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274章 缘起(六更)
    “娘!娘!”杨宝书惨叫着绕着院子奔跑:“真的不关我的事,是他们打的我!”

    “人家为什么打你!”中年女子叉着腰,怒气冲冲指着他:“你要是不惹人家,人家会打你?”

    楚离从大圆镜智里观瞧。

    这中年女子身形娇小玲珑,相貌中人之姿。

    这条街上的女子几乎没一个有姿色的,她这般姿色算是出众。

    “我也不知道哇。”杨宝书一幅冤枉的语气:“我真没惹他们,他们净惹我!”

    “胡说!”中年女子怒气更盛:“一天到晚净胡说八道,他们为什么要惹你?”

    “看我好欺负?”杨宝书不确定的说。

    “胡说胡说!”中年女子大怒:“你长得人高马大的,谁觉得你好欺负?”

    “娘,你的想法不对。”杨宝书忙道:“人高马大没用的,欺负我的那家伙又矮又瘦,打我跟玩似的!”

    “你白长了这么大的块头?”中年女子越发愤怒:“他要是欺负你,你不会打他?”

    “打了啊,打不过!”杨宝书无奈的道:“我武功不行!”

    “那是你不用心练功!”中年女子哼一声:“吃饭后就练功,不准偷懒!”

    “娘,人家是有名师指点,我没师父,拿着一本秘笈练,能练出什么啊!”杨宝书嘟囔一句,看中年女子瞪过来,忙嘿嘿笑道:“是是,我吃完饭就练功,我天生奇才,不用师父!”

    中年女子没好气的道:“谁让你娘我没能耐,挣不着钱,不能帮你拜个师父。”

    “娘。没关系,我自己练也挺厉害的。”杨宝书忙道:“我虽然被胡余欺负了,可我能欺负别人啊!”

    “混帐东西,你还欺负别人?!”中年女子脸色再沉。

    杨宝书忙摆手:“我就是这么一说,当然不会!”

    ‘哼,吃饭!”中年女子转身进了屋。

    杨宝书长吁一口气。抹抹额头的汗,摇摇头,终于过了这一关!

    楚离听得失笑,觉得有趣。

    他一直不搭理杨宝书,是怕会给他惹麻烦。

    这小伙子倒是难得,心性良善。

    他提了卤肉到了东边院子。

    杨絮接过,拿去切块装盘,楚离便要回去,他已经在酒楼吃过。

    “慢着!”萧诗叫道。

    楚离看向她。

    萧诗坐在院子一个绣墩上。拿着一卷书,正蹙眉瞪着他,清亮眼波闪动。

    “楚离,你是不是躲着我?”

    楚离迟疑一下:“没有。”

    “我又不傻!”萧诗白他一眼,柔声道:“楚离,我难道是灵兽?你怕成这样?”

    楚离笑了笑。

    “到底为什么?”萧诗哼道。

    楚离平静的道:“小姐多心了,没有的事。”

    “哼!”萧诗明眸中眼波流转,似笑非笑:“楚离。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

    楚离忙摆手。

    萧诗轻笑一声:“看来没错了。”

    楚离苦笑:“小姐,我说实话吧。我是有点担心控制不住自己,真喜欢上小姐。”

    “大季第一美人儿呢,难道不喜欢?”萧诗笑容更浓,灿若明珠。

    她知道自己的魅力,可惜自己心湖无波,无法喜欢上别人。但逗一逗楚离也挺有趣。

    “非分之想,是烦恼之源。”楚离叹道:“放心吧小姐,我不会自寻烦恼。”

    萧诗道:“男人都这样,你也不能免俗!”

    楚离轻轻点头。

    萧诗忽然觉得意兴阑珊,摆摆手:“你去吧。”

    楚离笑笑。起身离开。

    这萧诗真是男人的灾星,美貌无双,温柔如水,笑容更是勾人,偏偏心冷如石。

    他不是怕控制不住自己喜欢上萧诗,见到她就会想起萧琪,心中隐隐绞疼,便下意识的避免见面。

    ——

    傍晚时分,红霞满院。

    楚离在院里缓缓挥动长剑,将神刀七式化为神剑七式。

    他一直对神剑七式的威力不满意,未将神刀七式全部威力发挥出来,好像隔了一层纸,就差这么一点,却无论如何也弥补不了。

    他知道这是自己武学修养尚浅,缺乏足够的底蕴。

    磨炼这神剑七式的过程,也是把武学融汇贯通的过程,对他大有裨益。

    杨宝书吃过饭,练了一会武功,把长梯子搭到房顶,爬上屋顶,想把一块碎了的房瓦换下来。

    他忽然看到楚离在院里挥剑,顿时呵呵笑两声,挥挥手打招呼。

    他知道自己邻居是个怪人,不怎么搭理人,但该打招呼还是得打招呼,不然浑身不自在。

    楚离点一下头,接着慢悠悠的挥剑。

    招式很简单,关键是心法与招式的契合,需要达到完美无缺的程度,才能把威力完全发挥。

    他的动作无法与心法完全契合,慢慢比划,试着寻找那一丝朦胧的感觉。

    外人看去,他在胡乱比划,不是练剑,在耍剑玩。

    楚离不怕杨宝书看到,专注于寻找那一丝朦胧感觉。

    杨宝书站到房顶,手上拿着瓦,心不在焉,不时看一眼楚离,好奇异常。

    “哎哟!”他忽然怪叫,从房顶滚落。

    “砰”落到楚离院子里。

    楚离扭头看他。

    杨宝书翻身便起,顾不得拍泥土,挠着头,不好意思的赔笑:“对不住,对不住,打扰先生练剑啦!”

    楚离还剑归鞘:“没伤着吧?”

    既然落到了自己院子里,想没瓜葛也不成了,便开口打招呼。

    “不要紧不要紧!”杨宝书忙道:“我皮糙肉厚,摔一下不要紧!”

    “看得出来。”楚离道。

    他这几天看到杨宝书每天回来都带着伤,被人揍过,每天晚上吃过饭,都拿着一本秘笈在练。

    在他看来,跟小孩过家家没两样,一辈子也练不出来。

    杨宝书看看他的剑,笑道:“先生是武林高手?”

    楚离摆摆手。

    “真是一把好剑!”杨宝书盯着墨绿剑鞘,赞叹不已:“好剑!”

    楚离失笑。

    他看到杨宝书的心里想法。

    人怪剑也怪,根本就是一把木头剑嘛,灰乎乎的,耍剑也是花把式,软绵绵没剑,别说杀人,就是鸡也杀不死!

    还好这怪人没好意思承认自己是武林高手,没说大话。

    楚离把剑放到石桌上:“给你倒杯茶。”

    他起身到了屋里,沏了一杯茶出来。

    杨宝书不好意思的笑笑,双手接过茶盏。

    果然是读书人,虽然傲气逼人,不怎么搭理人,到了他家,还是礼数周全。

    “这个……”杨宝书不好意思的道:“先生,我能看看那把剑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