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449章 法悟(四更)
    “什么办法?”萧诗哼道。

    她一问出来就后悔了,问也白问,陆玉蓉能说才怪呢。

    陆玉蓉笑道:“据我所知,这孟坚也有对手。”

    萧诗打量她一眼:“你会这么好心?”

    “两个!”陆玉蓉明眸带着笑意:“只要两个,我就能弄走孟坚。”

    “……你们府里哪有这么多!”萧诗哼道:“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

    陆玉蓉道:“不是光明圣教,别的也行!”

    “……好吧,我答应你。”萧诗道:“想办法把姓孟的弄走,免得呆在府里烦人!”

    陆玉蓉道:“你该知道,这只是治标之法,他终究还是要找上楚离的!”

    萧诗道:“待他在秘卫府站稳脚,孟坚又算什么!”

    “这倒也是。”陆玉蓉轻颌首,摇砂叹道:“真没想到,萧二小姐也这般精明厉害。”

    楚离在秘卫府的地位必然尴尬,却也是一个机会,一旦站稳了,他有秘卫府相助,如虎添翼,这如果是萧诗先前的算计,那自己也要甘拜下风。

    “彼此彼此。”萧诗淡淡道。

    她只是顺水推舟,形势发展如此,皇上的决定也出乎她意料。

    冷颖看了看陆玉蓉,又看看萧诗,嘟嘟嘴。

    跟她们一比,自己真成了傻瓜,根本听不懂她们的话,好像在打哑谜一样。

    “走啦。”陆玉蓉转身离开。

    萧诗摆摆手。

    雪凌与杨絮忙点头,送她们出天枢院,一直送到王府门口。

    她们返回天枢院的途中,孟坚忽然出现,挡住她们的路。

    他抱拳露出俊朗微笑,如玉树临风而立:“两位姑娘可是王妃的侍女?”

    “正是,你是哪一位?”杨絮温柔的说道。

    孟坚微笑道:“在下孟坚,想见王妃一面,还望二位姑娘成全。”

    杨絮一怔,随即摇头道:“孟公子,王妃不见男客的,不知孟公子有什么事吗?我们可以代为转告王妃。”

    “也好。”孟坚道:“在下想见一面楚总管。”

    “那真不巧。”杨絮摇头笑道:“大总管正在秘卫府闭关,公子可以去秘卫府试一试。”

    孟坚目光灼灼,扫过二女,似乎要看透她们心底:“不知楚总管何时出关?”

    “我们身为侍女哪能知道。”杨絮微笑道:“大总管自己也不清楚的,可能一个月,可能两个月,看修炼的情况而定。”

    “那便多谢了。”孟坚笑道。

    杨絮笑道:“孟公子不必客气。”

    孟坚目送两女消失在月亮门,他脸上的笑容敛了去,淡淡冷笑。

    他有紫云山的秘术,夜晚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侍女侍卫屋外,仔细的听墙角,探得消息。

    通过各人的私下议论,他已经知道,弟弟在出王府之前,好像给王妃下了毒,差点儿把她毒死。

    弟弟做了这等事,自然要脱身,悄悄的出府,可惜最终仍没能逃过王妃的毒掌,被她所害!

    纵使萧王妃生得再美,大季第一美人儿,杀了弟弟,那也得杀了她替弟弟报仇!

    不过可惜,楚离没回来。

    他不必多猜就知道,既然是萧王妃下的杀手,执行的一定是楚离这个最忠实的狗腿子,自己想安慰弟弟的在天之灵,那便把这两人一块杀了!

    至于说楚离的武功厉害,他却没怎么放在眼里。

    在他看来,四大宗派与武林并非一个层次。

    关键就是武学。

    四大宗派的武学与其余各派天差地别,修炼四大宗派武学,有望跻身天神境界,而其余武林各派,能成为天外天就是幸运之极。

    四大宗派武学,天外天只是起点,只为了天神而存在。

    楚离出身逸国公府,修的是国公府武学。

    国公府再厉害也比不了四大宗派,即使能偷得四大宗派武学也练不好。

    楚离有如今这般名气多半是智谋所得,行事手腕厉害,再者就是他年轻,同样的武功放在老者身上,可能也没那么了不起。

    他负手踱步,慢慢回到小院。

    秘卫府他有些顾忌,去那边杀人不是明智之举,惹上秘卫府是自找麻烦。

    缓缓坐到石桌旁,他露出一丝笑容。

    看到两女,他便知道了天枢院的位置。

    晚上去探一探路,看有没有机会杀掉萧诗,引出楚离。

    待杀了楚离,他便离开神都,逍遥自在。

    安王对楚离颇为忌惮,有杀心,自己这么一杀,顺了他的意,未必会真派人追杀自己,做做样子而已,毕竟自己出身紫云山。

    只是可惜了这位萧王妃,大季第一美人儿。

    不知这位萧王妃比陆玉蓉如何。

    陆玉蓉虽看不清脸庞,但观其曼妙身段与动人眉眼,便知必是一位绝色美人,她身上有一种清冷如仙的气质,格外的吸引自己,若能将其纳入房中,也不枉自己在紫云山苦修十年!

    今晚就要看一看这位萧王妃的美貌,大季第一美人儿到底如何的美貌!

    他正在遐思之际,外面忽然传来脚步声,褚总管的声音响起:“孟公子,有一位大师想见孟公子!”

    “大师?”孟坚皱眉,一听到和尚,马上想到大雷音寺,沉声道:“哪一派的和尚?”

    “大雷音寺的。”褚总管恭敬的回答。

    “不见!”孟坚沉声道。

    “阿弥陀佛……”一声佛号蓦的响起,平静悠缓,如湖水般缓缓平铺开去,响彻整个王府:“孟施主,咱们又见面了!”

    “法悟!”孟坚冷冷道:“阴魂不散!”

    一个灰袍青年僧人飘飘落到小院,双掌合什一礼:“孟施主让小僧好找!”

    这灰衣僧人约二十岁,身形挺拔,相貌平平,却鼻子又挺又直,让平庸的脸庞增添了几分英气,让人一见难忘,双眼平静温和,挂着淡淡笑容。

    “法悟,你何必非要跟我过不去!”孟坚沉声道:“我一直看在大雷音寺的面子上,不跟你一般见识,你莫要不识好歹!”

    “小僧陷入瓶颈,要旗鼓相当的高手切磋。”法悟微笑道:“孟施主武功与小僧在伯仲间,最是相宜,这般切磋不仅对小僧有益,孟施主也获益匪浅吧,何乐而不为?”

    “我没兴趣跟你打!”孟坚沉声道:“你若不走,我只能拿出杀手锏!”

    法悟顿时笑起来:“好啊,正要领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