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433章 进宫(三更)
    陆王妃叹口气:“真就这么杀了他们?”

    她还有几分不真实感,难以置信。

    萧诗道:“陆姐姐,咱们出去看看吧。”

    “还是算了吧……”陆王妃迟疑。

    “走吧。”萧诗扯起她的手,两人袅袅出了屋,陆玉蓉诸女也跟在后面。

    应无求几人正在抬起赵江河与孙义德的尸首,准备往外走,看到她们出来,忙停住。

    萧诗淡淡道:“真死了么?”

    应无求抱拳道:“王妃,属下已经确认过,确实死透了。”

    “不能活过来了吧?”萧诗道。

    她拉着陆王妃来到两具尸首前,低头打量着气绝而亡的两人,他们双眼犹自睁大,露出愤怒与不甘的神色,死不瞑目,怎么也想不到萧诗真敢杀他们。

    应无求道:“即使服下祈元丹,他们也活不过来了,王妃放心!”

    “嗯,要是换了楚离,会把他们的脑袋割下来。”萧诗轻颌首,淡淡道:“我见不得这般血腥,就算了,总之,你们想办法,别让他们再活回来!”

    “……是。”应无求想了想:“咱们再等上半个时辰,然后再带着他们去神都府尹,那样谁来也救不活他们了!”

    “甚好。”萧诗颌首,摆摆玉手道:“好啦,去吧。”

    “属下告退!”应无求抱抱拳,带着众人退出去。

    亲眼看到了尸首,原本猖狂不可一世的孙义德彻底闭了嘴,没了性命,发不出一点声音,说不出一句话,任他再猖狂,说丢命就丢命,想想真是让人生出莫名的感慨。

    陆王妃也终于有了真实感,确信孙义德与赵江河真的死了。

    她忽然觉得,自己这些年白过了,对王妃的权势没一点儿了解,没有真正运用过这种权势,王妃与自己在家做闺中小姐确实不一样的!

    不过回过头一想,自己即使知道了,也没这个硬心肠,狠不下心下令杀人,萧诗不愧国公府出来的,杀人如寻常小事,面不改色。

    再想想自己侄女,也是这般,杀个人比捻死只蚂蚁还简单,根本不把人命当人命。

    她摇摇头,自己确实没那般本事,做不了这种王妃!

    陆玉蓉摇摇头。

    萧诗道:“陆小姐,你以为如何?”

    “你惹了大麻烦。”陆玉蓉首家。

    萧诗淡淡一笑:“这是麻烦?”

    “……也对。”陆玉蓉失笑:“对你而言,这些确实没什么。”

    不管萧诗的哪一个身份,是安王正妃还是国公府的二小姐,杀两个禁宫秘卫并不算什么了不起的,皇上也顶多训斥两句,甚至训斥也不会。

    外人怕这些禁宫秘卫是因为皇上,一旦不怕皇上,又怎怕这些禁宫秘卫?

    皇上再狠,萧诗毕竟是儿媳妇,不犯谋逆之罪,断不会杀,再怎么不满,也不会杀国公府的小姐。

    萧诗道:“我要进宫面圣,当面问问,皇上他这是什么意思!”

    “你还想闹大?”陆玉蓉道。

    萧诗哼道:“这都是别人逼的!”

    她对这帮禁宫秘卫的阴毒深恶痛绝,竟然敢往楚离头上栽罪名,想置他于死地,她不闹一闹,他们还以为自己这个国公府的小姐是摆设!

    她就是要打禁宫秘卫的脸,要给皇上一个难看,倒要瞧瞧谁还敢乱来!

    陆玉蓉似笑非笑看着她:“他们对付楚离,惹你起杀机了吧?你对楚离真够好的!”

    “这是自然!”萧诗不甘示弱的凝视。

    两人之间暗流涌动,周围诸女都能感觉得出来。

    楚离蓦然出现在天枢院口,踏进院内,抱拳冲陆王妃笑道:“多谢王妃!”

    陆王妃轻轻摇头:“也没帮上什么忙。”

    楚离笑道:“有陆王妃在,总算有个见证,免得空口无凭,这些禁宫秘卫赖帐!”

    “皇上若问起,我会如实回答!”陆王妃缓缓道。

    她原本也顾忌禁宫秘卫,觉得不能招惹。

    如今看萧诗根本不拿他们当回事儿,说杀便杀,忽然觉得自己以前太小心翼翼,实在没有必要,她一下想通了,身为王妃,皇上的儿媳妇,禁宫秘卫根本不算什么。

    楚离抱拳道谢。

    陆玉蓉收回跟萧诗对视的目光,落在楚离脸上:“楚离,好算计,让萧二小姐顶在前头,也就你能做得出来这种事!”

    但凡自诩男子汉大丈夫的,都不会女人冲在前,替自己挡灾。

    楚离倒好,自己躲起来看热闹,让大季第一美人儿打头阵,出面收拾禁宫秘卫。

    楚离道:“我要收拾了他们,麻烦一大堆。”

    他也没想到萧诗真杀他们,只让萧诗把他们打发走即可。

    他明白,这两个家伙是自己找死,非要给自己安个罪名,否则,萧诗讽刺几句,然后轰出府外就是,不会下杀手。

    “哼,你就不怕别人说你靠女人庇护?”陆玉蓉似笑非笑,满是讽刺的语气。

    楚离道:“随他们说吧,总之,人是死了!”

    “禁宫秘卫会这么忍气吞声的算了?”陆玉蓉哼道:“他们对付不了萧二小姐,还对付不了你?”

    “那就要看看谁的手段高了。”楚离道。

    萧诗淡淡道:“他们敢进王府,我就敢杀!”

    陆玉蓉摇头叹口气。

    萧诗这手法简单粗暴,却极有效。

    ——

    萧诗在陆王妃的陪伴下,在诸护卫的簇拥下,出了王府。

    楚离不能明着跟着,毕竟他借口闭关练功,再出现就太明目张胆了。

    禁宫隔着王府不远,一里路左右,马车很快到达。

    楚离充当了车夫,戴着斗笠遮住脸。

    马车停在一座巨大的宫门前。

    朱红的墙有十米高,宫门又宽又大,能容得下两辆马车并行,宫门黑乎乎的似木非木,刚一靠近,他身上的长剑就隐隐想飞出去。

    宫门有巨大磁性,但凡金铁之器皆进不了门。

    景王府有陆王妃冷颖陆玉蓉,安王府有萧诗、宋流影、薛凝玉,及冷秋冷晴二女,一群女人站在宫门前。

    有内侍飞跑着去通传。

    按照规矩,她们该提前通禀一声,皇后及太后同意之后才能进宫。

    但她们直接站在宫外等候,皇后及太后也不可能拒绝,伤了她们脸面,最终还是会同意的。

    很快,禁宫有一个总管匆匆过来迎接,满脸笑容,小心翼翼引着她们进去。

    楚离他们一群护卫则留在禁宫外,不能进宫。

    楚离坐在马车上,戴着斗笠遮住脸,打量着这高耸的朱墙,脑海里闪现禁宫内的情形。

    可惜禁宫面积极大,大圆镜智竟然笼罩不过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