚离,冷冷道:“为了救你,才受这般天罚!……你欠他一条命!”

    冷锋哼道:“谁让他救我的!”

    陆玉蓉迅速扭头看他一眼,又扭回头,不再说话,只紧盯着楚离。

    粗壮闪电被楼顶的刀剑拦一下,把这些剑与斧子击飞,瞬间贯穿了酒楼,落到楚离身上。

    楚离顿时被电光包裹住。

    “完了!”陆玉蓉叹了口气,忽然心里空荡荡的,怅然若失。

    冷锋兴奋的道:“他必死无疑!”

    “啪!”陆玉蓉扭头给了他一巴掌。

    冷锋捂着脸恼怒的瞪着她。

    陆玉蓉冷冷道:“对救命恩人这样,让人寒心!”

    天空的雷电与乌云眨眼功夫消散,恢复晴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