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345章 忌讳(四更)
    ps:哦,章节名弄错了,应该是344章,没办法修改章节名,累晕了,见谅!

    他懒洋洋的伸了个腰,对等在一旁的侍女笑道:“走吧,回去。”

    “是。”侍女嫣然笑道,在前引路。

    楚离刚一落座,便打个呵欠,摇头道:“楚某真的不胜酒力了。”

    “那楚总管就用功逼酒吧。”薛铁哈哈笑道:“咱们不会抱怨。”

    “就是就是。”众人忙点头。

    楚离道:“我还是有点不放心小姐,再喝一杯,就过去看看。”

    宋三思摆手笑道:“楚总管,你太小心了,也太小瞧咱们王府,别的不说,王妃的安危绝对放心,没人能闯进王妃院子!”

    楚离摇头道:“国公府镇压武林,得罪了数不清的武林高手,难免这其中有顶尖高手,拼了性命不要也要杀小姐,狠出一口恶气,还是小心为上。”

    “王府已经把所有高手都派出来,拿出最严密的阵式,甭说那些武林高手,就是一只苍蝇也飞不进去!”宋三思微笑道:“所以楚总管,你就放心的喝酒吧。”

    楚离笑了笑不说话。

    李贵也道:“就是就是,王府今天是防卫最严的,楚总管就放心吧!”

    薛铁哈哈笑道:“王府的实力还是很强的。”

    宋侍读轻轻点头微笑。

    他们都隐隐知道安王之志,暗中搜罗天下高手,府里有不少的高手,他们还不知楚离一举屠戮了一大半天外天高手,如今的王府没那么强。

    “那好,既然诸位都这么说,那就再喝一杯。”楚离举起银杯笑道。

    他正要喝下去,杨絮提着裙裾跑过来,气喘吁吁,胸脯剧烈起伏着:“总……总管,小姐遇刺!”

    银杯“呛啷”失手落地,楚离勃然色变,腾的站起来,宛如一阵风般消失在众人跟前。

    杨絮松一口气,身体忽然软绵绵的,忙扶住椅子不让自己瘫倒。

    她心急如焚,一口气顶着跑到这里,此时才觉察到疲惫与胸口火辣辣的疼痛,跑得太急。

    “怎么回事?”李贵忙道:“杨姑娘,王妃她——?”

    宋三思沉声道:“王妃不要紧吧?”

    杨絮摇摇头,紧咬着下唇:“王妃心口中剑!”

    “王妃已经气绝?”薛铁忙叫道。

    杨絮露出担忧神色:“还好有雪凌妹妹在,给小姐服下了祈元丹,但是伤势太重,而且伤在心口,不知道会怎样!”

    她说着话,缓缓往外挪步。

    桌上的四人相顾无言。

    刚才还正劝着楚离宽心,说王府的护卫万无一失,另一边却是被刺客闯进去,刺中了王妃的心口,几乎是毙命之伤,若不是逸国公府大名鼎鼎的祈元丹,怕是已经香消玉殒!

    他们没急着去看,现在王府一定戒备起来,冲过去反而添乱。

    ——

    楚离飘身来到萧诗的院子,院口已经守着郑立德与孟执。

    他冷冷扫一眼两人:“若小姐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们两个陪葬!”

    郑立德脸色一沉,孟执也瞪着他,却说不出狠话反击。

    此事确实是他们重大失职,竟然被刺客大摇大摆的冲进来,一剑刺中王妃心口,然后大摇大摆的离开,更要命的是,竟然没追到人!

    这一下彻底把他们打懵了,显示出他们的无能。

    这件事不仅仅得罪了楚离,正妃,还会让两位侧妃,甚至王爷都对他们二人生出怀疑,怀疑他们的能力。

    这次的刺杀,不仅是重创了王妃,还重创了他们两个。

    楚离匆匆进了院内,来到正厅,看到安王正一身大喜服,阴沉着脸坐在桌旁,身边站着虚宁。

    楚离抱抱拳,直接进了内卧。

    雪凌正坐盘膝在榻上,双手贴在萧诗身后,头顶白气蒸腾。

    萧诗已经昏迷过去,明眸紧闭,绝美的脸庞苍白如纸,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惹人生怜。

    楚离暗叹一口气,自己下手确实够重,不仅刺伤了她心口,还有内力也进入身体,肆虐着她经脉,五脏六腑都受了重创,难怪雪凌这般吃力。

    “我来吧。”楚离道。

    雪凌长舒一口气,睁开明眸:“公子……”

    楚离摆摆手:“性命保住就好。”

    雪凌自责的道:“是我反应慢了,没来得及保护小姐。”

    “不是你慢,是对方太快,好啦,没事了。”楚离道:“及时服下祈元丹就好。”

    “药力已经化开。”雪凌道。

    楚离盘膝坐到萧诗身后,双掌贴上背心,四面八方的灵气涌进来。

    安王走进屋内,沉声道:“如何?”

    楚离爱搭不理的看他一眼,淡淡哼道:“死不了!”

    不满之意溢于言表。

    安王暗自恼怒,却知道不是发作之机。

    他看一眼苍白如纸的萧诗:“已经去太医院请太医了,很快就过来。”

    楚离道:“御医能治得了这种伤?”

    “……有萧家的祈元丹在,王妃不会有性命之忧。”安王道:“太医再过来看看,应该不会有大碍。”

    楚离双手运功,身衫猎猎,淡淡道:“但愿如此吧,……王爷要不要来看看?”

    安王皱眉道:“我看过她的伤,最麻烦的是那道内力,委实奇异。”

    这道内力是楚离的天魔气,微弱却具有吞噬之能,越是以精纯内力驱除,越是壮大它,若内力不够精纯,它反而不理会。

    楚离松开手,摇摇头:“看看太医的手段吧!”

    杨絮的声音在外面响起:“总管,太医到了!”

    “请她进来!”楚离道。

    外面很快进来一个矮个子老妪,头发银白,闪闪发光,脸色红润,双眼明亮,看起来像是八九十岁,又像五六十多岁,身上有一种矛盾的气质,似年轻又似苍老。

    “董婆婆,劳烦你了。”安王抱拳行礼。

    董婆婆裣衽一礼:“王爷客气了,老身看看。”

    她来到榻前,摸了摸萧诗的脉相,神色不动。

    楚离却通过大圆镜智看到了她的沉重,只是不形于色而已。

    安王盯着她看,一瞬不瞬。

    半晌后,董婆婆慢慢放开手。

    安王忙问:“如何?”

    董婆婆叹了口气,有些迟疑的道:“王爷,老身的话怕是不太中听。”

    “但说无妨。”安王忙道。

    董婆婆叹道:“王妃这次的伤太重,即使养好了,怕也会留下后患,身子算是毁了。”

    “什么后患?”安王忙道。

    董婆婆看看四周。

    楚离道:“我们都是小姐的家人,不需回避。”

    董婆婆叹道:“王妃身子会异常虚弱,切忌不能做激烈之事,心绪也不能有太大波动,不能生气,不能激动,更重要的是,……不能同房,否则,会有性命之忧。”

    “什么?!”安王脸色顿变。

    董婆婆摇头道:“我知道这对王爷来说很难,但要想王妃活命,就不能做以上这些,她伤在心脉,心一旦跳得快了,随时会毙命,切记切记!”

    “董婆婆你医术如神,也没办法吗?”安王道。

    董婆婆叹道:“药医不死人,王妃的伤太重,能保住性命已经是侥天之幸!老身能做得有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