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305章 手段(一更)
    ps:最疯狂的一个生日,铭记在心,多谢!

    “相克?”安王剑眉紧锁。

    袁先生缓缓点头。

    “她克我?”安王沉声道。

    袁先生叹道:“贵人命格太贵重,寻常人承受不起。”

    “这么说,本王是寻常人喽?”安王冷笑。

    袁先生摇头道:“王爷虽是天皇贵胄,但命格比起那位贵人,还是要差一层的,若有办法,最好不要成这个亲。”

    “袁先生真是敢说话!”安王怒极而笑。

    他头一次听说过这个,竟敢有人在自己跟前说,自己的命格不如他人尊贵。

    这袁先生显然笃定,自己坐不上九王至尊的位子!

    想到这里,他脸色阴沉得能滴出水来。

    书房的空气似乎都凝固了。

    袁先生却神情坦然,毫不在意,继续说道:“王爷若想保全自身,就千万不要娶这位贵人,袁某一片赤诚之言,还望王爷斟酌一二!”

    “大婚已经订下,即将举行,你让我取消了?”安王哼道。

    袁先生叹口气:“只能如此。”

    “若是我娶了她呢?”安王冷笑道。

    袁先生摇头:“怕是王爷不能得享天年。”

    “就是说我要横死?”

    “横死未必,也可能体弱多病……”

    “哈哈,本王可是天外天高手,生病?”

    “王爷,天人尚有五衰,何况凡人之躯?”

    安王一摆手,沉声道:“明白了,总之是不得好死!”

    袁先生叹口气,无奈的道:“若非袁某有自己的规矩,断不会说这些,徒惹杀身之祸!”

    “你把本王看成什么人了!”安王冷冷道:“袁先生畅所欲言,本王绝不加罪!”

    “多谢王爷宽宏。”袁先生抱抱拳,洒脱不俗。昂然说道:“王爷紫云盖顶,本是大吉之兆,可惜紫气太浓,反而损了王爷的气运。唯今之计,只有离着这位贵人远一些。”

    “若是她死了,我会如何?”安王沉声道。

    袁先生抚髯沉吟,摇头道:“凶险莫测!……这位贵人贵不可言,自有天地之力相佑。陷绝地而逢生,甚至死而复生,总会有人相助,化险为夷,王爷最好还是远离为妙。”

    安王脸色阴晴不定。

    他想到了萧诗的封元指,还有死而复生,换了别人,早就死得不能再死,她偏偏越活越滋润,身体已经恢复健康。甚至服下长生草后,寿元远胜常人。

    种种迹象都表明,她运气滔天,绝非一般人。

    如此看来,显然是贵不可言之人,自己的种种手段都是无用。

    “这么说,她也不能杀?”

    “最好不要去杀,否则,被天地之力所斥,怕是……”袁先生摇头叹道:“那就真真是横死之祸。”

    “袁先生可有化解之法?”安王这会有些信了他的话。

    袁先生道:“王爷身陷逆局。实没有太好的化解之法,取消大婚算是上策。”

    “取消大婚还有什么坏处?”安王道。

    袁先生沉吟道:“就怕是外力相加,取消不得!”

    安王皱眉,想到了父皇与母后。

    母后绝不会让自己取消婚事。她对萧诗最满意,袁先生这番话一说,母后第一件事是杀了袁先生。

    “再有呢?”安王道。

    “杀了那位贵人。”袁先生摇头道:“这更难。”

    “借刀杀人,如何?”安王道。

    他想到了借仁国公府来杀萧诗,一举两得。

    袁先生叹道:“这位贵人就怕杀不死,反受其害。……还有一策。”

    “说!”安王忙道。

    “王爷散去功力,遣去势力,归隐山林,息去妄心返朴归真,自然可保一世富贵!”袁先生道:“这位贵人也会成为王爷的贵人,富贵延绵。”

    安王冷笑着瞪他一眼:“袁先生真能说笑!”

    袁先生叹道:“如此,袁某只有最下一策可用杀了这位贵人。”

    “……夜色已深,本王也倦了,……丁坚,送袁先生回去。”安王打了个呵欠,沉声吩咐道:“改日再跟袁先生深谈,请袁先生万勿离开,以便本王时时请教!”

    袁先生抱抱拳,轻摇两下羽扇,随着丁坚走出去,举止潇洒脱俗。

    看着他们离开,安王扭头看向虚宁。

    虚宁一直呆呆站着,一动不动好像佛像,看起来也呆呆的,没有一丝精明模样。

    “尊者?”安王问道。

    虚宁合什一礼:“这位袁先生是大离人。”

    安王脸色微变:“大离的探子?”

    “大离的奇人异士。”虚宁说道。

    “这么说,他的话有几分可信?”安王皱眉。

    虚宁道:“九分真,一分假。”

    “他有何目的?”安王哼道。

    他只需知道目的即可,目的明了,哪些话是真,哪些话是假也就一想便知。

    虚宁道:“利用王爷削弱国公府,让武林大乱,大离便可趁虚而入,……大离武林会为先锋,先乱大季武林,四处烽火起,没了国公府镇压,朝廷无力灭火,此时便是大离铁骑入侵之机!”

    安王脸色大变。

    若真如此,那大季真的危险!

    “好狠毒的手段!”安王冷冷道。

    虚宁道:“太祖立下十二国公府,智慧无边!”

    安王冷冷瞪着他:“尊者是劝本王不要动国公府吗?”

    “小僧只说自己看法,却不会建议王爷怎么做。”虚宁道:“一切皆凭王爷裁断。”

    安王脸色稍霁,哼道:“本王何尝不知十二国公府是镇国之柱,先祖立朝之初设十二国公府,用意是极好的,但人心思变,现在的国公府已呈尾大不掉之势,对境内武林势力不但不镇压,反而任其壮大,甚至与武林宗派互相勾结,打成一片!……如此一来,若有几家国公府串联起来,祖宗基业有断送之虞!”

    “有皇上在,王爷过虑了。”虚宁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现在几家国公府便有联手之势,即使不会作乱,也会形成逼上之势。”安王冷冷道:“朝廷政令不出,长此下去,必将天下大乱!”

    虚宁摇头。

    安王哼道:“尊者不同意我的话?”

    “皇上英明神武,王爷能看到的,皇上岂会看不到?”虚宁平静的合什,朝禁宫方向一礼,说道:“皇上乃天神高手,为何不做决断?”

    安王道:“父皇再英明,也总有疏漏的时候。”

    虚宁摇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王爷是站在王爷的位置看问题,没站在皇上的位置,天神高手在,哪个国公府敢生乱?王爷过虑了!”

    安王沉凝不语,虚宁这话一针见血,他竟无言以对。(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