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266章 拳劲
    他脚步无声,一步一步慢慢来到小院中央。±

    月光如水,他身形修长,气质清癯,当真有几分出尘之气。

    他灼灼目光左右打量,目光最终凝于墙脚下的楚离。

    楚离步出阴影,静静站到他对面。

    陆国公一言不发的打量着他。

    年纪轻轻,却已经达到天外天境界,当真是奇才,不输于自己的女儿,如此人物,能无声无息摸到这里也不出奇,可惜是敌非友。

    楚离缓缓一指点出。

    陆国公侧滑一步避开,轻飘飘捣出一拳,毫无烟火气,如老朋友打招呼。

    楚离大圆镜智催动,清晰看到他身体的每一丝变化,内力流转,骨肉与骨骼,皮肤甚至毛孔,都清晰烙在脑海。

    一股内力凝聚一团拳劲,如从山顶滚落的石头,脱离拳头后加速,越来越快,势不可挡。

    “砰!”如雷声炸响。

    楚离身体闪过一道紫金光华,光华随即崩散。

    他如被奔马撞中,身体直直冲过墙头,消失在夜色里,好像被一拳打进了虚空。

    陆国公一动不动的凝视楚离消失的方向,皱眉不语。

    大雷音寺的,还真是麻烦!

    席雾翻过墙,飘身过来:“国公爷!”

    陆国公摆摆手道:“别追了,随他去!……这小子挨了我一掌,能逃得命,算他的本事!”

    “大雷音寺怎来这边?”席雾皱眉道:“咱们与他们井水不犯河水,素来没什么恩怨。”

    “这帮和尚想法古怪,常人难测。不必理他。”陆国公淡淡道:“辛苦你了。”

    “这是属下的职责。”席雾摇头。

    他抱拳离开,回到了陆玉蓉的院子。

    陆玉蓉站在院中。仅着素雅的月白罗衫:“席老,怎么回事?”

    “国公爷跟人动手。”席雾道:“打跑了。”

    “跟爹动手?”陆玉蓉蹙眉:“要刺杀?”

    九个侍女也分别出来。秀发披散着,个个妩媚。

    席雾道:“谁能刺杀得了国公爷!”

    “用了几招?”

    “国公爷一拳就把他打发了,应该是大雷音寺的和尚。”

    “这帮和尚!”陆玉蓉叹道:“麻烦!”

    大雷音寺的厉害,她深有体会。

    大雷音寺绝非外人所想那么容易对付,虽仅是武林门派,底蕴却深厚之极,谁也不知隐藏了多少高手,否则也不会让皇上如此忌惮。

    禁宫护卫被大雷音寺杀了不少,依皇上的脾气。早就杀上大雷音寺,灭了这帮和尚。

    可结果是,大雷音寺依旧好好的,皇上没出手,这绝不合皇上一惯的脾性,只能说大雷音寺深不可测,让皇上不敢动手。

    ——

    楚离五脏俱焚,如同一把火在烧个不停。

    五脏六腑皆受重创。

    这一拳直接击破金刚度厄神功,同时伤了五脏六腑。比问心指更霸道。

    若非他身体强横,练了白虎炼阳图与金刚度厄神功,还有枯荣经,一拳就毙命。

    如此霸道绝伦的拳法。他听都没听过。

    陆国公的修为之深,也让他叹为观止,看来自己的路还很长。要埋头苦练了,这次回府。俗务少管,专心练功!

    陆国公的修为不知道是不是天外天圆满。但绝不是天神境界,自己想达天神,先到达这一步再说吧。

    他离开青山城,一边赶路一边驱除陆国公的拳劲。

    碧海无量功遇上这道拳劲,就像水撞击石头,效果甚微,化解不掉。

    他运转安王爷的驭极经。

    驭极经一转,内力精纯异常,碰上陆国公的内力,如水遇上冰,慢慢消磨,有一分希望。

    四面八方的灵气汹涌而来,一部分滋润着身体,一部分运转驭极经,消磨着陆国公的内力。

    经过一晚上的消磨,拳劲减少极微,照这么下去,一个月也未必能行。

    拳劲如同有灵性,不停在破坏着他身体,即使他身体强横,有灵气滋润,也在一点一点的恶化。

    他凝神一想,脑海里呈现陆国公出拳情形。

    在一片密林里停下,琢磨陆国公的拳法。

    试着搬运内力,沿着经脉运转,然后一拳捣出。

    摇摇头,还差了一点。

    虽知运功路线与身体动作,两者完美配合却不易。

    太阳从东方升起,慢慢滑过天空,挂到了西山。

    晚霞满天,楚离回过神。

    肚子里咕噜咕噜响,身体又衰弱了一分。

    他却露出兴奋神色,经过一天不休不止的琢磨与演练,他摸到了窍门,能施展这一拳。

    内力转动,脚趾到大腿至腰脊,最终到肩头,手肘,手腕,每一块肌肉都达到完全松弛,内力喷涌而出,无声无息的一拳捣出。

    “砰!”一棵老松树树皮迸飞,剧烈晃动,落下一地松针。

    楚离来到松树前,看了看拳印,笑容更盛。

    这一拳算是成了自己的,这一拳威力强大,堪为绝学。

    陆国公这拳法是将内力凝成一团,变成拳劲,精纯如实质,如此一来,威力强大,且很难消除。

    楚离学了这拳法,内力凝成一团拳劲,却不如陆国公的精纯,如木块对上石头,仅能撞开,却不能击碎。

    他运转内力,右拳往的捣上自己小腹。

    “砰!”如雷炸响。

    “噗!”他吐出一道黑血,脸色发白,却露出微笑。

    果然有效,这一拳把陆国公一半的拳劲打出身体。

    他内力若更精纯,也不必用如此自伤之法,直接击溃拳劲,化为内力,被化去。

    他再次一拳击中右胸。

    “砰!”“噗!”

    他吐一口血,笑容越发轻快。

    两拳下来,他虽受了伤,陆国公的拳劲却仅剩下一丝。

    这一丝不足为虑,一天就能消磨掉。

    楚离暗舒一口气。

    亏得有驭极经,否则凭自己的内力精纯程度,凝成拳劲也拿陆国公的拳劲没办法。

    他离开了密林,天地灵气入体,绵绵不绝的修复着身体。

    待到华灯初上时,他已经进了一座小城,要了酒菜,猛吃一番,重新恢复了龙精虎猛,全身上下焕然一新。

    这一次也算因祸得福,学了这一拳,收获也是不小。

    更重要的是,他知道了陆国公的厉害,也知道了自己并非天下无敌,有所敬畏,彻底从白衣神刀杜风的心境中走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