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265章 玄女
    夜色如水,楚离换了一身黑衣,飘身进了仁国公府。

    仁国公府上下戒备森严,远比逸国公府森严得多。

    逸国公府占地利之宜,一座座孤岛极好防御,不需要这么五步一哨,十步一岗。

    楚离仗着大圆镜智,批虚捣亢,再加之枯荣经令其身如枯木,与天地融为一体,轻松自如来到陆玉蓉院子。

    院内开遍一片片繁花,幽香浮动,沁人心脾。

    他对花草极精熟,看出这是一批奇花,白天不开花,只在夜晚,在月光下盛开。

    陆玉蓉坐在小院的亭里读书。

    小亭悬八盏宫灯,照得灯火通明。

    陆玉蓉一袭素淡月白罗衫,身边坐着两个美貌锦衣侍女。

    两个侍女不时伸出纤纤素手,拈一块瓜果送进她檀口,或者拈一块点心,点心之后再喂一口水。

    陆玉蓉手执书卷,若有所思,或凝神思索,或继续翻看,瓜果到了即张开檀口,目光不离书卷,心思不分散。

    楚离看得暗笑。

    怪不得陆玉树说她喜欢的是女人,这般做派,说是不喜欢女人也没人信。

    陆玉蓉忽然放下书,抬头看看天上明月。

    “小姐,到时间了吧?”

    “嗯,走吧。”陆玉蓉点点头,放下书起身往外走。

    三女轻盈的跟上,院内又走出六个美貌侍女,一块出了院子,来到旁边一座宫殿。

    宫殿宽阔空旷。殿正中央摆放一个仙女神像。

    五官栩栩如生,恰是陆玉蓉模样。神情冷漠平静,如在俯看众生。身穿百褶群,每一个褶皱清晰可见。

    神像下摆一张桌子,桌上有香炉。

    桌前有一个金色蒲团。

    神像四周,大殿上的划了九个朱色的圆圈,圆内摆着月白蒲团。

    这九个蒲团距离金色蒲团有远无近,各不相同。

    楚离扫一眼,隐隐觉得是按天上的星斗位置所列。

    陆玉蓉进殿之后,先在神像前点了一柱香,缓缓坐到金色蒲团上。阖起明眸,一动不动。

    其余九女分别坐蒲团上,定息凝气。

    楚离站在陆玉蓉院墙下,隐于墙下阴影,一动不动,大圆镜智观看照。

    陆玉蓉脑海现一位仙女,恰是外面神像一般无二,唯一的不同是闭着明眸。

    随着时间流逝,诸女的呼吸开始一致。一呼一吸,宛如一人。

    陆玉蓉脑海中的仙女忽然捏一道法诀,明眸陡睁,天空忽然落下十股奇异力量。分别注入她们身体。

    这股力量进入身体,在经脉内流转,沿特异的心法路线。

    楚离发现。陆玉蓉心法与其余九女不同,引导着这十股力量在运转。好像在推动她们修炼。

    这力量与陆玉蓉身体里飘忽的力量极相似,大圆镜智在心里给他警兆。这是一股极恐怖的力量,绝碰不得。

    陆玉蓉脑海中仙女双手换一道法诀,闭上眼睛。

    十道力量忽然连成一体,陆玉蓉身体闪过一道光芒,其余九道力量汇聚于她身。

    楚离微眯眼睛,此时的陆玉蓉散发着恐怖气息,如一头洪荒巨兽,一口能把自己吞下。

    脑中仙女又一换一道法诀,陆玉蓉力量涌动,再次倒灌给九女。

    楚离隐隐明白,这是一个阵法。

    九女将力量汇于她身,她则将力量返还她们,看似没增加没减少,对陆玉蓉的提升却极快。

    就像河流汇于湖泊,湖泊又溢出于河流,看似湖泊的水没增没减,湖泊毕竟是湖泊。

    她们若独自修炼,没陆玉蓉相助,修炼没这般快,陆玉蓉没她们辅助,也不能这么快,她们彼此提升,委实神奇。

    这九个侍女不可小觑,年纪轻轻都是先天境界,修为深厚。

    更可怕的是她们的奇异内力,一般的先天高手碰上,绝讨不好了。

    楚离站在墙下思索。

    陆玉蓉的心法能直接突破到天外天境界,因为没听说她消失,却悄无声息的突破了天外天,极可能是心法之故。

    而她一直隐藏着自己天外天的修为,怕也不是为了藏底牌,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很可能也是因为这心法。

    如此心法,哪个人能不动心。

    随着时间流逝,天空降下的力量越来越强,陆玉蓉与九女渐渐不堪重负,摇摇欲坠。

    “收!”陆玉蓉喝道。

    脑海中仙女解开法诀,重新闭上眼。

    九女呼吸开始变化,把各自的呼吸节奏打乱。

    片刻后,天空的力量渐渐衰减,直到消失。

    她们长出一口气,慢慢睁开眼。

    陆玉蓉精气神越发晦涩,整个人都包裹在一片浓雾里,看不清虚实,这层浓雾来自虚空,与周围浑然相融,所以她给人不会武功之感。

    神像前的一柱香恰恰烧完,她起身又上了一柱,扭头道:“平日里绝不能与男子相近!”

    “是,小姐。”九女齐声道。

    陆玉蓉叹道:“我们这一辈子就断了有男人的想法,你们练的姹女神功一旦破身,除非对方是天神高手,否则绝难幸免,会害了对方!”

    “小姐,我们不嫁人,一辈子伺候你。”九女笑道。

    陆玉蓉摇摇头:“就怕到时候你们会埋怨我!”

    “我们练了此功能青春永驻,感激小姐还来不及呢!”

    “不能碰男人,青春永驻又有何用?”

    “那些臭男人没什么好的。”

    “小姐的九天玄女神功更狠呢,我们破了身,武功犹在,小姐一旦破身,武功尽废!”

    陆玉蓉摇头笑道:“你们说得对,臭男人没什么好的,才不搭理他们,走吧,回去睡觉!

    她说着摆摆手,出了大殿。

    楚离飘身到了陆玉树的院子,他正搂着一个美丽女子胡天胡地。

    他一扫而过,又去了陆玉楼院子。

    陆玉楼英气不凡,俊朗过人,正在院子里练功,双拳如锤,又奇快如电。

    楚离摇摇头。

    陆玉楼仍是先天境界,离先天圆满还差了一截,看来资质并不算出众。

    他忽然在一个小院前停住。

    这座小院是仁国公府的陆国公。

    他远远看去,如一只巨兽趴在院子里沉睡,他仅以大圆镜智观瞧,就感受到了磅礴的气势,好像一拳就能灭了自己。

    这位陆国公修为之深,是他生平仅见,当真可怕,远非怀国公府的宋国公能比。

    大圆镜智不停给他警兆,让他远离小院。

    他看了一会儿小院,心痒难耐,好奇无比,想看看陆国公到底如何。

    同为天外天高手,也有强弱,甚至云泥之别,就像同为后天高手一样。

    他想看看自己到底在什么位置,比陆国公如何。

    身体掠过墙头,缓缓飘落到小院。

    这间院子更像是国公府侍卫们的居处,陆玉蓉院子是这个的四个大。

    他运起枯荣经,与周围浑然一体,身如枯木。

    陆国公是个俊逸中年,面如冠玉,颌下清髯,浑身上下有一种飘逸出俗之感,宛如神仙中人。

    他正躺在床上,忽然睁开眼睛,若有所觉。

    身边躺着一个海棠春睡的女子,美貌若花,看不出年纪,与陆玉蓉隐隐相似。

    她枕着陆国公肩膀,呼吸轻微一动不动。

    陆国公慢慢抽出胳膊,小心翼翼不惊醒她,仅着中衣出了卧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