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455章 终灭(四更)
    孟坚一激灵。

    这声音如此美妙,他记得如此深刻,一听便知道是谁,陆玉蓉!

    他脸色阴沉下来,英俊的脸庞变得狰狞。

    他原本喜欢的女人,竟然帮着楚离,背叛自己死不足惜,可恨的是,自己的伤势就是拜她所赐,若不帮忙,自己也不会这般狼狈!

    法悟扭头看向孟坚,低声道:“孟施主,这是谁?”

    “陆玉蓉!”孟坚咬牙切齿的说道。

    “陆玉蓉……”法悟皱眉想了想:“难道是仁国公府的小姐?”

    “就是她!”孟坚冷笑道:“貌美如花,心如蛇蝎!”

    “孟施主看过她的相貌么?”法悟道:“据说很少露出面容的,没几个人看过她什么模样,是不是真的那么美貌?”

    “你一个和尚还管人家美不美?”孟坚冷冷瞪着他:“你修的什么佛法!”

    “阿弥陀佛……”法悟忙合什一礼:“多谢孟施主指点,是我着相了!”

    “哼!”孟坚不屑的瞪他一眼。

    这些和尚就是这么烦人,处处违反人之本性,喜欢美女原本就是男人的本性,和尚偏偏要来个红粉骷髅,强行想象成白骨与肮脏的血肉,倒人胃口!

    “阿弥陀佛……”法圆的声音徐徐响起:“陆施主大驾光临,小僧有失远迎!”

    “听说你的问心指精妙绝伦,我特来领教!”陆玉蓉清冷的声音在天空中飘荡。

    “陆施主过誉了,陆施主若没别的事,不要打扰众人早课,小僧马上过去就是!”法圆的声音徐徐而动,从容沉静。

    “好得很,那咱们换一个地方!”陆玉蓉的声音响起。

    “阿弥陀佛……”法圆的声音渐远。

    法悟满脸的羡慕神色,叹息道:“这陆施主好深的修为,能让法圆师兄如此看重。”

    “哼,一对狗男女!”孟坚冷冷道。

    “哪一对狗男女!?”一道声音蓦的在他身后响起。

    法悟瞪大眼睛,看着楚离凭空出现,落在孟坚身后。

    孟坚浑身汗毛一下竖起,宝蓝长衫瞬间鼓起来,倏的一下贴到身上。

    “轰隆……”天空中隐约传来闷响。

    “好,竟然还有一掌!”楚离笑了笑,一掌拍下。

    他没想到孟坚还留着一记阴雷掌没使出来,也算心计深。

    “砰!”两人双掌相交。

    楚离动作僵了僵,随即恢复如常,在法悟冲过来之前,一掌印在孟坚胸口。

    “哧!”数道血箭从孟坚身上喷出。

    嘴巴与他原本挨了飞刀的伤口同时往外喷血,好像漏了口子的水壶,每一处都在喷水。

    孟坚这一记阴雷掌发出,体内贼去楼空,这时挨上一掌,结结实实的一掌,五脏六腑直接碎成肉泥,唯有皮肤还看不出异样而已,真成了皮囊。

    楚离看一眼法悟,微笑道:“打扰啦。”

    他一闪而逝,鸿飞杳杳。

    法悟原本想出招,但招式只出到一半,一切已经结实,楚离消失。

    “孟施主!”法悟忙扶起孟坚,催动内力想助他疗伤。

    内力一进去,他便颓然放弃,悲悯的看着孟坚。

    孟坚脸色泛青,似乎有一层黑气浮动。

    他睁着双眼死死瞪着法悟:“让师兄替我报仇!替我报仇!”

    法悟叹道:“孟施主,我会替你超渡亡魂的。”

    “你……你……死和尚!”孟坚眼睛猛的一下瞪大,身子一颤,随即气绝而亡。

    “阿弥陀佛……”法悟放下孟坚,合什一礼,低头喃喃诵经。

    法相飘飘而至,脸色大变。

    “法悟,孟施主他……?”

    “法相师兄,孟施主已经死了,阿弥陀佛……”

    “谁干的?”

    “楚施主。”

    “……好,好,好个楚离!”法相叹一口气。

    在他们保护之下,楚离从容而至,杀了人后无声无息的离开,视他们大雷音寺如无物,不愧是楚离!

    法悟诵完一篇佛经,抬头看他:“法相师兄,楚施主武功委实厉害,我不是对手。”

    “你没受伤吧?”法相忙道。

    法悟摇摇头:“他好像对我并无恶意,还冲我笑,我还没能伸出手,他已经杀了孟施主,当真是快得很,他要想杀我,我也跟孟施主一起死了!”

    法相道:“没伤你就好。”

    “楚施主根本不怕咱们大雷音寺,是不是?”

    “嗯,他武功卓绝,又有国公府及王府为恃,对咱们大雷音寺没有敬畏。”

    “阿弥陀佛……”法悟叹道:“法相师兄,我想回寺闭关。”

    “也好。”法相缓缓点头。

    他探过了孟坚的身子,摇头叹气,这一掌下来,就是服了祈元丹也只能吊一口气,不可能活过来的。

    “孟施主可惜了。”法悟摇头道。

    孟坚与他的武功相仿,出身相似,眼见着他因为惹了强大的对手,命丧黄泉,他悲悯之际也起了奋发之心,孟坚的今天也可能是自己的明天,所以得拼命的练功,让自己武功更强。

    他修的是佛法,却不是高僧大德,还堪不透生死,想更好的活着,追求更精妙的武学。

    正在此时,一个小沙弥跑进来:“法相师叔,法悟师叔,外面有位张施主求见,他说自己来自禁宫,寻找一位孟施主。”

    法相缓缓道:“法悟,你在这边守着,我去迎接这位张施主。”

    “是,法相师兄。”法悟应道。

    慈恩寺前站着一个修长的中年男子,面如冠玉,俊逸不凡。

    他一袭青衫,负手而立,自有一股遗世独立的潇洒风范,若有所思的看着慈恩寺。

    慈恩寺大门忽然洞开,法相合什一礼,神色肃重:“张施主有礼了,贫僧法相,请施主随我来。”

    “法相大师有礼。”张刺抱拳。

    他看法相大师脸色沉肃,觉得不妙,一边往里走一边问道:“我那师弟伤势如何了?”

    “张施主晚来了一步。”法相摇头叹息:“孟施主刚去世。”

    “孟师弟他死了?”张刺皱眉:“伤势如此之重?”

    法相摇头:“刚才楚施主闯进敝寺,唉……,阿弥陀佛!”

    “楚离?!”张刺冷下脸来。

    法相缓缓点头。

    两人说着话来到孟坚所在的禅院。(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