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白袍总管 > 第263章 离去
    第二天清晨,陆玉蓉来到思仁堂,只有陆玉树坐在桌边。

    陆玉蓉坐到陆玉树对面。

    思仁堂是他们一家人共聚一堂吃饭之处。

    中央摆了一张紫檀圆桌,陆玉树坐在桌边低头沉思。

    屋内显得空空荡荡。

    陆玉蓉一袭月白罗衫,清爽宜人:“大哥呢?”

    “练功到兴头上,不吃了。”陆玉树闷声道。

    他往后靠到太师椅背上,懒洋洋的道:“听说昨天喝醉了?”

    “你这个月多取了一百两银子。”陆玉蓉淡淡道:“下个月补上。”

    “我说丫头,你别打岔!”陆玉树一拍桌子,大声道:“我身为公子,还不能多取一点银子用?”

    “不能。”陆玉蓉淡淡道。

    陆玉树哼一声,泄了气:“至于嘛,不就是一个白衣神刀,我最讨厌穿白衣的男人!”

    陆玉蓉扬声道:“席老,让他们上菜。”

    “是。”席雾的声音在外面传来。

    陆玉树道:“照我说,直接宰了,也算立威,这家伙忒狂!”

    “立威?”陆玉蓉淡淡道:“想杀杜风,你觉得要多少高手陪葬?他的刀法你也见到了,席老他们一对一能胜吗?”

    “一个不行那就两个,三个!”陆玉树哼道:“不信收拾不了他,不给咱们国公府面子,那就收拾了他,震慑宵小之辈!”

    “你就知道杀杀杀。”陆玉蓉摇头,失望的道:“凭着杀人,能做成什么事?”

    “那姓杜的还不一样。就知道杀杀杀!”陆玉树不服气的道。

    “人家那是杀恶人,替天行道!”陆玉蓉没好气的道:“你呢。看到不顺眼的就杀,就因为人家穿白衣裳。是不是?”

    “反正穿白衣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陆玉树撇撇嘴:“杀了准没错!……你不会对这个白衣神刀动心了吧?”

    “你说呢!”陆玉蓉道。

    陆玉树叹口气:“也是,你喜欢女人。”

    “谁说我喜欢女人了?”陆玉蓉白他一眼道:“别乱说!”

    陆玉树道:“我看你更喜欢跟女人呆一块。”

    陆玉蓉没好气的道:“我既不喜欢女人,也不喜欢男人,儿女私情太无聊,耽搁正事!”

    “你呀……”陆玉树摇头道:“心太大!”

    “二哥你要管用,我也不用劳心劳力!”陆玉蓉哼道。

    陆玉树道:“既然不是喜欢上他,为何待他那么好?没那必要!”

    陆玉蓉叹了口气,语气缓和,语重心长的道:“咱们国公府有势。想让人归心,就要结以恩义,以真心真诚打动别人,”

    陆玉树撇撇嘴。

    “广交朋友,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你倒好,自绝于人!……算了,跟你说这些有什么用,下个月扣掉一百两。……你若招惹杜先生,下个月甭想出府!”

    “谁是哥哥谁是妹妹啊!”陆玉树气得大叫。

    几个侍女袅袅进来,摆上十道菜与两道汤。

    陆玉蓉不理会他,接过银箸开始吃饭。动作优雅。

    陆玉树忙闭嘴,在侍女们跟前要维持自己二公子的面子,男人面子事大。

    这个妹妹太精明。原本找算狠狠收拾一顿姓杜的,最好宰了。却被识破,只能罢手。

    席雾忽然进来。递上一封信:“小姐,杜先生让人送来的!”

    陆玉蓉一怔。

    席雾打开,然后抖了抖,没有异样后递给陆玉蓉。

    陆玉蓉扫了几眼,忙放下银箸:“杜先生要走,我得去送送,席老,备马!”

    “是。”席雾应一声,忙出去了。

    “姓杜的要走?”陆玉树呵呵笑道:“他倒是识趣!”

    陆玉蓉横一眼他,转身往外走。

    席雾已经在府外备好两匹神骏红马,拿一件月白披风。

    陆玉蓉一出来,席雾递上披风,翻身上马。

    “驾!”两骑冲向大街。

    陆玉蓉面带白纱,紧跟在席雾身后纵马而驰,披风翻卷,英姿飒爽。

    席雾不时伸掌一推,前面来不及避开的行人被平稳的推出去,一路畅通无阻的出了城门。

    ——

    楚离让人给国公府送了一封信,便离开了客栈,往城外走去。

    他觉得呆在这里无益,还是早走为妙,免得将来麻烦无穷。

    身为敌人,若不能专心致志的对付对方,那真是自讨苦吃。

    怀国公府的虚实他昨晚探了一下,令人心惊,仁国公府的天外天高手足有十四名,陆玉蓉太擅长隐忍,底牌一张又一张。

    他在客栈看到了不少武林人物,对他虎视眈眈。

    他们准备好了手段,要先下毒,下毒不成再杀他,逼他动手。

    他只要一动手,国公府就得出手。

    他们宁肯牺牲自己,也要逼得国公府对付他。

    楚离杀了太多人,这些人难免会有兄弟姐妹或者师徒,血海深仇,即使杀不死他,也要利用国公府让他脱一层皮。

    楚离想来想去,在青山城束手束脚,还是离开为妙。

    一边走一边思忖着,打量四周,已经有人跟上,来者不善。

    他步伐从容,未施展轻功,不知不觉走出两里。

    “杜先生!”远处传来急骤的马蹄声,陆玉蓉圆润动人的声音跟着传过来。

    楚离扭头一瞧,两匹骏马载着陆玉蓉与席雾奔驰而来。

    月白披风猎猎招展,马如龙,人如玉。

    到了近前,陆玉蓉轻盈跃下马,凝视他:“先生何必如此匆匆离去?”

    楚离指指四周,叹道:“还是走的好。”

    陆玉蓉明眸一扫,哼道:“藏头露尾的鼠辈,何足惧哉,席老!”

    “是。”席雾沉声道。

    他钻进树林,里面传来惨叫喝骂。

    陆玉蓉不理会他们,指指树林旁的小亭:“咱们进去说吧。”

    两人来到小亭。

    席雾飘飘出了树林来到小亭,拭一遍石桌石墩。

    陆玉蓉优雅的坐下,叹口气:“匆匆一会,便要分别,杜先生该盘桓几日的!”

    “下次再来,多住些时日。”楚离笑道。

    “不知先生要去何处?”陆玉蓉道:“定居下来,别忘给我来信!”

    “好。”楚离点头。

    忽然又有一匹马急驰而至,骑士是个鹤氅老者,天外天高手。

    他手里提着一个木盒,来到小亭后打开木盒,取出里面的酒菜。

    席雾给二人斟了酒。

    “略备一点薄酒给先生饯行!”陆玉蓉端起银杯,扬袖遮面,一饮而尽。

    楚离也一饮而尽。

    两人吃几口菜,又喝了一杯酒。

    “轰隆隆……”地面震动,一群骑士从城外而来,转眼功夫围住了小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