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461章 四层(四更)
    天魔气忽然一缩,由水球化为一个闪着电光的珠子,约有龙眼大小,纯净的蓝色,碧蓝纯粹,比澄静的天空更新更蓝几分。●⌒,

    这颗龙眼大小的蓝珠好像蕴着闪电,不时迸出着电光,蓝珠迅速沿着他周身转了一圈,五脏六腑与骨骼血肉再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两中年男子觉得不妙,对视一眼,点点头,两人的右掌同时印上楚离胸口。

    楚离正在空中,猛然被两掌击中,原本翻涌的身体忽然凝住不动,好像被定住了。

    两人“砰”的倒飞出去。

    楚离身上传来强横之极的力量,震得他们血气翻涌。

    他们瞪大眼睛,难以置信。

    先前任由他们打的楚离竟然变得如此厉害,反震之力如此之强,自己竟挡不住!

    “这小子忒邪门了!”挺拔中年摇摇头。

    他身形再次收缩,变成了矮个子,俊逸脸庞又变成了猥琐不堪的丑脸,看上去宛如两个人,却是撤去了天雷掌。

    “怎么办?”削瘦中年皱眉道。

    猥琐中年摇摇头:“老徐,我看咱们还是撤吧!”

    “胡说什么!”削瘦中年一听就沉下脸,冷冷道:“就这么放过他?总得想办法灭了他!”

    “看他这模样,咱们能灭得掉?”猥琐中年指了指悬在空中的楚离。

    楚离衣衫猎猎,头发飞舞,一看就知道正在进行着惊人的褪变,武功已经突破了境界,会陡增一截。

    待会儿他结束突破,怕是形势颠倒,挨打的就是自己二人。

    “咱们两个一块出手却奈何不得他,”削瘦中年摇头道:“回到山里,大伙是不会信的,只以为咱们偷懒呢,我还要再试试!”

    “当断不断,待会儿想走也走不掉了!”猥琐中年没好气的道:“老徐,听我的没错,走吧!”

    “这也太……”削瘦中年摇头道:“你不打我打,不信还收拾不了他!”

    “好吧好吧,听你的,那就再试试!”猥琐中年无奈的再次提掌,两人一块击向楚离。

    他们没带剑,掌劲威力远胜剑法,不需用剑。

    “砰砰砰砰……”两人双掌如电,不停的击中楚离身体。

    楚离宛如沙包一般被他们狂风暴雨的击打,却是暗爽不已。

    他们的掌力已经无法伤到他,却成为天魔气的食物,心满意足的吞噬着一道道掌劲。

    碧蓝的珠子在身体流转,改变着身体之际,它变得越来越凝实,越发纯净,蓝意盎然,宛如真实的珠子,好像轻轻一捏就碎。

    “砰!”两人忽然倒飞出去。

    楚离衣衫贴回身上,头发落下,一切异变停止,他缓缓落到地上,觉得身体充满了无穷力量。

    碧蓝珠子一下落到心口,顿时血液如长河大江汹涌而动,他清晰听得到哗哗声,隐有风雷声,身体每一处都充满了无穷的力量。

    他倏的化为一道影子,击中反应不及的猥琐中年。

    “砰!”猥琐中年飞了出去。

    他能挡住楚离的拳劲却挡不住狂暴的力量,好像被飞奔的巨象撞飞,五脏六腑跟着一翻,眼前晕乎乎的有些恶心,看楚离是几重影子。

    楚离又一拳击飞了削瘦中年,跟着又两拳分别击中削瘦中年。

    削瘦中年高高飞了出去,不见了影子,彻底消失在远处树林。

    猥琐中年不等楚离再打过来,自己狂奔而去,接住同伴化为一抹电光,一眨眼消失不见。

    楚离长舒一口气,露出满意的笑容。

    自己的一番算计没有白费,他们果然助自己踏入天魔功第四层。

    他微阖眼帘,进入脑海虚空,巨大的天魔显现,一段口诀再次涌出,是第四层的修炼口诀。

    第四层天魔功衍生出新的妙用。

    脑海中的天魔脸庞渐渐发生变化,身形跟着变化,很快变成了先前那个猥琐中年。

    楚离睁开眼睛,大圆镜智打量自己,果然自己也变成了那猥琐中年。

    不愧是三十三天的天魔功,竟有如此神妙。

    他先前变化虽能改变容貌,却无法如此精微控制,能完全变化为另一个人。

    他身体运转着幻阴术,身体渐渐轻盈,好像化为了一片羽毛,轻飘飘的想飞起来,大圆镜智观看,已经化为一片影子,与夜色融为一体。

    他停止幻阴术,催动阴雷掌心法,汹涌的灵气沿着特异的路线运转,很快化为一丝精纯之极的内力,五脏六腑都被淬炼了一遍,然后双掌凝出一层紫芒,恰是阴雷掌。

    阴雷掌之后,他又换了另一套心法天雷掌。

    天雷掌比起阴雷掌更加霸道,对身体的负荷更大,但他身体经过了天魔功的淬炼之后,越发强横,天雷掌也轻易的施展出来。

    他长舒一口气,露出笑容,再次发出感慨,紫云山的前辈委实智慧惊人,能创出如此武学!

    安王坐在篝火前,面带笑容,似乎在畅想着楚离被杀之后的美妙日子。

    “王爷,不用派人去看看?”虚宁道。

    安王淡淡看他一眼:“看什么?生死由命,富贵在天,就看他自己的造化吧!”

    郑立德叹道:“王爷,我觉得大总管凶多吉少,那两个家伙太厉害,是紫云山的吧?”

    楚离得罪了紫云山的事府里已经传遍了,大伙都在猜测紫云山会怎么办,敢不敢刺杀大总府,跟王府做对。

    没想到这帮家伙果然胆大包天,真来刺杀了,而且一出手就是两个顶尖高手,不给大总管活路。

    王爷行事太让人寒心。

    大总管面临刺杀之际先想的便是保护王爷,关心的是王爷,而王爷却在大总管受伤之际落井下石,不但不救他,反而亲自动手打了他一掌。

    再怎么说也是府里的大总管,即使想对付他,也是府内之事,面对外人时,总要一致对外的。

    王府如此行径,委实薄凉无情。

    跟在这样的人身边,实在没什么安全感,不知道下一个死在他手上的是不是自己,一旦犯了错,怕是很难获得宽恕!

    “哼,他这是咎由自取,胆大包天,谁都不放眼里,这回终于喝了自己所酿的苦酒!”安王淡淡道,把一块木头抛到篝火里:“该熟了吧?”

    “是,熟了。”郑立德忙把架上的野味拿下来。

    野鸡被烤得金黄,浑身冒着油光,香气四溢,他却丝毫没有胃口,想的还是楚离。

    即使身处对手的位置,他也佩服楚离行事光明,纵使跟王爷不对付,仍旧尽职尽责,其品格实在让人敬佩。

    他扫一眼周围诸护卫们,看到他们脸色都阴沉着,气氛凝重,知道他们的想法与自己差不多。

    因为不是对手,他们甚至比自己更同情大总管。(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