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368章 坦承(四更)
    安王沉吟片刻,缓缓点头道:“罢了,看在他们有情有义的份上,免去责罚!……你们擅自出府,每人罚一千两银子,若有下次,逐出府去!”

    “是,王爷!”郑立德恭敬的应道,不敢露出不高兴的神色。n∈n∈,

    安王淡淡道:“我这么罚,是不是大伙不服?”

    “不敢。”郑立德忙道。

    安王道:“若是随便任何一个人都能调动你们,我要你有什么用?……没有下一次!”

    “是!”郑立德恭敬的应道。

    安王摆摆手,神情有些困倦。

    郑立德小心翼翼的后退,出了书房,长长舒一口气,感觉后背已经湿透,黏乎乎的难受。

    安王扭头看向虚宁:“尊者,我的安危就拜托了!”

    虚宁合什一礼。

    “王爷,那你睡之后,谁来做主?”宋流影修长的眉毛轻蹙,淡淡问道。

    她不再提楚离的事。

    “府内一切不得妄动,不要让人出去。”安王淡淡说道:“小心成王府的人!”

    “成王此人据说飞扬跋扈,没人敢惹。”薛凝玉哼道:“他要真惹到咱们身上,咱们就忍着?”

    “以隐忍为上。”安王叹了口气:“待我伤势恢复再说。”

    “王爷到底何时能好,给个准话!”薛凝玉哼道。

    安王沉吟片刻,摇摇头道:“一个月,……府里的大事小事,你们可以商量着来,但不得让护卫出府,紧守门户即可。”

    “……好吧。”二女慢慢点头。

    紧守门户,这个不难,真让她们派人去做事,也是难为她们。

    薛凝玉道:“王爷,实在不行,我让大哥过来镇着王府吧!”

    “万万不可!”安王脸色一变。

    他精神越发困倦。打不起精神来,仍勉强着说道:“你大哥一来,我是有嘴说不清,皇子不能与军队有牵连。这是朝中大忌,你万万不可请你大哥过来,否则就是害我!”

    “都这时候了,还想这些!……好吧。”薛凝玉哼道:“那就让宋姐姐的大哥过来。”

    “也不成。”安王努力睁开眼睛,道:“凡事你们两个商量着来。紧守门户,别惹乱子就行,有麻烦先隐忍,我醒来再处置。”

    “是。”两女无可奈何的点头。

    安王再撑不住沉重的眼皮,再次陷入沉睡。

    “尊者,王爷何时会再醒?”宋流影问。

    虚宁合什道:“三个时辰当可醒来,二位王妃不必在此守着,王爷醒来,我会派人通传。”

    “宋姐姐,你先回去歇着吧。我在这边守着。”薛凝玉道。

    宋流影轻颌首:“好,我晚上过来。”

    楚离回到天枢院时,夕阳西下,染红了小院。

    萧诗半倚半躺在榻上,绝美脸庞似笑非笑,秋水般眼波上下打量他,在夕阳下勾魂摄魄。

    楚离来到近前:“怎么了?”

    萧诗哼一声,斜睨他:“又大出风头了吧?”

    楚离失笑道:“我的大总管之位丢了。”

    “嗯?”萧诗玉脸一沉。

    楚离道:“安王醒来,怪我擅自调动护卫出府,撤了我的大总管。往后就能安心呆这边了,无事一身轻。”

    “口是心非!”萧诗白他一眼哼道:“他倒是够果断的。”

    她觉得换成自己是安王,也会撤了楚离。

    安王一昏迷,府里就这个大总管最大。而他却是仇人,怎能任由他胡来,撤了最好,实在不成,事后再恢复即可,加些补偿就是。

    这种简单的驭下之术安王应该通晓。

    楚离笑道:“他有枭雄之质。可惜……”

    他摇摇头笑了起来。

    安王若在第一次醒来时,先撤了自己的大总管,也不会有什么麻烦事,大伙顶多议论一番,不会多说,更不会同情他,敬重他。

    可惜时机一闪即逝,安王没能抓住机会,让自己有了表现之机,好好收买了一番人心,即使安王现在死了,自己也有足够的威望能够掌控全府,不会生乱子。

    萧诗道:“你就甘心让他撤了?”

    “撤就撤了吧,这个大总管也是有名无实,现在有实无名而已,更好。”楚离笑道。

    萧诗扑哧一笑:“还有实无名呢,吹吧你!”

    杨絮在一旁抿嘴笑道:“小姐,总管那番话咱们都听到了,听得心里很温暖,大伙肯定是心向着总管的,总管说话大伙也会听。”

    “天真!”萧诗横她一眼道:“他们更听安王的!……好啦,官被罢了就罢了吧,你那大总管确实没什么意思。”

    正说着话,宋流影一袭湖绿罗衫,金步摇颤,袅袅过来。

    “大总管,王爷重伤,心情不好。”宋流影微笑道:“难免会走极端,大总管见谅。”

    楚离摇头笑道:“宋王妃,其实王爷的决定没什么错,我并不怨王爷。”

    “嗯?”宋流影讶然。

    楚离叹道:“我跟王爷的恩怨王妃不知道吧?”

    “什么恩怨?”宋流影好奇的问。

    “说起来,王府如今实力下降,也是我的罪过。”楚离摇头叹道:“当初王爷在迎亲路上设了一计,让王府的十个高手扮成刺客刺杀自己,我将计就计,把这十个刺客杀了,王爷怎能不心存芥蒂!”

    “那十个护卫是大总管你杀的?”宋流影讶然问。

    楚离苦笑道:“当时带着国公府的护卫干的,没问他们的身份,直接杀了,王爷有苦说不出。”

    “怪不得王爷一直看你不顺眼呢!”宋流影恍然大悟,摇头叹道:“那是十个天外天高手啊,王爷可是心疼得睡不着觉,说是坏了他的大事。”

    楚离道:“王爷没把我宰了,已经算是宽宏大量了。”

    宋流影无奈的看着他:“唉……,我原本以为能劝王爷呢,看来没办法了。”

    “他现在一直在担心王爷要暗中下手除掉他呢。”萧诗似笑非笑:“这下就放心了。”

    宋流影沉默不语。

    毕竟夫妻十几年,她了解安王的心性,绝不是宽宏大量的人,楚离干出这种事,怕是成了王爷的眼中钉肉中刺,一定会想办法杀他的。

    “大总管,要不,你还是回国公府吧。”宋流影叹道:“何苦趟这边的浑水?”

    楚离看一眼萧诗:“二小姐一人在此,我实在不放心。”

    “王府没你想的那么可怕。”宋流影吧笑道:“外人不了解,觉得一入侯门深似海,王府里也一定危险重重,其实哪有这么复杂。”

    楚离笑了笑。

    在她看来王府内一片平静,但危险往往就蕴在这种平静中。(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