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395章 典故(盟主花虫007)
    ps:第七位盟主诞生啦,盟主花虫

    九天玄女神功乃是九天玄女一脉所修之功法,但凡修炼者,注定孤独终生,因为此功至阴至寒,纳天地至阴之气,纯化身躯,化为至阴之躯。⊙。⊙

    如此身躯,非是凡人所具,近乎仙体。

    而如此身躯也非是凡人能够亵渎,尤其男子,一旦有肌肤之亲,便会无疾而终。

    男子禀性阳刚,宛如一团火,一旦与九天玄女神功的修炼者有鱼水之欢,便如被浇了倾盆大雨,再烈的火也承受不住,孤阴不生,生机灭绝。

    陆玉蓉身边围绕的是女子,而且皆修炼了姹女神功,便是因为此故,若是男子在身边,即使没有肌肤之亲,久了也会阳气受损,身体虚弱。

    她也习惯了身边都是女人,反而对男人的气息极不习惯,极为反感,这也是修炼九天玄女神功所致,就像水看到火一样,莫名的讨厌。

    楚离捉住她的手,她脸色不变,却勃然大怒,动了杀机,于是毫不保留的把九天玄女神功内力催动起来,攻向楚离。

    却不想楚离毫无反应,九天玄女神功的内力竟伤害他不得。

    这出乎她的预料,也让她想起了九天玄女神功的一个典故。

    九天玄女神功历代传人中,皆是孤独一生,但有一个例外,只有一个传人找到了自己的男人,并且厮守一生。

    这比得到九天玄女神功的传承更大的运气。

    如此男人天下难寻,一是不畏九天玄女神功,二是能破开她心房,九天玄女神功易破,九天玄女难破。

    她对这个有清晰的体会,看到男人,自己不但没有欣喜之情,反而有厌恶之感,强行克制,外表看不出来而已。

    想破开九天玄女的心房,无异于扭转乾坤,让一个喜欢女人、讨厌男人的喜欢上一个男人,这跟让一个男人改变性取向没什么两样。

    看到楚离,她也是一样的讨厌,不过因为楚离身上迷雾重重,惹起了她好奇,强烈的好奇压偶尔能压制住厌恶,多数时候还是厌恶。

    此时楚离一捉住她的手,瞬间放大了这股厌恶之意,她于是毫不犹豫的下杀手,却没想到九天玄女神功竟然失去了威力,没能伤着他。

    她失了失神,若有所思。

    看来当世之上,还真有男人不惧自己的九天玄女神功,头一次碰上,原本还以为这个典故是传说,给九天玄女神功传人一个虚无缥缈的安慰与希望呢。

    不过可惜,纵使他不惧自己的九天玄女神功,也无法改变自己厌恶男人的本性。

    楚离笑道:“陆姑娘,你这九天玄女神功虽厉害,却不是天下无敌。”

    “哼,天下无敌!”陆玉蓉横他一眼:“对男人来说,这就是天下无敌!”

    楚离失笑道:“那就换我来啦!”

    水球落入心脏,瞬间血液如江河滔滔,汹涌呼啸,无穷力量被血液搬运至周身。

    他一甩手,陆玉蓉顿时飞了出去,好像布娃娃般毫无反抗之力。

    陆玉蓉忙催动九天玄女神功,刚想卸去力量,眼前白影一闪,楚离的气息靠近,一拳击中她肩膀。

    “砰!”她只觉自己如怒浪中的一只小船,反抗根本无济于事,九天玄女神功只能让身体不受伤,改变不了身体的去势,以更快的速度射了出去。

    “砰!”她撞上一棵树。

    后背疼痛,五脏六腑翻涌,她忙运功化解,同时防备着楚离的再次奇袭。

    这念头刚一起,眼前白影一闪,楚离的拳头再次在眼前放大。

    她竭尽全力的往左一闪。

    “砰!”一声闷响中,她身后的松树摇摇晃晃,随即缓缓往后倒了下去。

    楚离这一拳,有她腰身粗的松树折断。

    她周身九天玄女神功完全运转,再不敢有一丝留力,却发现楚离已经停住,笑吟吟看着自己。

    她恼怒异常,冷冷瞪着楚离。

    楚离笑道:“陆姑娘,这几下如何?”

    “哼,果然有几分本事!”陆玉蓉冷笑道。

    刚才的他确实神威凛凛,自己不是对手。

    她觉得楚离一定用了催动潜力的秘术,所以只能威风一时,不能持久。

    但即使如此,也足够惊人,自己未必能接得住。

    楚离摇头叹了口气:“安王一旦运转阿修罗神功,也有这般威势,所以陆姑娘,你可别小看了他!”

    陆玉蓉蹙眉:“阿修罗神功有如此厉害?”

    楚离笑道:“我何曾骗过你?”

    陆玉蓉哼一声,没有反驳。

    楚离说话可能掩遮,却不会说谎骗她,这也是她敢于跟他合作的关键。

    陆玉蓉缓缓道:“既然如此,大雷音寺确实得更快的行动,但大雷音寺未必管用。”

    楚离道:“别的事,大雷音寺可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与皇上争锋,但这件事非同小可,大雷音寺不会让步,一定会派人来神都!”

    “……好,我会推一把。”陆玉蓉淡淡说道:“楚离,你何时跟大雷音寺也有勾结了?”

    楚离笑而不语。

    陆玉蓉道:“是离江边那个吃人脑的家伙吧?”

    楚离眉头挑了挑,惊奇她眼线的厉害,这件事竟也知道。

    这件事只有法圆他们五个知道底细,桂老他们也不清楚,几乎没有泄密的可能。

    陆玉蓉哼道:“真够厉害的,跟大雷音寺能合作,若是逸国公府知道了,不知有什么后果?”

    楚离失笑:“陆姑娘明白的,这威胁不了我。”

    “总之你小心点儿!”陆玉蓉撇撇红唇,心下悻悻,对楚离越发厌恶。

    每次跟他交手,总是吃亏,这让她极为不忿,总在想办法找回来。

    楚离指了指她肩膀:“陆姑娘见谅,你的衣裳……”

    陆玉蓉低头一看。

    左肩竟然有一个拳洞,正是楚离刚才那一拳所致,把衣衫震碎,好像烙铁印下来的一般。

    她蹙眉看着隐约露出的肌肤,如白玉一般,没有受伤。

    楚离轻咳一声:“要不,我去找一身衣裳过来?”

    “哪里去找?”陆玉蓉没好气的瞪他。

    楚离道:“稍等。”

    他说罢一闪消失,几次呼吸之后,手上已经拿了一件月白罗衫。(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