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417章 同命(五行阴阳宇宙星光灭绝)

第417章 同命(五行阴阳宇宙星光灭绝)

    ps:第十三盟诞生啦,盟主五行阴阳宇宙星光灭绝!

    陆玉蓉轻轻按出一掌。

    虚空中忽然传来一股汹涌力量,凝聚于她掌端,形成一个若有若无的手掌轮廓,虚空中的力量不断涌来,越来越快,最终凝成了一只白玉手掌。

    大小与陆玉蓉的右手一般无二,仿佛按照她的手为模,用白玉雕刻而成的一只白玉掌。

    看似缓慢,其实极快,一眨眼便凝成,白玉掌倏一下消失,下一刻出现在三娘胸前,无声无息消失在她胸口。

    “噗!”三娘仰天喷出一道血箭。

    她身后如有绳子猛的一扯,直直飞起,撞到田石怀里。

    田石忙叫道:“三娘!”

    陆玉蓉轻飘飘又按出一掌。

    虚空中的力量在她掌端又凝成一只白玉掌,下一刻出现在田石胸口,然后如水滴落进久旱之田,无声无息的消失。

    “噗!”田石背倚墙壁,喷出一口血,软绵绵的伏在三娘身上。

    三娘强撑着不闭上眼睛,微笑看着田石。

    田石吃力的伸出手掌,抹去她嘴角的血,俊脸露出一丝微笑,柔声道:“三娘,咱们逃不出去了!……这一世对不住你,下一世我一定好好偿还你的情意!”

    三娘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能躺在你怀里而去,我已经满足了,老天待我不薄。”

    “三娘……”田石叹息一声,深情的凝视着她:“我们不该遇见的,若没见到我,就不会误了你一生。”

    “我很高兴我们能遇上。”三娘声音越发虚弱,却笑得更甜美:“为了你,我做什么都高兴,世界是这般美好,我一点不觉得辛苦。”

    “三娘……”田石轻轻摇头。

    三娘虚弱而清晰的说道:“可惜我没用,学了光明圣教的武功也不能救你,我原本打算,待你报仇的时候,你要是遇到危险,我能救你出去,要是没遇到危险,我就跟在你身边,咱们远走高飞,……可惜光明圣教的武功我没练好。”

    “三娘,你是个傻丫头……”田石伸手抚摸上她白皙的脸庞,微笑道:“我这一辈子只为报仇而活,没想到能有你一直陪伴在身边,也算不枉一生。”

    陆玉蓉脸色变得惨白,这两掌凝出,她体内贼去楼空,虚弱无比。

    若非在景王府,她不敢施展此秘术。

    三娘脸带甜美笑容,慢慢没了声息。

    田石轻声叹息:“三娘……”

    他抚摸着她脸庞,手轻轻颤抖着,泪水沿着他眼角簌簌流下。

    他的手慢慢停下来,端坐不动,气息消失。

    大厅里无声无息,众人盯着二人,说不出话来。

    陆玉蓉明眸闪动着,玉脸却没有表情。

    景王半晌之后,叹了口气:“厚葬二人!”

    “是。”八名护卫抱拳,抬起二人慢慢退出大厅。

    陆玉蓉静静坐在太师椅中,似乎仍处于沉思中,一动不动。

    景王阴沉着脸色,殊无一丝铲去刺客之喜。

    良久过后,景王长长叹了一口气:“失去田石,我如失了一臂,唉……,田宏,我实在想不起来这人!”

    “姑父,他终究不是你的人。”陆玉蓉神色低落:“他如果将来在关键时候暗算一下,损失之惨重无法估量,现在除了也好。”

    “是啊……”景王拍着椅子扶手,叹息不已:“实在可惜……,他也真是死脑筋,唉……唉……”

    他一脸遗憾神色,摇头不已。

    陆玉蓉默然不语。

    “玉蓉你不要紧吧?”景王打量她,关切的道:“收拾他们费了大力气吧?”

    “光明圣教的秘术极厉害。”陆玉蓉道:“要趁着她没能完全催动出来灭了她,否则,最后压制不住,整个王府都会遭殃!”

    “有这般厉害?”

    “宝亲王最有体会。”陆玉蓉道:“他都压制不住。”

    “……我决定了,厚葬二人,对外则说小锋遇刺身亡!”景王沉声道。

    他看到陆玉蓉的武功,再想想自己的儿子,终于痛下决心,不再管其他,先把他扔进国公府里再说,是龙是虫看他自己的造化,再这么惯着,终究是废人一个。

    陆玉蓉轻点头:“姑父英明!”

    “他就交给你了,怎么收拾他,你有心得。”景王哼道:“我不会过问!”

    陆玉蓉露出一丝笑容。

    第二天清晨,陆玉蓉在自己的小院内慢慢练功,舒缓着身体,**之后,她的疲惫虚弱感已经消失,九天玄女神功便是如此神奇。

    练完功后,她穿了一件宽松的月白长袍,坐进小亭里。

    外面阳光明媚,天气极好,她的心情却不好,懒洋洋的提不起精神。

    两个侍女看她心情低落,知趣的没打扰,轻手轻脚,端茶送水,把瓜果放到石桌上,便站在一旁不出声。

    “砰!”院门被猛的撞开。

    冷峰怒气冲冲的进了小院,冲进小亭,大声质问道:“表妹,是不是你的主意?”

    陆玉蓉淡淡瞥他一眼:“什么主意?”

    “明明是刺客死了,怎么说是我死了?”冷峰大声道:“我还活着呐,怎么就被死了?!”

    “姑父的决定,你去问姑父吧,别来烦我!”陆玉蓉摆摆玉手,拿起茶盏轻啜一口。

    “即使是父王的决定,也一定是你出的主意,对不对?”冷峰怒哼道:“把我扔进国公府当杂役,表妹,你是怎么想的?”

    陆玉蓉轻啜茶茗,看也不看他。

    “我知道,你一定是嫌我碍眼!”冷峰哼道:“在这里耽搁了你跟楚离,是不是?”

    “是。”陆玉蓉点头,放下茶盏:“你说得不错!”

    “他姓楚的有什么好!”冷峰涨红了俊脸,大声叫道:“不就是一个当侍卫的嘛,你眼光也忒低了,竟看上了这么个家伙!”

    陆玉蓉淡淡看着他:“你觉得自己比楚离好?”

    “当然!”冷峰哼道。

    陆玉蓉道:“你武功比楚离高?心智比楚离强?……除了你是王爷的儿子,你自己有什么本事?”

    “你……”冷峰俊脸更红。

    陆玉蓉淡淡道:“我不是楚离的对手,你呢?你接得下我一掌吗?”

    “表妹,你别太过份了!”冷峰哼道:“我哪有这般不堪?”

    “你就是这么不堪!”陆玉蓉道:“这样吧,如果你能接住我一掌不受伤,你可以不去国公府,要是接不住,你就老老实实当你的杂役去!”

    冷峰怒哼道:“好,一掌就一掌。”

    “准备好了吗?”陆玉蓉淡淡道。

    “来吧!”冷峰双手护在身前,哼道:“我已经不是一年前的自己了!”

    陆玉蓉一掌拍出。

    “砰!”冷峰飞出院外。

    “关上门!”陆玉蓉哼道。(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