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287章 化佛(一更)
    ps:大伙这么支持,只有努力报答,今天努力写,争取六更!

    楚离施展咫尺天涯,忽然停在一条小河边,弯腰洗去手上与脸上的血,露出渐渐痊愈的模样。

    他摸摸自己的脸,摇摇头。

    金刚度厄神功护体,还有白虎炼阳图的修炼,肉体达到刀枪不入的地步,他从没想到,会有一天伤得这么厉害,如此的狼狈不堪。

    观过大圆镜智的观瞧,看到脸上的伤口渐渐愈合,只有轻微的疤痕,照他估计,再有两天,就能恢复原状。

    自己肉体如今的强横程度不仅仅表现在刀枪不入上,还有受伤后的恢复速度上,再加上草木灵气的辅佐,当真是恢复速度惊人。

    他洗过脸后,又走到上游,喝了几口水,继续施展咫尺天涯。

    估计萧诗这会儿又饿又渴,差不多晕过去了。

    他一边奔驰一边回想先前交手的情形。

    神足通与自己的咫尺天涯有差别。

    咫尺天涯穿梭虚空,视野所在,他一闪便能过去,看到一里外,能闪出一里,看到两里外,也能闪过两里。

    如果站在高处,他一次能闪到十里之外,

    因为有大圆镜智,他能观照五里,所以五里之内,瞬间可至。

    神足通却不同,不必看到,就能直接过来。

    楚离推测,老僧能跟住自己,是凭着内力感应到自己,否则,断不会如此精准,每次都能找到自己。

    神足通跟自己的咫尺天涯有相通之处,瞬间挪移的空间越远,瞬间消耗的内力越多,否则自己绝逃不掉,也没机会布置阵法困住他。

    身怀两种神通,这个老和尚委实可怕。

    通天彻地神通与神足通联合施展,谁还能逃出他的手掌?

    若真能如此,他早就出现在萧诗与自己跟前,不必等这么久。

    如此看来,两者不能同时施展。

    稍微一思忖,楚离便明白缘故,这两者都极耗内力与精神,老和尚内力无法支持,所以无法兼用。

    “哇!”他又喷出一道血箭,不在意的抹抹嘴。

    这一会儿,他已经改变了驱劲之法。

    碧海无量功六叠之后,他化为陆国公的拳劲,在身体内驱动,威力大增,但仍远不如老僧的掌力。

    此法对经脉伤害更烈,若非他经脉这一会已经更强更壮,断不敢用陆国公的拳劲。

    要避开老僧,得先化去他内力,可如此精纯浩大的内力,想化去非几日之功。

    那个阵法不知能困住老僧几日。

    他对金刚寺虽不了解,却知他们底蕴深厚,奇功绝学层出不穷,未必破不开阵法,更何况那阵法匆匆布置,威力不强。

    不过再怎么说,两三天是困得住的。

    要趁着这个时间,再布置一座大阵,把他彻底的困住,即使打不死也要把他困死。

    他途经一座小镇时,弄了些水与瓜果,干粮,卤肉之类,用包袱包了,再次上路。

    待他进入阵内时,萧诗正盘膝坐在地上一动不动,玉脸雪白,浑身气息微弱,好像随时会断气一般。

    楚离吓一跳,忙上前按上她后背,松了口气。

    萧诗缓缓睁开无底深潭般明眸:“还以为要把我抛下呢。”

    楚离忙递上水袋:“我哪敢!”

    她红唇已经起了白皮,像一朵蔫头耷脑的鲜花,看着让人心疼。

    萧诗接过水袋,却没急着喝。

    清亮目光在他脸上转来转去,看到隐约的疤痕,心下明白,能把脸伤成这样,他没少遭罪。

    萧诗轻啜一口水,又放下:“那老和尚很厉害?”

    她自制力极强,无视身体对水强烈的渴望,只慢慢喝一口。

    楚离苦笑:“不愧是金刚寺的,身具神足通,修为深厚,我远远不如。”

    “神足通?”萧诗吓了一跳:“那你怎么逃出来的?”

    神足通又叫如意通,能随意跨过空间,瞬间出现在任意地方,无穷天地成了他的后花园,想去哪里去哪里。

    金刚寺内能修成这种神通的可不多,被具神足通的老和尚盯上,谁也甭想摆脱。

    “用阵法困住了他。”楚离叹道:“估计坚持不了太久,你先在这边垫一垫肚子,别吃得太多,我去再布置一个阵法。”

    “你受伤了吧?”萧诗道。

    她知道,看他说得轻描淡写,好像很轻松,程绝没这么轻松,看他脸上的伤,再看他现在气息不稳,脸色苍白,显然受了重伤。

    重伤未愈,他顾不得疗伤,尽快回来,免得自己渴着饿着。

    她再冰冷淡漠的心也有一丝感动。

    楚离笑道:“无妨。”

    看她神情,他暗中无奈叹气,总不能说自己是爱屋及乌,别让她自作多情吧。

    “你快撑不住了,先运功疗伤吧。”萧诗道。

    楚离道:“先布置阵法,要抢在他破阵之前,否则逃不掉了。”

    “……好吧,你小心点。”萧诗看他心意已决,知道多劝无益。

    她打开包袱,找出一块干粮慢慢的咀嚼,仍不失优雅。

    楚离避开古月所在的那一面,来到了山峰另一侧。

    尘光剑再次充当了铁锹,一共挪了十棵树。

    他在挪树的当口,又喷出四口血,老僧的掌力消弥了十分之一,他掌力之精纯,更胜陆国公几分,当真可怕。

    仰头观看浩浩之力从虚空降下,落到阵上,与这座山浑然融为一体,他充满了成就感。

    如此阵法,威力足够困住老和尚,困上十天八天,把他饿死就好。

    ——

    老僧盘膝坐于阵内,宝相庄严,右手拨动佛珠越来越慢,最终睁开眼睛,长长叹一口气。

    他露出无奈神色,低头看着这一串舍利佛珠,犹豫不决。

    已经一天一夜,任凭自己如何算计,皆无脱身之法,唉……,祖师见谅,只能如此了!

    他叹息一声,双掌合什,嘴里喃喃自语,诵持一道真言,双手结成一个个手印。

    他身体气息随着真言与手印而变化,越发庄严神圣。

    “阿弥陀佛!”他长长宣一声佛号,舍利佛珠戴回左腕,右手拈起一颗舍利,轻轻捏碎。

    舍利化为一道五彩光,射到他头顶一尺处,凝为一道五彩光环,圆陀陀,亮晶晶,再缓缓下落,在他脑后竖立。

    一道光芒从天空降下,落到老僧身上。

    老僧身体渐渐透明,化为琉璃之体,散发出柔和光芒。

    楚离布置好了大阵,一闪出现在另一座阵内,萧琪正在伸懒腰,吃过东西,想活动一下,露出优美曼妙的曲线。

    楚离露出笑容。

    下一刻,他的笑容僵在脸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