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298章 再传(六更)
    ps:明天上午第一更在9点,早晨更得太早,稍微有一点事就耽搁了,先试行一下看看效果。

    楚离上前笑道:“敢问小尊者,他们在做什么?”

    “楚施主,他们在定心,安心。”虚安收起舍利,合什一礼,正色说道。

    楚离笑道:“为何要定心安心?”

    “他们看了萧施主的容颜,动心了,心乱了。”虚安道:“所以要定心,安心。”

    “那小尊者你为何不用?”

    “心本就是动的,再定再安又有何用,还不如随它去。”虚安说道。

    楚离笑道:“小尊者这话大有深意。”

    “我这话师父不喜欢听。”虚安摇头说道,有些苦恼神色。

    楚离道:“待小尊者修成了神通,尊师也就不会多管。”

    “我不能修行的。”虚安道。

    楚离眉头挑了挑:“为何?”

    “师父说,我身体先天不足,不能修行,修行只能速死。”虚安道。

    楚离慢慢点头。

    他确实一脸病容,看起来身体很虚弱。

    “我略通医术,看看如何?”楚离伸出手。

    虚安把手腕递过来。

    楚离不能靠大圆镜智,只能通过一丝一缕的内力在他身体转了一圈,沉吟不语。

    确实经脉虚弱萎靡,是先天不足之像,不过……,

    他随后又否认,虚安这脉相跟萧诗当初很像,但想必不会有如此巧的事。

    虚安道:“师父说,这身体要慢慢养,没什么办法,神通不是无所不能。”

    “不能修行十世成佛法?”楚离道。

    虚安道:“想修十世成佛法,先要修成一种神通,我现在不能修炼。”

    “……我倒有一法,”楚离看他心性过人,智慧天生。委实是一颗好苗子,奇货可居的心思再次涌上来:“不过要去寺外才能施展。”

    “能治好我的身体?”虚安歪头看他。

    楚离道:“可以。”

    “那我要问问师父。”虚安道。

    楚离微笑点头。

    虚安合什一礼,起身跑了开去。

    过了一会儿,一个老僧大步流星而来。身形高大魁梧,略有些佝偻,狮鼻虎目,双眼锐利逼人,更像一个武林豪客。不像是高僧。

    “老衲空法,见过楚施主。”老僧合什一礼。

    楚离合什:“空海尊者,我有一术,叫九转换脉术,可治愈虚安小尊者的先天不足之症。”

    “阿弥陀佛……”空法合什,大喜笑道:“机缘果然到来,天不绝虚安,多谢楚施主。”

    楚离道:“要去寺外施展,不知空法尊者可放心?”

    “老衲可否随行?”

    “当然。”

    “那便无碍,何时可医治?”

    “有足够的针。现在便可。”楚离把需要的针说了一遍。

    空法和尚起身大步流星而去。

    楚离看到他的仪态,再看看虚安,有其师便有其徒,空法率性而为,虚安也有几分影子。

    片刻后,空法拿了一盒针递给楚离。

    楚离接过,扫一眼:“好,咱们出寺。”

    三人推开院门,来到寺外,楚离找了一处避风的树林。要给虚安施展九转换脉术。

    脱离了佛塔金光笼罩,楚离让虚安把舍利给空法。

    大圆镜智催动外放,看清虚安周身每一处,脸色顿时一沉。

    没想到世间真有如此巧事!

    他皱眉看向空法。

    空法发现他神色有异:“楚施主。不成?”

    楚离道:“空法大师可知虚安小尊者的状况?”

    “先天虚弱。”空法道:“想必是娘胎里伤了元气。”

    楚离摇摇头,叹口气:“是封元指。”

    他一看到这封元指,便想到萧诗所受的苦,下手之人歹毒无比,上一次是安王,这一次又是谁?!

    如此歹毒之术竟能流传开去。可见人心之恶!

    空法有些茫然。

    楚离便将封元指根脚说了一遍。

    “竟是如此恶毒之术!”空法煞气凛凛:“好贼子,世间竟有如此恶毒之辈,恨不能毙之掌下!”

    楚离道:“如此看来,虚安小尊者来历非凡,一般人家的孩子可没资格受这封元指!”

    空法叹口气,摇头道:“虚安确实是贵人之子,不过既入金刚寺,便是离家,凡世种种皆如前尘旧梦,统统抛开,也不必管这些。”

    楚离看他无意透漏,因为有舍利在,他也看不清空法心思,便道:“既如此,那便施术吧。”

    楚离与空法虚安在外面呆了一晚。

    第二天清晨,楚离解了针,虚安病恹恹的脸色褪了大半,整个人看上去舒展许多。

    虚安兴奋的挥挥胳膊:“楚施主,我已经好啦?”

    楚离笑道:“还有一步,解开封元指。”

    他看向空法:“尊者,解封元指极凶险,九死一生。”

    “解就是了!”虚法淡淡道。

    “好!”楚离猛的一掌击中虚安百会穴。

    虚安一下定住,一股浑厚内力直贯而下,如山洪决堤,瞬间破开他周身所有阻碍。

    “噗噗!噗噗噗噗!……”虚安放了一串屁,顿时精神焕发。

    楚离松开手,长舒一口气:“成了!”

    空法探了探虚安手腕,咧嘴嘿嘿笑起来:“好!好!果然大机缘,虚安,还不给楚施主磕头!”

    楚离忙摆手笑道:“不必如此,举手之劳!”

    “你是举手之劳,对虚安可是十世的缘法!”空法呵呵笑道:“再造之恩,是该好好谢一谢……,这样吧,我再传你一门神通!”

    楚离失笑:“尊者,贵寺的神通如此……”

    空法道:“法不轻传,但你救了虚安,那是何得恩情,怎能不报?”

    楚离想了想:“那在下就不推辞了,尊者要传我何神通?”

    “神足通,如何?”

    “求之不得!”

    “那好,咱们回寺再传。”空法说道:“寺内无人能窥得,在外面可不好说。”

    楚离扫一眼四周。

    三人回到寺内,几个小沙弥正在练拳,看到他们回来,有两个跑了,很快带来两个老僧。

    空法哈哈大笑起来:“空智师兄,空慧师兄,楚施主治好了虚安!”

    两老僧打量几眼虚安,然后探探手腕,赞叹着看向楚离。

    “我要传神足通给楚施主。”

    “……空法,还不如给些别的。”空智老僧摇头道:“给了神通,也不可能练成。”

    “那可未必。”空法笑道:“我看楚施主智慧过人,说不定能修成呢,现在不成,说不定将来有一天能悟得!”

    “罢了,随你吧。”空智与空慧两老僧摇头走了。

    空法带楚离到他的屋子右边第二间,传了一篇经文。

    楚离回到屋子时,萧诗正坐在桌边看书。

    扫一眼他,哼一声,紧绷着脸继续看书。

    楚离笑着将经过说了一遍。

    萧诗沉着脸:“封元指?不会又是安王那家伙干的吧?”

    “哪有这么巧。”楚离摇头道。

    萧诗哼道:“小和尚的运气也够好。”

    世间能解封元指的寥寥无几,楚离算是一个,竟被小和尚碰上了。

    “是,运气对修行而言也很重要。”楚离道:“虚安小尊者将来会成大人物的,就跟小姐一般,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母仪天下!”

    楚离说着笑了起来。(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