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303章 缝衣(五更)
    陆玉蓉沉默不语。

    楚离道:“不管怎么想,陆小姐都不该坐视安王壮大才是,我不知陆小姐是不是被恩怨迷了眼,竟想坐看敝府与安王斗。”

    陆玉蓉冷冷瞪他一眼。

    楚离叹道:“敝府与安王就像先天高手对上天外天,对安王毫无威胁,仁国公府错过机会,看着安王壮大,到那时,安王气候已成,仁国公府也毫无还手之力!”

    “他哪有这般厉害!”陆玉蓉哼道。

    楚离摇摇头:“我两个月前,头一次见安王时,他势力还很寻常,如今却大一样,势力暴涨,金刚寺竟然也助他!”

    四大宗派几乎不会插手皇室内斗,金刚寺更是超然物外。

    他说这个,是要引起陆玉蓉的重视。

    他现在已经想清楚。

    金刚寺的根基在天外天,即使灭了金刚寺,他们便回到天外天,百年之后还会回来重建金刚寺。

    那些小沙弥也不知道是哪些高僧第几世,即使尚未练出神通,死后也会回天外天。

    这些小沙弥中,不是高僧转世,是真正第一世的寥寥无几,所以他们无所顾忌,行事只为修行。

    “金刚寺真有僧人助他?”陆玉蓉皱眉道。

    她也知道厉害。

    金刚寺的僧人向来不理世事,视红尘如泥沼,罕有出寺。

    这一次竟出手帮安王,背后的意味让人琢磨不透。

    金刚寺出寺的僧人都身具神通,不为权势折腰,安王能让他们相助,让人不能不多想。

    “空海尊者在跑马城差点儿杀了我跟二小姐。”楚离道:“当真是神威惊人!”

    陆玉蓉起身,扶拦沉思。

    楚离道:“现在安王想必也在坐山观虎斗,看咱们两府相搏!”

    “先得剪其羽翼。”陆玉蓉转过身,蹙眉道:“凤凰山与青莽山皆附于他,那就先除掉他们!”

    “一流宗派,太难。”楚离摇头。

    他对雪月轩的实力略窥一二,不容小觑,想必青莽山与凤凰山也一样。

    “让他们互相残杀,无力助安王即可。”陆玉蓉道。

    楚离点头。

    这倒可行,凭陆玉蓉的手段,不难实现。

    “平时两府维持原状,迷惑安王,……必要时,府里可以抽出六名天外天高手助你们。”陆玉蓉冷冷看着他:“但若是你们趁机捣鬼,那就莫怪咱们不客气!”

    楚离道:“陆小姐过虑了,绝不会如此!”

    “那就最好!”陆玉蓉缓缓道。

    楚离抱拳道:“如此,那在下就告辞。”

    “不急!”陆玉蓉冷冷道:“领教一下楚总管的武功!”

    她话音乍落,大袍飘动,玉手已经探到他胸口。

    楚离斜跨一步避开,随后出现在一丈外的墙头上:“楚某告辞!”

    陆玉蓉踏上墙头,已经不见他影子。

    陆玉蓉阴晴不定的皱眉,冷哼一声,这楚离的轻功比传说得更可怕!

    ——

    楚离回到金刚寺时,已经是半夜。

    屋里还亮着灯,萧诗正在灯下缝衣裳,让楚离吃了一惊。

    楚离站在炕前指着僧袍:“小姐你这是……?”

    萧诗抬头横他一眼:“僧袍!”

    “谁的僧袍?”楚离道:“小姐准备穿僧袍?”

    “给虚安小和尚的。”萧诗低头继续缝,纤纤素指灵动异常,银针嫩葱似的手指间穿梭,速度极快。

    她身边已经放了三件月白中衣,一大一中一小。

    楚离笑道:“怎么想着给虚安做这个了?”

    萧诗道:“虚安小和尚没爹没娘,是个可怜孩子,别的小和尚都有父母,会不时送来衣裳,就他没有。”

    “小姐是因为他也中了封元指,所以同病相怜,才觉得他可怜吧。”楚离笑道。

    萧诗没好气的瞪他一眼:“没人当你是哑巴!”

    楚离笑着坐到椅子里:“怎么做了这么多?”

    “一件怎么够穿?”萧诗哼道:“这个年纪的孩子最贪长,过几天衣裳就小了,再做两件大的,将来也能穿。”

    “还是小姐思虑周全。”楚离笑道。

    萧诗白他一眼:“陆玉蓉答应了?”

    楚离舒口气,慢慢点头。

    萧诗讶然:“真说通了?”

    楚离道:“她也是聪明人,点明利害,她自然明白合则两利,分则俱损。”

    “不会耍你玩吧?”萧诗还有些不信。

    陆玉蓉可是个记仇的女人,小心眼,哪能这么容易说通?楚离莫不是被她耍了吧?

    “不会。”楚离摇头。

    他也知道,两府这么多年的仇,一直在纠缠,不可能骤然消除,陆玉蓉也可能暗算逸国公府一把。

    但最关键的一步已经踏出,以后得慢慢来。

    “你还是小心点好。”萧诗哼道。

    “当然,……我去庆云城那边睡。”楚离道。

    “我也去!”萧诗道。

    楚离道:“那算了,还是在这边吧,我去外面,再参悟一下通天彻地。”

    萧诗狠狠剜他一眼:“出去!”

    楚离笑着出了屋。

    他来到一尊佛塔下静坐,佛塔上的灯光不被晚风所动。

    他心神渐渐沉下去,大圆镜智开启,感悟通天彻地神通。

    感悟了神足通,对感悟通天彻地大有裨益。

    通天彻地神通也是突破空间束缚,与神足通异曲同工,不过一个身体跨越,一个是感觉跨越。

    不知不觉间,一夜过去,他坐在佛塔下一动不动。

    晨光之中,一群小沙弥已经跑出来练功。

    他们打一遍拳法,然后开始嬉闹起来,三三两两,或七五成群。

    看到楚离如佛像似的坐在那里,他们不打扰,当没看到,这般情形在寺内很常见,见怪不怪。

    “虚安小和尚,过来!”萧诗推开门,戴着面纱,仅深潭般妙目,招招手:“过来一下!”

    虚安跑了过去,脸红通通的不敢看她,合什垂帘:“萧施主。”

    “真不想认我当娘吗?”萧诗笑盈盈的问。

    虚安低下头。

    “好啦,小和尚,把炕上那个包袱拿着,给你的。”萧诗轻笑。

    虚安忙摆手。

    萧诗黛眉轻蹙起来:“怎么,不听我的话了?”

    虚安为难的道:“我怎么能要施主的东西。”

    “真啰嗦,让你拿着就拿着!”萧诗不耐烦的哼道:“你不要,我就扔河里!”

    “……是,多谢萧施主。”虚安合什一礼。

    “赶紧拿走!”萧诗摆摆玉手。

    虚安拿着包袱匆匆离开。

    萧诗哼一声,来到了佛塔前,看着楚离一动不动,宝相庄严,隐隐觉得,他可能真会练成通天彻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