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369章 上门(五更)
    “大总管,外面有应护卫与邓护卫求见。”宋流影的一个侍女盈盈过来,脆声禀报。

    诸女看向他。

    楚离摆手道:“让他们回去吧,心意我知道了。”

    “是。”侍女轻盈的出去。

    “两位护卫替大总管你报不平,差点儿被王爷逐出府。”宋流影叹道:“一面也不见,就不怕伤他们的心?”

    楚离摇头叹道:“见面对他们没好处,还是不见为好。”

    宋流影深深看他一眼,摇摇头。

    王爷若能宽宏大量,把楚离收至麾下,将是如虎添翼,这实是难得的奇才!……可惜王爷心胸不够宽广,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事,心胸与禀性多是天生的,后天很难改变,王爷无法勉强自己宽广。

    宋流影吃过晚饭后,来到安王的书房。

    书房里只有薛凝玉一人,不见虚宁。

    看到她进来,薛凝玉打了个呵欠,想要起身离开。

    宋流影拉住她,把楚离的话说了一遍。

    薛凝玉明眸瞪大,吃惊的看着宋流影。

    宋流影摇头叹口气:“看来大总管终究不是咱们王府的人,王爷断不能容他的。”

    “那实在可惜了。”薛凝玉蹙眉道:“这般人物不能为自己所用,王爷也真是……,算了,咱们管不了这么多,那怎么办?”

    “看来以后不能让大总管插手府里的事了。”宋流影摇头道:“大总管说出这些,也有这个意思,要超然物外,只管守着萧妹妹了。”

    “唉……,可惜!”薛凝玉叹道:“原本还想着以后找机会劝一劝王爷,放宽胸怀,现在看来是不成了,大总管于咱们都有救命之恩,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他送命。”

    “但愿王爷能忘了他。”宋流影道。

    大总管若一直守在天枢院,没什么举动,随着时间过去,王爷说不定会慢慢平息心境,眼不见心不烦,忘了对付他。

    “王妃!”外面忽然传来李贵的声音。

    “又怎么啦?”薛凝玉不耐烦的哼一声。

    她听了楚离的话,默默盯着李贵看,发现一丝端倪。

    这家伙果然对秋儿有非份之想,她便想找个机会把他打发出去,别在眼前晃,也断了他的念想。

    李贵道:“门口守门的护卫被人打了!”

    “不是闭上府门吗?”薛凝玉哼道。

    李贵道:“闭上府门,但护卫还是要有的,没想到有人如此大胆,竟然出手把两个护卫打伤!”

    “人要不要紧?”

    “腿跟胳膊都打断了,筋也挑断了,即使恢复了,武功怕也留不下多少了。”李贵叹息道。

    他也是练武之人,知道受这种伤是最可怕的。

    薛凝玉道:“你去取些咱们家传的金创膏,给他们好好医治!”

    “是。”李贵应一声:“王妃,外面还要不要派护卫?”

    薛凝玉看一眼宋流影。

    宋流影蹙眉想了想,摇摇头。

    现在再派护卫出去,怕是同样的结果,对方摆明了欺上门来,一定是成王下的手,真是可恨!

    可王爷临睡前有叮嘱,凡事隐忍,再者说,有那个陈空在,恐怕府里的护卫出去也讨不了好。

    薛凝玉哼道:“派什么护卫,再去送死吗?”

    李贵小心翼翼的应一声:“是。”

    “赶紧去治伤!”薛凝玉道:“太医那边也不能请了,就用金创膏,尽情的用,别让他们残废了!”

    “是。”李贵应一声,慢慢退去。

    宋流影叹了口气,摇头道:“成王这人肆无忌惮,绝不会罢休的,还会更过份!”

    “再怎么过份,总不能闯进府里来吧?”薛凝玉咬着牙,恨恨道:“他们要真敢闯进府,那就好好收拾他们!”

    “就怕府里的护卫对付不了这些家伙。”宋流影摇头道。

    “看王爷醒了怎么说吧。”薛凝玉道。

    两人正说话,安王慢慢醒过来。

    “王爷!”两人大喜过望。

    安王露出笑容,看到两个王妃这么关心的盯着自己,冰冷的心泛起了一丝温暖。

    “王爷,外面守门的护卫被打伤了,手脚打断,挑了筋。”宋流影叹道:“怕是会落下病根,现在咱们都没了主意,怎么办?”

    安王脸色阴沉下来。

    薛凝玉道:“我担心成王下一步会闯进府,这该死的家伙!”

    “哼,他敢!”安王冷哼。

    薛凝玉道:“我看他未必不敢!”

    宋流影叹道:“咱们府里的护卫怕是不管用了,万一那陈空闯进府,怎么办?”

    安王皱眉沉吟。

    “实在不行,还是请禁宫护卫吧。”薛凝玉道:“王爷你重伤,也不该瞒着皇后娘娘。”

    “我不想让母后担心。”安王摇头。

    薛凝玉道:“要是娘娘知道了你受伤,肯定过来探望,成王也不敢这么胡来!”

    安王横了她一眼。

    一旦向禁宫求助,那在父皇眼里,自己就成了弱者,解了眼前的困境,对自己的危害却是深远无穷的。

    宋流影道:“王爷,现在我们没了主意,郑统领他们怕是也无可奈何这个陈空吧?”

    “……他不敢做得太过份!”安王沉声道。

    成王虽说脾气坏,行事极端,剑走偏锋,但毕竟是兄弟,再怎么折腾,也不能太过份了,顶多拿那些护卫们出出气,不会伤害王妃及自己。

    “那就由他肆无忌惮的对付咱们?”宋流影哼道。

    薛凝玉明眸紧盯着他。

    安王皱眉不语,若有所思。

    薛凝玉暗叹一口气。

    王爷的心胸确实太狭窄,不能容物。

    楚离当初杀王府护卫,那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国公府,各为其主,不该太苛责,王爷偏偏抓着这个仇不放,其实心底也有嫉妒的原因。

    薛凝玉实在忍不住,开口道:“王爷,这件事要不要跟大总管提一句?”

    “不准!”安王脸色冷冽,漠然的瞪着她:“绝不准跟楚离说一个字,你们记得,回去后把天枢院封了,不准往里面传消息!”

    “王爷……”薛凝玉想劝。

    宋流影忙道:“是,不让大总管知道就是!……王爷,难道就这么忍着?”

    “忍一忍!”安王哼道:“待我武功恢复,再找他们算帐,忍一时之气没什么大不了!”

    “……是。”两女无奈的点头。

    外面又传来李贵的声音:“王妃,两名侍卫被杀了。”

    “不是不准出府的吗?”薛凝玉忙道。

    李贵道:“府里的杂物得送出去,只送到街边就行,没想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