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292章 抉择(六更)
    ps:再次郑重感谢大伙的支持,订阅、打赏、月票、推荐票,每一项都是支持,都对我很重要,感谢!

    两人告辞离开了金刚寺,都满怀心事,慢慢的往山下走,没有说话。

    两人都在想一个问题:这件事要不要禀明王爷?

    王爷一心要铲除萧二小姐,怕的就是她与国公府成为继承皇位的阻碍,前后派出不少的高手云杀她。

    可现在忽然跟安王说,萧二小姐是皇后的命,先前做法大错特错,这让安王的脸往哪儿放?

    皇家贵胄,最重视的就是脸面问题。

    换了自己是安王,也会尴尬异常,对告诉这消息的人没什么好感,会暗恨在心,以后想办法算帐!

    身为安王,听到这消息也会很难办,堂堂的皇子,难道去向萧二小姐道歉?

    他是真派高手杀她,而且杀死过,只不过不知什么原因,又活过来了。

    这是真正的死仇,即使道歉,又有什么用呢?

    丁坚若有所思,不解的道:“古兄,金刚寺怎会给殿下效力?”

    他先前不觉得如何出奇,见过金刚寺之后,才不解。

    金刚寺如此淡泊,不重外物,实在难以想象,他们会为了安王去杀人。

    古月道:“这些高僧做事岂是咱们凡夫俗子能看透的?”

    “有天眼通,难道看出安王是天命所归?”丁坚精神一振。

    古月缓缓点头:“很有可能!”

    他又摇头。

    其实皇帝是哪一位,对金刚寺而言没有区别,金刚寺与大雷音寺不同,弟子罕有出寺,与世无争,不必理会皇帝是谁,也不必管是什么王朝。

    古月最终摆手:“算啦算啦,就是想破头也想不出,费这力气干什么,就说这件事吧,要不要禀明殿下?”

    “还是说吧。”丁坚无奈的道。

    ——

    神都安王府正书房

    书房内几盏宫灯高悬,宛如白昼。

    安王一袭明黄长袍,负手站在两人身前,一言不发。

    他扭头看一眼不远处的一个青年和尚:“虚宁?”

    青年和尚一袭黄色僧袍,胖墩墩的,面相忠厚老实,好像谁都能上去欺负一把,实在不像高僧模样。

    他合什一礼:“殿下,空静师伯是敝寺天眼神通第一人,此神通太折损寿元,这些年来,空静师伯几乎不再施展神通,若非空海师伯,空静师伯不会出手。”

    “那这话是真的?”安王俊逸的脸庞紧绷着。

    “空静师伯不会打诳语。”虚宁合什说道:“恭喜殿下。”

    “母仪天下,好个母仪天下!”安王俊逸脸庞露出笑容,摇头叹气,笑容无奈又苦涩。

    他旋即收拾情绪,扫一眼古月与丁坚:“这件事不准外传,要是听到什么风声,莫怪本王无情!”

    “是!”古月与丁坚忙凛然回答。

    他们身负宗门重任,真得罪了安王,宗门会受连累。

    听到这个消息,他们越发坚信安王能得大位,将来成为皇帝,宗门必将得无穷好处。

    “殿下,要不要跟王妃说一声?”古月小心翼翼的看他一眼:“道个歉,说是一场误会。”

    “王妃?”安王一怔,随即恍然然,瞪他一眼:“老古,你这心思也够灵巧的,她现在还不是王妃呢!”

    “嘿嘿,再过一个月不就是了嘛!”古月笑道:“只要殿下不反悔,国公府是不可能反悔的!”

    安王笑了笑,负手踱步,明黄长袍在灯光下越发炫目。

    走了几步,他摇头道:“算了,什么也不要说。”

    “殿下不解释一下?”古月讶然:“殿下,老夫看过王妃的真容,当真美不可言,天下罕有!”

    “真这么美?”安王不以为然。

    古月竖起左掌:“老夫若有一字虚言,天打雷劈!”

    “嗯,暂且信你。”安王摆摆手,不以为然,他对女色没那么执着,看重是皇位:“这件事不急,日子还长。”

    “那要跟国公府说一声吗?”丁坚忙道:“免得国公府反应过激,再闹出什么波折,影响了大婚的进行,那就不美了。”

    “不必多说。”安王沉吟道:“仁国公府也在闹腾,他们若放松下来,会被陆玉蓉钻了空子!”

    “陆玉蓉……”古月与丁坚对视一眼,脸色阴沉。

    上一次他们吃了陆玉蓉一个大亏,差点儿没命,就是安王千金之躯也受了伤,此女的武功诡异,心智又过人,当真可怕。

    “罢了,不再对付她就是了。”安王淡淡道:“那个楚离应付陆玉蓉有一手!……让他们斗一斗,咱们看看热闹也好。”

    “殿下,我就怕王妃……”古月忙道。

    “我派这么多高手去,都奈何她不得,仁国公府也没办法。”安王负手淡淡道:“除非陆玉蓉亲自出手。”

    “陆玉蓉说不定会真出手。”丁坚道。

    “到那时再说!”安王道。

    “是!”两人抱拳,然后知趣的告退。

    ——

    清晨时分,跑马城外的山峰。

    楚离缓缓演练着天魔功,动作缓慢古拙。

    萧诗则在一旁练一套养生拳法,软绵绵,慢悠悠,如后世的太极拳一般,一双白玉似的手掌似乎在拨水,绵软无力,又流畅自然,颇得拳法之味。

    她不时瞥一眼楚离。

    楚离则全神贯注于体内,琢磨着天魔功。

    萧诗悠然自在,丝毫没紧张。

    她全无惧意,死便死吧,如果楚离救不回自己,那就是也死了,两人做伴,在黄泉路上也不寂寞,没什么不好。

    楚离忽然发现,天魔气其实不必循着经脉而行的。

    内力如水,需在经脉这些河道里流动,若不走经脉,直接在身体内也能走,却会伤了身体。

    天魔气则不同,它可以在体内随意乱走。

    乍看起来,它跟五谷精气差不多,经过之处不损身体。

    但比起威力,五谷精气跟它就是云泥之别,不可相提并论。

    天魔气是通过吞噬来壮大自身,他还发现,天魔气催动招式,会让招式加速,会让身体变快。

    比起他自身的内力,天魔气有太大的优势,远远压过。

    天魔功虽好,他却不敢轻易施展。

    天魔功据说是佛门公敌,虽说已失传百年,他不敢赌佛门弟子认不出,一旦认出,大雷音寺与金刚寺一起出手,有死无生。

    见识过大雷音寺的厉害,也见识了金刚寺的厉害,他现在明白天魔气得蜇伏,不能现于世间。

    天魔功只能用来变化容貌,化解侵入身体的劲力,不能用来对敌。

    “是杨絮吧?”萧诗忽然开口。

    楚离大圆镜智启动,看到杨絮在八个护卫的保护下,骑着一匹马,慢慢经过山脚下。

    “她是来找咱们的吧?”萧诗道。

    楚离点头,从原地消失,出现在对面山峰,踩着树梢飘掠而下。

    杨絮远远看到他,大喜过望:“总管!”

    楚离来到她近前,八个护卫把杨絮挡在身后,手按剑柄紧盯着他。

    杨絮忙道:“是自己人!”

    八个护卫退后一步,杨絮来到楚离近前:“总管,这里有一封信!”

    她从怀里掏出来,双手呈给楚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