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336章 揭露(二更)
    安王摇头道:“孟副统领说得也有道理,这些人死不足惜,但因此而影响大婚,反而不美,……本王有好生之德,放了他们就是!放他们一回,谅他们不会再起反心!”

    他接着又道:“楚离,你戾气太重,凡事不能一味的刚硬,只知道一个劲的杀杀杀,应以仁恕为本,凡事宽和一些,给人改过自新的机会。”

    楚离抱抱拳,微笑道:“多谢殿下指点,在下铭记在心!”

    安王心中郁气稍缓,淡淡点头。

    楚离来到那些黑衣人跟前,在每人身上拍了一掌,封了全身穴道,仅剩下哑穴没点,却没扯下他们蒙着脸,又回到安王身边。

    安王皱眉看着他,不明所以。

    楚离打量着他们,摇头叹了口气:“殿下的仁恕之道在下佩服,不过对这些家伙却不合适,若是今天没有敝府暗卫的出动,殿下现在怕是已经成了他们的阶下之囚,甚至命丧于他们之手,……对如此穷凶极恶之辈,殿下还要讲仁恕吗?”

    “他们未必会做到那一步。”安王摇头道:“本王相信他们知道分寸的,真要害了我,他们一个也逃不掉!”

    楚离笑道:“殿下看来还不了解武林人物,敝府一直与他们打交道,最了解武林人物的血性,……这些家伙往往宁知必死,还要去做,否则,我们国公府也就悠闲下来了,可殿下你看如今的世道,国公府没有一天能得清闲,每天都有武林高手以武犯禁,不惜一命,不拿自己的命当回事,更不会把别人性命当回事!”

    安王冷冷看着他。

    楚离摇头叹道:“这些就是死士,他们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准备,宁肯不要自己的性命,也要杀了殿下你,所以对这些人,只有一个字,杀!”

    “你是非要杀人不可了?”安王冷笑道:“置我与二小姐的大婚于不顾?”

    楚离正色道:“殿下这话可冤枉小人了,只有大开杀戒,才能震慑住宵小之辈,否则,后面的路还远,步步艰难,步步有刺杀!”

    安王不以为然的道:“耸人听闻!”

    楚离道:“殿下日后便知,还是先把人杀了再说!”

    他说着抬起了胳膊。

    “殿下,救命!”黑衣人中忽然有一个高喝。

    安王脸色一变。

    楚离露出一丝笑容,摇头道:“现在让殿下救命,晚了,你们前来刺杀,就知道必死无疑,何必再在大伙跟前丢了气节,黄泉路上有这么多同伴相陪,也不寂寞,死便死罢!”

    “大家是自己人!自己人!”那黑衣人忙叫道。

    “住口!”楚离喝道。

    他扭头看向安王,摇头笑道:“武林人血性十足,但也难免有软骨头的,可悲可叹!”

    他指了指那黑衣人,沉声哼道:“把他提出来,没有血性之人,也没什么威胁,饶他一命也没什么。”

    一个蓝衫人走过去把那黑衣人提起来,放到一旁。

    楚离满意的点点头,冲安王抱抱拳:“殿下请移步,别看这血腥场面了!”

    安王皱眉冷冷瞪他一眼:“楚离,你是非要杀人不可?”

    楚离道:“为了殿下的安危,为了二小姐的安危,为了敝府的安危,这些人非杀不可,还请殿下见谅!”

    他说罢转过身,抬起手。

    “慢着!”郑立德沉声断喝。

    楚离手臂又落下去,看向郑立德:“郑统领又有何高见,要是劝我饶了他们,还是免开尊口!”

    “楚总管,你三番五次的违逆殿下之命,毫无臣子的本份,本统领实在无法坐视!”郑立德沉声道:“殿下既然说放人,你放了便是,你却置之不理,楚总管,你好大的胆子!”

    他最后一句,近乎怒吼出来,声如炸雷,双眼怒瞪,煞气森森。

    楚离叹了口气,摇头道:“殿下要讲仁恕之道,请恕在下无法苟同,这里是国公府境内,不是殿下的王府,二小姐如今还不是王妃,我先是国公府的总管,再是殿下的臣子!”

    “大逆不道!”郑立德哼道:“溥天之下,莫非王土,你先是殿下的臣子,再是国公府的总管!”

    楚离摇头失笑:“有一天殿下成为皇上,再说这话不迟!”

    他说罢扭过头去,抬起胳膊。

    “殿下,救命!”又一黑衣人扬声喝道。

    安王脸色阴沉下去,双眼闪动着冰冷寒光。

    楚离失笑:“你莫不会说,还是自己人?”

    “自己人!自己人!”黑衣人忙道。

    楚离摆摆手:“提到一边!”

    一个蓝衫人把他提到一旁,与先前求饶的放到一起。

    “自己人!自己人!”其余诸人忙叫道。

    人不患寡而患不均,本性也。

    先前没人求饶,所有人都不求饶,咬紧牙关,赌安王会出口求情,堵楚离不敢下杀手。

    可眼见着安王求情不管用,楚离马上便要杀自己。

    有人因为求饶而被免死,其余人顿时心里不平衡,觉得不能这么白白的死了,一句话而已,况且大家谁也别说谁,只要活下去的,都是求饶的,也无所谓丢不丢脸。

    看到这些人都喊着自己人,楚离疑惑的望向安王:“殿下?他们怎么成了自己人?”

    安王冷冷道:“本王怎知!”

    楚离道:“这么说来,是他们为了活命,编造的借口,那着实可恶,只能杀了!”

    “慢着,楚总管,咱们是王爷的人!”有黑衣人忙叫道。

    其余黑衣人皆七嘴八舌的叫。

    “殿下”

    “郑统领!”

    楚离断喝一声:“住口!”

    他冷冷瞪着众黑衣人,冷笑道:“好恶毒的算计!……你们说自己是王爷座下,安王让你们来刺杀自己?”

    “不错!”

    “不错!”

    “大伙是闹着玩的,是为了看看防御如何。”

    “就是就是!”

    黑衣人们七嘴八舌的道。

    楚离冷笑道:“胡说八道!你们确实够阴毒,刺杀不成,就陷害王爷!”

    他不等黑衣人们开口,继续喝道:“殿下让自己人刺杀自己,受伤之后,就不能继续成亲,大婚也就不能照常举行,如此不吉之事,两家的婚事怕也就完了,这是安王为了对抗皇上的婚约,不满这个婚约,而使出的手段,……你们这些家伙的算计何其恶毒!”

    众黑衣人顿时一怔。

    安王的脸色也变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