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302章 说服(四更)
    ps:再次感谢大伙的热情,头一次过生日这么热闹!

    楚离坐在楼外楼的三楼,一张靠窗的位子。

    听着客栈的伙计过来禀报,仁国公府的人说了,他们小姐不是谁都见的。

    他明白,陆玉蓉这是拿自己撒气呢,也是杀一杀自己的威风。

    每次交手都得胜,陆玉蓉肯定不服气,逮到这样的机会,岂能不好好的出这一口气恶气?

    虽知如此,却无可奈何,自己原本就是来求和的。

    看来这么求是没用,陆玉蓉明知自己的来意,还如此做,是有恃无恐,要在合作在抢占上风,还是一点没有合作的意思呢?

    楚离摆摆手让伙计下去,负手站在酒楼上,俯看着下面的行人。

    青山城的繁华更盛崇明城,站在这里最可以感受到繁华气息。

    夕阳西下,暮色渐涌,每个人都在匆忙的往回走,各有各的忙碌。

    他叹了口气,转身下了楼外楼,到了一个角落,蓦的消失不见。

    下一刻,他出现在仁国公府后花园。

    “你是谁?!”一个秀美侍女扭头之际,忽然看到他,眼睛一下瞪大,失声叫道。

    她从没想过后花园还能进来陌生人,除了小姐与她们,平时再也见不到男人的。

    花海中,树林中,瞬间跃出九个秀美侍女,把他围在当中,手按剑柄瞪着他,随时准备出剑。

    楚离扫一眼。

    她们九个站的方位大有讲究,与她们修炼姹女神功的位置一般无二,隐隐的煞气在她们身上轮流,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她们,却是杀机潜伏,真要小觑了她们,准要吃大亏。

    “楚离!”陆玉蓉站起来,把书卷放到桌上,风情万种的脸庞紧绷着,冷冷道:“够胆子!”

    楚离道:“陆小姐不想见我,只能我来见陆小姐了。”

    “你是非要见我不可了!”陆玉蓉缓步出了小亭,宽袍博袖,显得身子有些娇小,潇潇洒洒来到他近前,上下打量几眼,点点头:“轻功确实一绝,名不虚传!”

    “见笑。”楚离抱抱拳:“我过来有事相商,这难道就是陆小姐的待客之道?”

    九个侍女轻哼一声。

    陆玉蓉淡淡道:“这难道也是楚总管的为客之道?”

    楚离笑道:“被逼如此,实属无奈。”

    “狡辩之辞!”陆玉蓉淡淡斥道:“罢了,说吧,有什么事!”

    楚离指指她们几个。

    陆玉蓉冷冷道:“想说便说,不想说便算,没直接废了你,让你说话已经是客气了!”

    楚离道:“何必如此戾气纵横,凡事总能商量的。”

    “我想杀了你,咱们商量一下?”陆玉蓉冷笑。

    楚离道:“此事重大,还是单独说的好!”

    “我这九人皆是心腹,无不可言。”陆玉蓉皱眉道:“你到底说不说?”

    楚离摇头叹口气。

    他蓦的一闪,出现在小亭内,慢慢坐到石桌旁。

    “找死!”九侍女眼前一花,看他从容脱身,勃然大怒。

    她们扭腰便要冲进小亭。

    “算了算了。”陆玉蓉摆手道:“你们退下吧。”

    “小姐?”侍女小星担忧的看一眼楚离。

    她们一直以为楚离不值一提,不是天外天高手,对小姐毫无威胁,如今见识了他的轻功,却感觉到了威胁,说不定真能伤着小姐。

    陆玉蓉道:“他还伤不了我,你们先退下。”

    “……是。”九个侍女再次消失在树林中、花海间。

    陆玉蓉长袍飘飘,来到楚离对面坐下:“到底有什么事?”

    楚离道:“安王有志于皇位,陆小姐知道吧?”

    “你才知道?”陆玉蓉冷笑道。

    楚离沉吟道:“陆小姐跟安王有仇吧?”

    “谁说的?”陆玉蓉摇头道:“我们并无瓜葛,没仇。”

    楚离道:“你们交过手,陆小姐还重创了安王,佩服!”

    陆玉蓉上下打量着他,目光冰冷,淡淡道:“看来我败得不冤,你很了解我。”

    楚离道:“不得不如此,……安王至今伤势未愈,伤他的是一种高深的心法,陆小姐深藏不露,瞒过了天下人!……不过,安王此人绝不是心胸大度的。”

    “我不怕他报复。”陆玉蓉道:“你想说我们两家联手吧?”

    楚离缓缓道:“安王对诸家国公府向来不满已久,一旦继承皇位,第一个要对付的是国公府,取消国公府!”

    “你哪来的消息,耸人听闻!”陆玉蓉不以为然。

    楚离道:“且不说我的消息是真是假,只说他继承皇位吧,必将成为天神高手,到那时……”

    陆玉蓉冷笑一声:“他想继续皇位?想得美!”

    楚离道:“据我所知,他手底势力极强,青莽山,凤凰山,金刚寺,想必还有一些武林大派。”

    陆玉蓉摆手道:“他这点儿势力就算强大?谁做皇帝,他们说了不算,皇上说了算!……再大的势力,在皇上跟前,根本不值一提!”

    “陆小姐为何如此笃定皇上不会传位于他?”

    “真有那心思,也不会有这一份婚约。”陆玉蓉冷笑道:“就凭他的无情狠毒,想成为皇帝,太荒谬了,哼!”

    楚离笑了笑:“哦——?……据说皇上的性子与安王有几分相似。”

    陆玉蓉皱眉看着他。

    “明知不可为,仍能为之,性格坚忍,这不是枭雄之资?安王冷酷无情,视人如蝼蚁,他不是一个好人,但会是一个好皇帝,“楚离摇摇头:“我想不出皇上为何不选他。”

    陆玉蓉脸色阴沉下来。

    楚离缓缓道:“陆小姐以为皇上选继任者,会先考虑心性,怕反噬自己,岂不知皇上本就是天神高手,有何可惧?既无可惧,所选之人只有一个标准——对冷氏江山是否有益,不被大季第一美人所动,只讲利益,不择手段,这样的人难道不适合当皇帝?”

    陆玉蓉黛眉蹙起,沉吟不语。

    她被楚离这席话所动。

    先前抱着坐山观虎斗,就是笃定安王不会坐上皇位,不管怎么蹦跶,最终还是空忙一场。

    楚离这一席话,她忽然觉得,自己确实大意了。

    即使有万一,也不能任由安王坐大。

    楚离道:“你我两家国公府有恩怨,但再怎么闹,也不至于影响根基,动摇不了国公府的存在,但安王不同,一旦由他坐大,即使没坐上皇位,我们两家国公府也有危险,凭他如今的势力,拼命一击,足以灭掉任何一家国公府!他真要这么干了,皇上难道会杀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